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这残废是谁啊?
    “瞧你这嚣张的语调,真以为老不敢灭了你还是怎么着?”

    严邦低厉的嘶声着,狠气的朝地面啐了一口。

    邢八扫了严邦一眼,低沉沉的冷笑一声。

    “早知道老在丛刚的鬼屋里,就不应该替你止血,更不应该替你把那东西给捞出来!让你这辈蹲着跟个女人一样拉撒,才过瘾!”

    严邦的面容随着邢八的话渐渐的扭曲而起。本就狰狞的面容,看起来更是诡悚。

    “听你这话……我这是应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了?”

    微顿,严邦凑近一些,“还是,你看上老了,对老有意思?”

    “……”邢八真够服气严邦这种不要脸、更不要皮的土匪模样。

    也就更加确定:严邦那方面的取向,的确是不正常的!

    所以上一回蓝悠悠传出去的那些艳图,十有八之九都是真实存在的!

    即便封行朗无意,也免不了严邦的死缠烂打的纠缠!

    忍着吞咽了一口浊气,觉得前面铺垫得差不多了,邢八才开始了他对严邦心理上的游。

    “严邦,十五,”邢八顿了一下,改口:“诺诺是封行朗唯一的孩,他疼东西入骨!如果你还想时不时能见着封行朗一面,我希望你能悬崖勒马!”

    “悬崖勒马什么?”

    严邦破口大骂一声,“我x!你们是不是一个个都认为是我藏了诺?”

    见严邦矢口否认,邢八怒意了起来。

    因为他亲眼看到了十五!就藏在他的御龙城里!

    而且十五也过:那个戴v字仇杀面具的人,跟严邦是一伙儿的;而且严邦的目的就是为了用十五去对付义父河屯!

    眼见为实的东西,是由不得他严邦狡辩的!

    “严邦,别耍聪明、伎俩了!以封行朗的睿智,你的这些把戏早晚都会被他识破!到时候,封行朗只会更恨你!你这是自取灭亡、自掘坟墓,懂么?”

    邢八低吼着。震荡得身上的铁链哐啷作响。

    “我x!”

    严邦厉骂一声,愤怒的因扩散到整个细胞。

    自己这‘黑锅’看是来背定了!

    严邦难免会多想:这是不是河屯想除掉他而想出的卑鄙下之流的手段?

    利用封行朗的孩来挑拨他跟他之间的关系……

    这一招真够阴险毒辣的!

    豹头急闯了进来,打断了严邦对邢八的谩骂。

    一阵耳语之后,严邦横肉横生的脸上隐过一丝阴狠的笑意。

    “还真给点儿颜色就着急着开染房呢!想陷害嫁祸老,没那么容易!比狠么?老奉陪到底!”

    丢下一句戾气的话后,严邦便转身疾步离开了地下拘押室。

    御龙城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几乎所有的内保和外保都被封行朗叫过来了。

    封行朗正给他们讲着高大上的培训课。

    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支开所有的安保,从而方便邢十二他们进来御龙城搜查。

    电话是封行朗亲自打给邢十二的。为了儿诺诺,他暂时抛开了跟河屯的恩怨。

    其实,即便封行朗不打这个电话,邢十二他们也已经准备好动身来了。

    面对轮椅上的封行朗,几个新来的且不明真相的愣头青窃窃私语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