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温润得像个绅士
    从叶时年的角度出发:由封行朗出面去向河屯要人,那是最合适不过的。

    总好过封立昕千艰万难!

    封立昕根本就不是河屯的对手,无论是从人力、物力,还是财力,都无法撼动河屯分毫!

    他能通过的方式,除了有失尊严的哀求,也别无他法了。

    “你到是,我跟河屯是什么关系?”

    封行朗后拥着身体,微眯着眼眸看着不修边幅的叶时年。

    叶时年咬住了自己的唇:想来封行朗还没有接受河屯是他生物学亲爹的事实!

    便有了那么点儿自欺欺人的味道!

    “朗哥,帮帮立昕哥吧!你不知道他们这两个多月来,生活得有多么的艰难!”

    叶时年又是一声重复的恳求。

    “蓝悠悠究竟给你灌了多少**汤?让你这般不遗余力的想把她给救出来?”

    封行朗的俊脸上,是不动声色的清冷。

    “朗哥……或许蓝悠悠唯一做错的事,就是爱上了你!”

    在爱慕者的眼里,一般出的都是西施。

    蓝悠悠打着爱的旗号所做出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在叶时年眼里,都成了那是因为她爱封行朗的被逼无奈的行为!

    因为可悲,所以就更加能博得叶时年的同情!

    “是吗?”

    封行朗微微扬声,反问:“如果一个女人因为爱你,而对你的亲人加以迫害,你还会原谅她吗?”

    “那罪魁祸首也是河屯!”

    叶时年紧声反驳,“朗哥,你都能原谅河屯了,又为什么不肯原谅蓝悠悠呢?即便蓝悠悠的确做了些伤害立昕哥的事儿,可她为立昕哥生下了团团,也应该可以将功补过!至于嫂和孩……她也只是奉河屯的命而行事的!杀人未遂,也罪不至死!”

    从客观上来讲,叶时年的不无道理。

    封行朗默了。

    “你们一帮大男人,却咄咄相逼于一个只是听命行事的女人,何必呢!”

    丢下这句话后,叶时年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门外,叶时年差点儿撞上了来给封行朗送牛奶和糕点的雪落。

    雪落不是故意的。

    要不是叶时年冷不丁的从书房里出来,雪落是可以避开的。

    即便叶时年不来书房,这个时间点,她也会给丈夫封行朗送些润口的茶水和食物。

    “嫂?”叶时年喃了一声。

    “时年你在啊。安婶现做的苹果派,你跟行朗一起吃点儿吧。”

    “谢谢嫂。我不饿。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目送着叶时年离开,雪落微微抿紧了红唇。

    其实叶时年跟丈夫封行朗的话,雪落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

    好一句‘杀人未遂,也罪不至死’?

    是不是书房里的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想的?

    想必自己跟孩真被蓝悠悠迫害得有个三长两短,这帮男人又会是另外一番辞吧?!

    雪落咬了咬唇,深呼吸一口,等平静了一些后,才端着手中的食物托盘走进了书房。

    “还没睡呢?”

    等女人走近,男人探过长臂来将雪落捞进了怀里,“没老公抱着,睡不着?”

    男人用脸颊在女人的怀里蹭了又蹭,深嗅着女人沁甜的气息,很享受。

    “你跟叶时年的话,我听到了一些……其实叶时年得挺有道理的……啊!”

    雪落的话声未落,便被男人叼在口中浅咬了一口,疼得雪落连话都带上了颤音。

    “封行朗,你属狗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