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快乐过后的伤楚
    “再了,老的不,是你眼瞎!”

    封行朗以蔑视的姿态赏了严邦一记冷眼,拿上一条宽大的浴巾裹在了自己的腰际,将自己引以为傲的伟岸遮掩起来。

    封行朗并不是火星人,有些事,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在他看来,凡事只要掌握了一个度,一切都会在掌控之中。总不能因噎废食。

    “劳驾严总亲自把我家犬送来,多谢!”

    封行朗听到了从外间里传来的亲儿稚气的欢叫声。

    严邦的目光也识时务的收敛起来,移上封行朗那张俊逸清冽的脸庞。

    “封行朗,要是老真把你给办了……你会跟老玩命么?”严邦问。

    “你不会的!因为你知道:有些雷池,是越不得的!就好比你永远不可能去把你妈给办了一样!”

    封行朗回答得风轻云淡,却清厉震耳。

    “靠,你这打的什么比喻?跟我妈有个毛线的关系啊!”

    在封行朗经过时,严邦有意无意的用胳膊去撞了一下封行朗的左胸,“听白默那‘出狱’了,晚上一起聚聚?”

    “没空!老要伺候老婆和孩!”

    封行朗侧身从严邦身侧通过,顺带赏了他一记冷眼。

    房间里,母俩依旧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雪落正喃喃细语的跟儿着什么。看起来家伙的情绪有些低落,像是八爪鱼似的紧勾着妈咪的颈脖。

    “怎么了亲亲儿,过来让亲你抱抱。”

    封行朗走近过去,尝试着跟儿套近乎;可东西却把头侧在了一边,不愿意跟自己的混蛋亲爹亲近,看起来似乎有些抵触情绪。

    “严邦,你怎么着我儿了?”

    有时候,封行朗的欲加之罪,就是这么的让人出其不意。

    “还能怎么着,把你亲儿狠揍了一顿呗!”

    严邦也属于那种顺杆就往上爬的。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跟封行朗沟通的机会。即便这样的机会是建立在自己被误会被曲解的基础之上。

    “我x你妈的!”

    爱心切的封行朗,俨然把严邦的调侃当了真,举起拳头就朝严邦砸了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