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你太也煽情了吧!
    雪落分明感觉到:河屯在撕封妈妈留下的那幅肖像画时,那双粗粝的劲手在打颤着。

    那是他心爱女人的遗物。

    可在河屯看来,也是见证并提醒他河屯的曾经耻辱的导火索。

    所以,怒不可遏的河屯,在不受控的戾气之下,将那幅肖像画给撕了。

    肖像画没能幸免;但万幸的是,被雪落及时抢下了碎片。避免了河屯继续的戾气施暴。

    “停车!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河屯的声音是嘶哑,他极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又或者,他不想让林雪落看到他落魄到可怜的一面。

    自己心爱的女人背叛了自己,对河屯这么一个枭雄来,是件难以启齿的羞辱。

    看在义十五的面上,没有将林雪落杀人灭口就已经很仁慈了。

    防暴车平稳的停了下来。副驾驶上的邢十二一脸的凝重。

    他听出林雪落已经触及到了义父河屯遮遮掩掩了二三十年的疼点。

    “邢先生,求您别丢我下车……带我一起回佩特堡吧!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忤逆您!求求你,我不能没有我的孩……邢先生!”

    雪落一手团着被河屯撕成几片的画纸,一手紧紧的抱住河屯的腿,泣不成声的哀求。

    邢十二没有让苦苦哀求的雪落继续去纠缠下去,便利索的拖拽着她的一条胳膊,径直将她从义父河屯的腿边拉开,然后丢下了车。

    并不是邢十二有多么的不近人情,而是被刺及心底疼点的义父河屯,是危险的。

    或许将哭哭啼啼且纠缠不清的林雪落丢下车,对她来,才是更安全的。

    雪落被邢十二丢下了车,还没能爬起身来,防暴车便绝尘而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防暴车,雪落是欲哭无泪。

    真是个暴君!难怪当初封妈妈会离开他!雪落赌气的怨想。

    想到封妈妈,雪落揉了揉被摔疼的膝盖,吃劲儿的挪到路牙边,将手里蜷团着的几片画纸大体的拼凑了一下。

    还好,能大体拼凑成原状。

    也就是:当时的河屯其实内心并不想去撕自己心爱女人留下的唯一遗物。

    看着被河屯撕成几片的肖像画,雪落长长的哀叹了一声:自己最后的希望又落空了不,还差点儿毁了封妈妈留给封行朗的唯一遗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