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新生命
    或许唯一的原因就是:袁朵朵实在是渴望好好的爱一场。

    渴望爱情,渴望被爱!

    而酒意微醺的白默正好给了袁朵朵这样的被爱错觉。

    袁朵朵从白默身之下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

    不得不诧异看似娇生惯养的白默,在酒精的作用下竟然有这么好的耐力。

    袁朵朵能闻出,那是甘醇的红酒,并非烈意的白酒之类。

    白默的俊脸,白皙似绸缎一样,有着很好的手感;他将自己一侧的脸颊贴在她的肩窝里,睡得真酣然。低垂的眉眼,更添一丝柔和之气。

    一阵沁凉的晨风从半启的窗口吹拂进来,冷意的侵袭,让袁朵朵伸出去想触碰白默脸颊的手缩了回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跟白默都是一寸不着的。

    袁朵朵慌了,她恨不得能在一瞬间从白默的跟前遁逃掉;她真的不敢去直面白默,而且还以这样的姿态。

    不等白默开口羞辱自己,恐怕她袁朵朵早已经自己羞愧难当了吧。

    逃!

    这是袁朵朵此时此刻唯一的念头。

    好歹白默也不算太沉;关键是袁朵朵的体质较强,想将压制的白默推开,还是可行的。

    唯一的难点就是:必须推开得心翼翼,而且还不能让酣睡中的白默给折腾醒。

    袁朵朵做到了。

    可是当袁朵朵想逃离客厅时,却被白默那妙曼的不着寸丝的体魄给羞愧到了。

    等白默醒过来,即便再傻,也会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些什么。

    要是他知道又跟她这个厌恶之极的女人发生了那总事儿,他还不得好骂她一顿,然后再羞辱她一通啊?

    袁朵朵实在是受不起白默那赤生生的挖苦和奚落。

    于是,胡乱穿好睡衣的袁朵朵又折回了沙发边,将白默的男内给捡拾了起来,并艰难的给他穿好了;穿长裤时,就没那么容易了,那不听使唤的两条脚,着实折腾了袁朵朵好一会儿。

    本来就紧张,在给白默穿好长裤之后,已经是累得一脑门的汗。

    将皮带卡好之后,衬衣实在不想再替白默穿了;袁朵朵从房间里哆哆嗦嗦换好一身正装之后,拿上手包便逃之夭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