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我连命都不要了,还要脸干什么
    听到通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封行朗立刻从板庥上跃身而起。

    可动作还是有所迟疑,整个人带上了恍惚,脚上的力道也绵软了很多。

    两天没见着阳光,加上食物的补给匮乏,还有手背和手掌心里的创伤,加剧透支着封行朗的体力。

    封行朗意识到:自身的免疫力没能起到决定性的效果,伤口已经开始滋生炎症,体温也就偏高了起来。

    正如封行朗所期待的那样:这一回进来的是他暮想了一天一晚的女人。

    感情要想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单单一张儿的彩超图片还是不够的,跟女人见上面才是必须的。

    雪落的步伐很慌张。还没能适应地下室的幽暗,雪落只能凭借着记忆中的印象,朝铁栅栏摸索着跑过去。

    “封行朗,封行朗,这是抗生素,你早晚各吃一片,还有两瓶矿泉水……”

    雪落一边压低声音叮嘱封行朗的用药剂量,一边急切的将三板药和两瓶矿泉水一并递送了进去。

    昏暗中,雪落感觉有个人影朝自己扑身过来,带着手铐的金属**声;紧随其后,她便被封行朗探出的手臂勾住了后脑勺,往前轻轻一带,她喋喋关切的唇,便被男人给缄封住了。

    这个吻,并不是很舒适;因为有铁栅栏的阻拦,双方的脸被迫要贴上冰冷的铁栅栏。

    加上这一刻的雪落是高度紧张的,所以她并不能感觉到温情的东西,反而增加了她的负罪感。

    在河屯的地盘上,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又怎么能让雪落安心呢!

    再则,自己跟这个男人不是已经决定好要一刀两断的吗?

    “封行朗,你别这样……”

    雪落奋力的推搡开了封行朗紧箍在她后脑勺上的手,带动着手铐撞在铁栅栏上,吭啷作响。

    封行朗没有执意的继续,而是松开了对女人的束缚。

    不仅是因为这样的亲昵会让彼此很不舒服,也因为封行朗真的是力不从心。

    整个人疲乏困倦得利害,处于虚脫状态下的他,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带上了病态的烫意。

    雪落没有感觉到封行朗的温情,只感觉到男人探在她嘴里的唇和舌尖有些烫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