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煽情的最后王牌(上)
    随着通道里的那扇门被关闭,整个地下室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

    也就掩盖住了封行朗被润湿的眼框。

    几秒后,铁栅栏里传出了隐忍的低沉咽声。

    久久的,都无法平静。

    林诺坐在邢八的庥沿上,也不脫衣物睡觉觉,而是瞪大着澄澈的眼眸,就这么盯着邢八。

    才5岁的p孩,竟然能把邢八盯得发虚起来。

    其实邢八的心虚并不是来自眼前的p孩,而是来自于东西身后的靠山。

    邢八知道:河屯有些时候宠起家伙来,是不讲原则的。

    好比邢老五大冬天的被惩罚泡在冰水里几个时或许不会死人,但那滋味并不好受

    而遭这份儿罪的原因,只是邢老五按照河屯的吩咐,没肯让家伙大冬天的出去佩特堡撒野。

    家伙便找了一个很牵强的借口,撒娇打滚、不依不饶的让河屯惩罚了邢老五。

    不仅委屈,而且还憋屈。

    “十五,妈妈的怀抱最温暖了,千万别委屈了你自己。八哥一个人睡习惯了,怕伺候不好你。”

    邢八就比邢老四和邢老五聪明多了。

    “封行朗手上的伤你是打的”

    酝酿了好一会儿,家伙才冷声质问道。

    果然,跟邢八预料的一样。东西还是在乎他亲爹的。

    “那是义父的意思你懂的,我做不了主。不过我已经看在你妈咪的面上,很温柔很温柔了”

    家伙利用义父河屯来压制其它的义兄;邢八当然也能用河屯来反压东西了。

    “打得好我会在义父面前表扬你的”

    家伙却话锋一转。

    “”邢八微微一怔:难不成才p大的东西,也跟自己玩起了深藏不露

    果然是封行朗的亲种,父俩一肚的坏水

    “那八哥就先谢谢十五弟了有什么吩咐,你尽管。”

    邢八顺着家伙的话意顺水推舟道。满腔的套近乎口吻。

    心里却苦不堪言:这看守封行朗的活儿,怎么没交给老十二的呢

    至少河屯还没有因为对家伙的偏宠,而惩罚过邢十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