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我乐意给我儿子当箭靶子使
    最让封行朗痛心的,是临行离开时儿对河屯所的那句话。

    东西竟然乞求河屯带他跟妈咪回什么佩特堡去!

    这亲儿得对他这个亲生父有多失望,才会恳求着他的义父带自己和妈咪离开申城,离开他这个亲生父亲啊?

    封行朗的心被拧得生疼,一时间却又不知痛从何起。

    宽敞的防弹车里,严邦心翼翼的将封行朗手臂上外露的箭尾给剪断了;箭头却留在肌肉组织里。以防突然拔出会鲜血四溅。

    “朗,瞧瞧你都生的什么孩?把女儿宠溺得像个牛皮糖,生了个儿又认贼作父!封行朗,你可真够衰的!”

    见封行朗只是微合着眼眸沉默是金,严邦又跟声埋怨上一句:

    “那兔崽也真够狠的!明知道你是他亲爹,这还一而再的把你当箭靶射呢?”

    “千金难买我乐意!我乐意给我儿当箭靶使,你不服气么?”

    听严邦有责备儿林诺的意思,封行朗立刻挖苦加讽刺起来:

    “总好过你严邦,都快四十岁的大叔了,却连个崽都生不出!”

    封行朗的这句话,足实把严邦能一口气给活活气死!

    好心好意冒险来浅水湾救他封行朗,却还被他封行朗挖苦得连脸都不给。

    严邦刚毅脸庞上的肌肉在不淡定的跳动,憋了好几口气后,才幽幽的自嘲道:

    “普天之下,也就你封行朗能这么气我!要换了别人,该死上好几回了!”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之后,便显然了自己的思绪。

    五年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林雪落是被河屯带离申城的呢?其实封行朗也思量过这种可能,只是很快就被他排斥掉了!因为河屯没有带走林雪落的任何动机!

    那个玻璃器皿中刚刚从母体之中刮下来血肉模糊的死胎,着实把封行朗一下给打击得懵了。

    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封行朗真的不敢相信林雪落竟然会是那般歹毒的女人!

    现在想来:林雪落是对她肚里的孩善良且伟大了,可他对封行朗,则是更为变向的残忍!

    竟然用那样残忍的方式让他以为:他跟她的孩被她给打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