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受害者和施暴者
    第861章受害者和施暴者

    今晚的封家,还真够热闹的。

    先是上门亲自道歉的严邦,然后是泪眼婆娑的乔姑娘;而白默的压轴出现,似乎带上了那么点儿悲情的色调。

    “嫂,你一定知道袁朵朵的方式……能告诉我吗?”

    白默无视着封行朗的存在,径直走到了雪落的面前。

    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混混沌沌的。

    像是从一个黑暗世界里刚刚被挖掘出来的另一个白默。

    或许白默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执意来封家,向林雪落追问袁朵朵的下落。

    又或许他觉得:再追问不到袁朵朵的下落,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并非没有袁朵朵就活不下去,但一切回归到平静的时候,白默总会觉得自己的生活里好像缺少了点儿什么。

    蓦然回首,才意识到自己少了袁朵朵这个被他认当成的**物。

    **物不辞而别了,主人的心便开始凌乱了。

    白默也跟自己:忍忍就过去了!大不了再找一个新的**物。

    在夜莊,在他白默的世界中,最不缺少的,就是女人这种**物了。

    可是,每一个**物都不是袁朵朵!

    好像袁朵朵成了唯一那个合他胃口的**物一样!

    雪落看着追到封家来询问袁朵朵下落的白默,这一瞬间的她,是微微震惊的。

    “你为什么要知道朵朵的下落?”

    雪落问得直接,没有跟白默拐弯抹角。

    实在的,雪落打心眼里接受不了白默:一个肆意欺凌了她好闺蜜的男人。

    “嫂,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责怪我当初欺负了袁强。什么忏悔的话我也不想,我只想知道:你肯不肯告诉我袁朵朵的下落!”

    白默的态度有些生硬。真正是被这些天来袁朵朵的杳无音讯给憋坏了。

    “怎么跟你嫂话呢?”

    默着静观的封行朗开了口,温斥着白默的生硬,“我觉得你这态度挺欠揍的!”

    白默沉寂了。

    有些突兀的转过身去,看来是想要离开了。

    “朵朵去了美国,去做试管婴儿!”

    最终,雪落还是选择了告诉白默真相。

    在雪落看来,只有让白默知道了真相,他才能意识到他曾经对袁朵朵的伤害,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后遗症。

    “什么?袁朵朵去美国做试管婴儿?”

    这什么跟什么啊?

    白默压根儿无法将这些另类的词组跟袁朵朵在一起。

    “是的!朵朵想要一个孩!一个健康的孩!跟她相依为命!”

    雪落看着惊讶无比的白默,“在为你的伤害,朵朵对人生失望了,对爱情失望了,对生育也失望了!她一直自责:上一回的畸胎是她遗传所至,却从来没有责怪过是你不洁身自爱!”

    “所以她就去美国想弄个试管婴儿回来?她脑没毛病吧?”

    白默厉厉一声,简直要把袁朵朵的这种愚蠢行为唾弃到十八层地狱去。

    “即便朵朵脑有毛病了,也是被你害的。”

    雪落跟言埋怨一声。

    雪落这番话,也着实让封行朗怔了一下:从表象上来看,自在福利院长大的袁朵朵,想要一个孩跟自己相依为命,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行为。

    “嫂,能把她的地址,或是新的手机号码给我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