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刚愎自用的暴君
    一个时后,整个村庄几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可还是没能找到林诺朋友的身影。

    “林雪落,你究竟把十五藏到哪里去了?”

    一直隐忍中的河屯,最终爆发了他的戾气。

    在河屯看来:他的亲孙应该是被林雪落藏起来了。

    她这是在报复他!

    当时的雪落,已经是心急如焚了,还被河屯这么误会的又凶又吼,她真的快崩溃了。

    “我就藏了,你想怎么着?”

    找不着儿的焦躁和不安,在河屯的冤枉下,便堆积成了口不择言的愤怒。

    “林雪落,你有什么怨怒冲着我来!你这么藏着十五,起不到报复我的效果,而是在虐待视你们母如生命的阿朗!你自己的丈夫,你孩的父亲!他为了找你们母,腿都摔断了!!”

    心牵着儿的安危,河屯的暴戾之气就越发的突显。

    他已经无法跟林雪落好好话了!

    提及断了腿躺在医院里的男人,雪落的泪水在下一秒蜂涌而出。

    又有谁知道她爱那个男人早就深入骨髓了,他每一次的受伤,她都心疼得窒息。

    因为没自信,不信任,自己倔强的选择了在未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便带着儿离开了!

    可现在,她却把他最最心爱的亲儿给弄丢了……

    雪落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面对河屯咄咄逼人的厉吼,雪落真要疯掉了。

    “河屯,你简直就是个刚愎自用的暴君!”

    雪落终于将心中压抑的对河屯的不满和怨怒爆发了出来。

    “要不是你做着‘亲孙女’的美梦,还逼迫我接受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所生的私生女,我们母能被你给逼走么?!你不但逼走了我们母,还间接的害了你自己的儿,你现在还有什么脸面责怪我?!”

    微顿,雪落单薄的身体急促的呼吸,“河屯,你从来都不知道自我反省!”

    丢下这番义愤填膺的话,雪落朝对面的树林冲跑了过去。

    河屯怔在原地,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怒不可遏之中。

    “邢先生,你误会雪落了。你带人进来的时候,雪落的确让诺诺……也就是十五藏在土墙后的芦苇里了,当时我在场。”

    左安岩向怒不可遏的河屯解释着,“现在十五失踪了,并不是雪落的本意。或许是十五自己贪玩……想把自己藏起来让你这个爷爷着急。”

    可河屯却不这么认为。

    他不认同左安岩所的十五自己贪玩……

    “这里出山的路有几条?”他紧声询问着左安岩。

    “就一条啊……”

    左安岩愣了一下。

    “老五,你赶紧沿路去追。他们应该跑不远!”

    “义父,那您呢?”

    “我留下来跟他们继续在村庄附近寻找。”

    亲孙失踪了,河屯虽万分的暴怒,但至少还没有失去理智,“应该是有人捷足先登,把十五给掳走了!”

    “好的义父,我这就去追!老十二就快赶来这里了,您自己要心点儿!”

    邢老五立刻应声离开。又有活干了,他看起来很兴奋,就像困久了的野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