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打着‘谈情说爱’的旗号……
    “我喜欢你趴着……”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拉长着磁性的声音。

    “你,想在上面?能行?”

    严邦知道封行朗是在逗他消遣,可还是很配合的继续道:

    “还是让我来吧。我尽量对你温柔……”

    严邦的柔字还没完全出口,封行朗一条劲腿便踢了过来,直中严邦的某处。

    封行朗向严邦借的人,就是将林诺朋友果断且敏捷的从窗台上一抱而下的肌肉男。

    叫卫康。

    他跟叶时年一样,也是从严邦的地下散打赛场胜出的佼佼者。一个星期前,才被提拔当了严邦的近身保镖之一。

    封行朗开口向严邦要人,严邦当然不会不给。严邦恨不得把自己都给了封行朗。

    只可惜严邦可以将自己的心掏出来,但封行朗却嫌弃他的心腥气。

    ******

    白默是被白老爷逼得没办法,才去上门给袁朵朵道歉的。

    白老爷就差拿枪指着他的脑袋了!

    而且还把夜莊里各个部门管事儿的几乎都清理了个遍。敢让他的爱孙去触碰那种脏东西,无疑都是在找死。

    白默虽嗑了那东西,但还没有成瘾;被白老爷关禁闭了三天之后,便前来给袁朵朵上门道歉。

    直到这一刻,白默才知道自己那天在跑车里稀里糊涂睡的女人竟然是袁朵朵!

    白默对袁朵朵的印象仅限于:那女人是封行朗的藏娇!而且腿上功夫相当的了得。

    在袁朵朵屋的门外,白默下意识的捂了捂自己的某处:竟然没被那个丫头把自己的宝贝给弄断,真够他白默命大的!

    白默手里抱着一大束娇艳成滴的玫瑰花。

    他当然不是来谈情爱的!白默不可能对一个只有一睡之缘的女人动什么感情。再了,被夜莊堂堂的太爷睡上一回,那完全是她袁朵朵的造化!

    白默之所以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来,那是他想借‘谈情爱’的名义,事化了的把这事儿给解了!

    要不是因为袁朵朵跟封行朗有那么一腿,他白默怎么可能来这种鸟不筑巢的公寓楼里来呢。

    在白默的眼里,女人都是賤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