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癫狂如困兽
    “十……”

    “九……”

    “八……”

    “颂泰,当初你母亲勾一引我不成,便恼羞成怒的想挑拨我跟你父亲的关系。她伪造了她被我强行占有的情景,后来被你父亲揭穿之后,她为了报复你父亲,也为了报复我,便投去了我跟你父亲共同敌人的怀里……”

    “后来,你母亲便怀上了你!她跟你父亲,她肚里的孩是被我占有后才怀上的……”

    “所以,你并不是你父亲的亲生骨肉!当然也不是我的!你父亲将这一切都跟我隐瞒了,为了保全你母亲和你的性命,他喜当了这个瓶盖爹!”

    “可你母亲不知悔改,竟然连同霍斯顿一起,想将你父亲和我一打尽!只是因为想报复我对她的拒绝!”

    “那场鏖战,我跟你父亲九死一生的赢了!可他却鬼迷心窍的怎么也不肯解决掉你那水兴杨花的母亲,还有她跟霍斯顿所生下的孽种!”

    “他竟然跟我下跪,要用他自己的命,和他这一生所拼所得,换你跟你母亲!”

    “于是,我怒了,便有了当初的那条选择题!后来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丛刚整个人像被抽之离思维的躯体一般,滞静在沙发上,毫无生息。

    他接受不了河屯的话,更接受不了河屯对他母亲的评论。

    这会是事实真相吗?

    “你母亲所犯上的恶行,还远不止那些……她设计陷害阿禾,让我以为阿禾背叛了我,移情别恋了!你母亲临死都没肯放过阿禾和阿禾肚里的孩……”

    “你母亲让我亲眼看到了阿禾跟别的男人同睡在了一张庥上……让我在二十多年之后,还念念不忘着要对这个‘耻辱’赶尽杀绝!”

    “她害我差点儿亲手杀死我自己的孩……”

    “这样的女人,任何人都会株之而后快!我只恨我自己当初下手太晚了,害了你父亲不,也害了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的孩!”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回:我只会更早的将你母亲碎尸万段!”

    河屯每一句话,都带上了满腔的愤怒。他实在是太憎恨那个女人了!丛刚母亲的妒忌之心,残忍的害死了那么多人,而且还让这些冤孽给孙后代继续上演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