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封行朗,你作死呢?
    至少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封行朗应该是河屯的亲生儿了。

    也就能解释是通:为什么封妈妈会将河屯这个旧情人的肖像画,作为唯一的遗物留给儿封行朗了。

    还有封一山当初为什么会那么不待见封行朗这个私生了……

    以及他喷溅在肖像画上的血迹了!

    想来封一山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封行朗……行朗==邢朗,足以见得封妈妈在给儿取名字的时候,是何等的用心良苦了。

    只是雪落从来没敢去联想:封行朗会是河屯的亲骨肉!

    估计河屯自己也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吧。

    河屯眼里除了恨,就只有恨了!他已经被仇恨彻彻底底的蒙蔽了双眼。

    为什么封行朗的母亲会这么做,甚至于不惜自己的名节和骂名,而去当了有妇之夫封一山的地下情一人,雪落不得而知。但她却能理解封妈妈。

    就像自己当初一样:为了保住肚里的乖,她在蓝悠悠面前都快成影后了。

    “为什么是思阿穆呢?如果封行朗真是河屯的亲儿,不应该是思‘阿河’,或者是思‘阿屯’吗?难道我们猜错了?”

    袁朵朵还沉浸在她的百思不得其解中。

    她当然不会知道:河屯这个globefish,还有一个一般人都不会知道的本名:邢穆!

    如果封行朗真是河屯的亲儿,那河屯现在又在做什么?虎毒食?

    雪落更加忐忑不安了起来:要是封行朗真让自己的亲生父亲给残害至死;而河屯弄死了自己的亲儿,这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

    所以,雪落现在要做的,就是先从这里出去,然后赶回佩特堡阻止河屯。

    河屯每对封行朗施暴一分钟,封行朗就会对河屯滋生六十秒的仇恨。他们父之间,俨然已经形成了不可逾越的沟之壑。满满的都被仇恨的种填满!

    雪落一把抓住了律师的手,“律师,帮帮我,快把我保释出去。”

    律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的案牵扯到政治方面的因素,一般的人是无法保释你的。只有等案水落石出,你才有可能出来。”

    “不行……我等不了那么久的!我现在就必须出来!越快越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