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猎
    ,为您。长时间的拥坐轮椅,让封行朗脚下的步伐看起来有些虚晃。

    加上辅助行走的支撑仪器牵扯着他的皮肉,不适应的疼痛那是难免的。

    巴颂连忙上前来托住了封行朗有些虚晃的身体,“封总,我推您上楼吧。”

    “不用!站远点儿,老自己能走!”

    没有了妻儿的怜爱目光,封行朗到是放松了不少。

    丛刚得对:自己继续赖在轮椅上,只会越来越像个废物!

    其实封行朗一直赖在轮椅上,还有心理上的因素。

    他想回避。身心俱疲。

    甚至于想到带上妻儿离开申城,去过无人打扰的生活。

    什么大哥,什么嫂,什么生物学父亲,什么手足兄弟……

    让剩下的人互相残杀吧!

    可封行朗似乎也意识到:如果问题不处理,那么他们一家所落脚的城市,又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申城呢?

    不好!

    封行朗是巴颂的金主。他的命令,巴颂不得不听;但他的安全,巴颂又不得不顾。便只能若即若离的跟在封行朗的身后。

    客厅平地还可以,只是每上一步台阶,便更大幅度的牵扯到皮肉组织,撕扯开的创口,溢出艳红的血液来。

    这点儿皮肉伤,封行朗还是能忍受的。所以他走得还算从容洒脫。

    等上了二楼的拐角处时,地板上便滴拉下了点状的血痕。

    不多,滴在深色地板上,并不显眼。

    只是巴颂的敏锐程度要比一般人强烈一些。

    所以他能在酒气熏天且中草药味儿弥漫的封行朗身上嗅到另类的血腥味儿。

    “巴颂,你它妈的再跟着我……明天就给我滚蛋!”

    封行朗一个趔趄差点儿就摔倒,紧张他的巴颂刚要上前来搀扶,便被封行朗给发现了行踪。

    滚不滚蛋,那是明天的事儿;只要封行朗今天还是他主,巴颂就必须保证自己主的安全。

    这也是boss的命令,巴颂违抗不得。

    但冷不丁的,巴颂伸出去的手却又收了回来。

    因为他在三楼的楼梯口看到一个身影……

    如鬼魅一般的身影!

    “那封总您好好休息,我在楼下候命。有事儿您叫我!”

    巴颂朝三楼的楼梯口扫了一眼,便顺水推舟的回避了。让人感觉,他是因为封行朗的厉斥之声才不得以下的楼。

    “咝……呃!”

    等巴颂离开之后,封行朗才吃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坐在了台阶上。

    “什么破玩意儿?真它妈的疼!”

    封行朗骂咧一声后,又吃劲儿的站了起来,拖挪着伤腿,有些让疼的朝三楼的书房走去。

    准确的,那不叫‘走’,那叫一步一拖挪!

    其实这样的疼对封行朗来,根本不算什么;他似乎估计让自己的姿态看起来他好像吃疼得快受不了了。

    最后两个台阶,封行朗想一鼓作气的连迈过去……

    步跨得有些大了,就容易扯到……皮肉!

    “……呃!”

    封行朗发出一声吃疼的闷哼,一下跌坐在了台阶上,良久都没能爬起身来。

    “还真废了?”

    幽幽的,就像是从地狱里飘荡出来的声音。

    封行朗不用回头,便知道发出这种阴森森怪音的狗杂碎是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