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 :简单粗暴
    红色的酒液,沿着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壁,一圈儿又一圈儿的轻轻荡漾着。

    封行朗的目光,追随着红色的酒液,慢慢的变得深沉。

    ‘铛’的一声脆响的碰杯,严邦先于封行朗喝尽了杯中的红酒。

    严邦是个粗俗的男人;但在品酒方面,却比封行朗在行得多。

    对严邦来,喝这种差不多只是润润口的红酒,当然是无法尽兴的。

    瞄了一眼静坐在布艺沙发上目光凝重的封行朗,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了一下。便从酒柜中取出几种烈酒来给是调制。

    “想什么呢?”

    几分钟后,严邦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两杯刚刚调制好的以烈酒作为基酒的鸡尾酒。

    封行朗一直维持着他的沉思状,手中水晶杯中的红酒也没见少。

    “喝这个吧!能消愁忘忧的!”

    严邦从静默中的封行朗手里取走了红酒杯自行一饮而尽,而将刚刚调制好的鸡尾酒塞在了他的手里。

    封行朗动了一下,似乎也没听清严邦的话;即便是听清了,估计也没真的上心。

    因为他连看都没看,就被引导式的一饮而尽。

    在起泡酒的压制之下,封行朗并没有感觉到这杯鸡尾酒的烈性;加上入口时的冰凉之意,还是挺润口爽喉的。

    见封行朗喝光了自己调制的酒,严邦也将另一杯送至自己的唇边;可只是浅抿了一口,便又将它送至封行朗的手中,替换了那杯已经被封行朗喝尽的酒杯。

    估计是胃被煨起来了,这第二杯封行朗只喝了一半儿,便拿开一些注视起来。

    “狗东西,你又把我当你试酒的白鼠呢?”

    封行朗温斥一声。

    “我怎么可能会真舍得拿大爷你当白鼠呢?门外的白鼠多的是!”

    严邦取过封行朗喝剩的酒杯,自己给喝尽了。

    看起来像是在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总觉得有那么点儿毁灭证据的意味儿。

    封行朗半躺在了舒适度极好的布艺沙发上,有些疲乏的微眯上双眸。

    “这么忧郁?老婆跟人跑了?”

    严邦打趣一声。又将一块糕点塞到封行朗的口中,“厨刚弄的蟹黄糕,你先垫口饥!菜一会儿就好。”

    “……”

    这一刻的封行朗,似乎也提不上兴致来跟严邦耍嘴皮,“是儿跟人跑了!”

    “儿跟人跑了?”

    严邦爽朗一笑,“呵,想起来了,你家诺被河屯那个老家伙给带去英国了!”

    “邦,你我该怎么办?”

    封行朗坐起身来,肃然的问。

    这就是今晚他来御龙城的目的:询问严邦这个话题,并从他这里得到建议!

    实话,向严邦这种粗劣之人,是不可能给封行朗提出什么精良建议的!

    但封行朗偏偏找上了严邦!

    思维模式,因人而异,且千差万别;在这一点儿上,封行朗跟严邦,显然是两个世界的人!

    或许封行朗这一刻要的,就是严邦另类的思维方式!

    “什么怎么办?河屯拐跑了你的儿,你再把儿拐回来不就得了!”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严邦的思维模式,果然符合他的人物性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