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山雨欲来风满城
    ,为您。“白默,你终于醒了?都快把我给急死了!”

    白默抱着脑袋还没有完全清醒时,便感觉到一个温软的身飞扑进了他的怀中,环着他的腰际哼哼卿卿着。

    吃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白默才发现扑在自己怀中呜呜咽咽的东西——是袁朵朵!

    “袁强,你嚎什么嚎啊?我这还没死呢!”

    可能是呵斥的言语用了点儿力,“咝……啊!”震得白默的脑袋又是一阵烈烈的生疼。

    “白默,怎么了?是不是脑袋又疼了?”

    袁朵朵一边关切着白默的伤情,一边侧头朝着门外嚷叫一声,“爷爷,白默醒了!”

    “你吵什么吵?不知道老爷身体不好吗?万一把他急出个什么好歹来,你担当得起吗?”

    白默呵斥着袁朵朵。

    “爷爷已经为你担心受怕一整晚了!”袁朵朵顶上一句。

    原本,白老爷是准备守着孙儿白默的;看到袁朵朵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他便去追查白默被绑架前后的线索了。

    竟然把白默送回了夜莊的地下储藏室来,看来这绑匪还真够胆大包天的!

    听到袁朵朵的唤声之后,正在外厅里审问那两个电工的老爷便立即让白管家把他给推了进来。

    “默,好受些了没?”

    “我没事儿,让你老人家受惊了……咝啊!”

    “别乱摸!医生已经帮你检查并包扎过了。只是皮外伤,没伤到脑!”

    “那两个混帐东西呢?连本太他们都给下手砸?活腻歪了吧!”

    一想到在地下室的酒窖里挨了这砸头,白默就气不打一处来。这可是他白默的场啊,竟然还能被自己的人给打了?

    “我已经审问过他们了!他们也只是一时失手,以为你是毛贼。”

    “我是毛贼?我长得哪里像毛贼了?有本公这么帅的毛贼么?”

    提及一个‘帅’字,白默似乎这才条件反射的想到了自己在观海台上被绑架的经过。

    “默儿,看清绑匪的面目了吗?”

    见爱孙冷静了下来,白老爷紧声追问。

    “没看清……天太黑,而且那人戴着口罩!不过听话音,好像不是本地人!”

    “他为什么要绑架你?”

    “他……是因为我长得比他帅。”

    “……”这理由,真够另类的。

    由此可以推断:绑匪劫持了白默,并没有想真正的伤害他!

    只是走了个流程?

    又好像没那么简单!

    ******

    封行朗这一觉睡得异常的绵实。直到第二天中午十点多才自然醒来。

    已经记不起曾几何时有过这样的贪睡了。

    刚睁开惺忪的睡眸,女人一张温婉含笑的脸庞就映入在了他的眼帘。

    雪落将两个孩交给安婶和邢十四‘禁锢’在了二楼以下,让男人踏踏实实的睡上了一个安稳觉。

    昨晚男人回来的时候,带着微醺的酒气;没跟她几句话,便倒头就睡了。

    “行朗,你醒了……刚温好的牛奶和芒果派,你吃几口再睡吧。你胃不好,别空着肚睡!”

    女人的声音很柔和,如天籁之音似的温润着封行朗烦躁得不愿醒来的心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