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葬礼上穿什么
    蓝悠悠在笑。

    牵动着束缚在身上的铁链吭啷作响着。

    被禁锢的美丽,与血腥和残暴融合在一起,别样的凄冷。

    “恐怕你还不知道河屯跟封行朗的关系吧?你让做个糊涂鬼去死,也挺好的!”

    蓝悠悠应该是已经猜测出了河屯与封行朗的关系。封行朗能从佩特堡里活着离开,并不容易。而且林雪落母还是跟他一起回来的。

    还有就是:河屯突兀的改称封行朗为‘阿朗’,着实让人听着够毛骨悚然的。

    因为河屯这个凶残的家伙并不是一个会煽情的人!

    那只剩一个原因了:河屯跟封行朗之前,有某种亲近的关系。是封行朗去了佩特堡之后,河屯才发现这个关系的!

    蓝悠悠记得:在佩特堡里,河屯一直深藏着一个女人的蜡像;而这个女人,应该跟河屯凶残的追杀封家两兄弟有关!而封行朗又是封家的私生……

    “你想联合河屯来弄死我?蓝悠悠,你觉得我还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严邦知道蓝悠悠是河屯的义女。她要联合河屯来对付他,并不奇怪。至于她口中所的河屯跟封行朗的关系,严邦并不感兴趣。他们之间除了不共戴天的仇恨,也没有其它了。

    冷不丁,严邦一把扣住蓝悠悠的下巴,猛力的一捏,蓝悠悠的下巴几乎快被他的狠力拧脱臼了。

    那张放大的,疤痕狰狞的脸,就近在咫尺;蓝悠悠回避不了。她想继续谩骂严邦,可下巴处传来的几乎快要断裂的尖锐疼痛感,却让她连闭上嘴巴的机能都丧失了。

    “既然你已经看过我不穿衣物的赤体?那做为等价交换,你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看一看?”

    严邦低垂着眼睑,从蓝悠悠光净的身前扫上一眼。

    “不……不……别弄我!”

    下巴近乎脱臼的蓝悠悠,呜呜哝哝的,已经不出清楚的言语来。

    “可惜了,老对女人还真不感兴趣!”严邦松开了蓝悠悠。

    以为严邦的酷刑就这么结束了,可蓝悠悠没想到,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这女人赏给你们了!记得给我好好的玩,狠狠的玩!能玩多残玩多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