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封行朗不姓封
    直到走出浅水湾的别墅,蓝悠悠还没能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儿来。

    河屯已经是个六十开岁的男人了。他的秉性和脾气不可能朝令夕改。在蓝悠悠的认知中,河屯向来都是个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且狂妄自大的狠厉人物,怎么这一回转变就转变了呢?

    尤其是他对封行朗的态度,简直就是180度的大跳转。从之前的不共戴天、除之而后快,到现在的忍让?接纳?言归于好?

    无论是哪一个,蓝悠悠都无法接受!

    脑海里,依旧回荡着河屯刚刚叫封行朗‘阿朗’,着实让蓝悠悠听着浑身哆嗦。

    她也会叫封行朗‘阿朗’,那是因为她对封行朗怀着深情厚爱;可河屯叫封行朗‘阿朗’,那是几个意思啊?

    从河屯刚刚的口吻中,蓝悠悠恍惚之间似乎听出了那么点儿……宠爱之意?

    对,就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宠爱之意!

    河屯怎么了?是生病了吗?还是突然就变异了?

    蓝悠悠宁可相信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也不会相信像河屯那种骨灰级的老顽固会改变!

    送蓝悠悠出浅水湾的是邢八。

    “老八,你义父这是怎么了?是要跟封行朗握手言和吗?”

    蓝悠悠试探的询问道。

    “义父给出的命令,你我只要奉旨执行就行了!记住了:从今以后,别再去为难封行朗一家,包括十五,包括林雪落!要不然,义父只会对你痛下杀手!”

    邢八将河屯的意思更为严重的陈述了一遍。

    “义父的话……我当然会听!只是义父对封行朗前后态度的转变,也太……太大了!”

    邢八的话,让蓝悠悠更为震惊。以前她是奉命诱杀封家两兄弟,现在河屯如此大相径庭的态度,着实让人反应不过来。

    “怎么,你有意见?”

    邢八冷声反问一句。要是不知道事实的真相,邢八也会很能相信义父河屯的转变的。

    “当然没有!也不敢有!只是……有那么点儿好奇罢了。”

    蓝悠悠引导式的反问一声,“老八,难道你不好奇吗?”

    “如果封行朗不姓封,那就用不着好奇了!”

    邢八的话,模棱两可得利害。听起来似乎只是个假设,但蓝悠悠还是能觉察出:邢八的这句话,便是理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