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8章 封行朗,你好卑鄙!
    两个女人之间的那点儿怨和恨,简单也简单,复杂也复杂。

    简单点儿,就是为了一个男人;

    可往严重了,她们之间俨然已经没有了和平共处的可能性!

    雪落的眼眸里充斥着强烈的愤怒。

    能让一个柔弱的女人滋生起如此愤怒和恨意的,肯定是痛彻心扉的沉重伤害!

    雪落觉得自己真的很傻!

    一而再的忍让和迁就,换来的却是蓝悠悠变本加厉的迫害!

    可这样的忍让和迁就,又有多少是她林雪落自愿的?

    还不是变相的被逼无奈!

    看着滚在一旁浑身是血且不知是死是活的邢十四,雪落的冲天怒恨瞬间爆发。

    如果不是重伤,邢十四应该起身躲避了;

    脚背上骨头的残断,让雪落寸步难行;每一次的动弹都会钻心的疼。

    她捡起一块碎石,狠狠的朝那辆黑色的轿车砸了过去。

    ‘砰’,石头砸在了钢铁铸就的引擎盖上。无疑是以卵击石。

    “蓝悠悠,有种的你今天就把我撞死!”

    雪落声嘶力竭的朝蓝悠悠嘶吼着;为了自己胸腔中的愤怒,也为了给邢十四赢得有可能躲避的时间。因为雪落意识到:如果邢十四再被蓝悠悠碾压一下,估计连全尸都无法保存!

    雪落真的很痛恨:为什么蓝悠悠为非作歹到现在,她还能活得好好的?

    “别着急,我这就送你上路!”

    黑色轿车一个极速的后退,拐上一个大弯儿,便朝着灌木丛中的林雪落横冲直撞了过来。

    第一次的狠撞,被那簇灌木丛给阻拦了;不死心的蓝悠悠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的倒车狠撞。

    “来啊!你来啊!今天你要是撞不死我,我明天一定不会放过你!”

    雪落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才出这般没脑的挑衅话来。

    就让蓝悠悠撞死自己吧!

    自己作死!自己活该!

    当时的她赌气着只想为自己曾经一而再的忍让和迁就买单!

    在第四次冲撞之下,黑色轿车成功的碾压倒了那一簇灌木丛,朝着半躺在草坪上的林雪落再一次的狠撞了过来……

    一个黑色的身影矫健的跨过灌木丛,在黑色轿车撞来的一瞬间将雪落连人抱起……

    黑影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凶残之心!不置它人于死地绝不罢休!

    黑色轿车撞在了台阶上,最终还是被迫停了下来。

    ******

    最先赶到医院的是河屯和邢十二。

    是邢十四在昏迷之前给邢八发出的求救信息。

    邢十四伤得很重,推进急救室的时候,已经出现休克的心跳骤停。

    林雪落的意识还很清醒:除了左脚脚背上两根跖骨被石块砸断之外,其它都是刮蹭和皮外伤。

    “义父,需要通知封行朗吗?”

    邢十二盯了一眼急救室的方向,朝一旁的河屯询问。

    河屯微微浅叹,“还是不急吧。等林雪落做完手术再通知阿朗吧。阿朗那脾气燥,他自己的腿还没好利索呢!”

    邢十二点了点头,“也好。”

    “作案的就蓝悠悠一人?”河屯紧声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