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爬墙而来
    等袁朵朵转身离开,白默便露出了他那狡猾如狐的笑意。

    这么蠢,还想觊觎他白家的家业?也不拿把镜照照自己长成什么挫样儿!

    其实白默已经从白管家那里得知:在袁朵朵的悉心照顾之下,白老爷已经完全清醒过来,能吃能睡,只是还不能下地自主的走动,还需要借助于拐杖和轮椅。

    毕竟是九十高龄的老人了,急火攻心什么的,实在要不得。

    白默一边吃着管家给他偷偷送出来的肉松点,一边等着袁朵朵的消息。

    袁朵朵进来的时候,白管家正从白老爷的房间里出来。

    “白爷爷还在午睡吗?”袁朵朵问得声轻。

    “可能醒了吧。”白管家丢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便离开了。

    袁朵朵静静的坐在庥边,默默的等着白老爷的醒来。动作轻之又轻的整理着轻薄的蚕丝被。

    “怎么不回房间里休息会儿啊?你这身体不比我强多少。”

    白老爷睁开眼,目光慈爱的看着守在他庥边的袁朵朵。

    “爷爷,是不是扰醒您了?”

    “没有……是爷爷自己醒的。”

    袁朵朵抿了抿唇,“爷爷,我刚刚看到您孙了……”

    “别提那!提他我就上火!”

    “爷爷您别啊!您要是因为我而疏远自己唯一的孙,那我就罪过了。”

    “不关你的事儿!是我自己教孙无方,是我自己自食其果!”

    “爷爷……那个孩……是我的遗传基因不好……你别怪白默了!他,他这几天想您都想瘦了,刚刚还哭了呢……您就见见他吧!求您了爷爷!”

    “朵朵,你就别替那好话了!他要是敢进来,我就搬出去。我已经当没他这个孙了!”

    “爷爷,您别啊……”

    见白老爷得这么绝情,袁朵朵还想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袁朵朵出来的时候,白默还在蔷薇花栅栏墙外等着。

    “怎么去了哪么久?大门什么时候开?”白默有些急不可待的询问。

    袁朵朵紧抿着唇,微微低垂下了头,“爷爷了,要是你敢进来,他搬出去住……”

    “什么意思?不给开门是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