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 快来打我啊!
    话的是巴颂。

    巴颂一直跟在太太林雪落的身边,寸步不离。只是从不伸手帮忙,任由那些孩哭闹着。

    从方亦言对太太雪落‘过分’的担心,以及那群义工们所开的玩笑中可以读出:这个叫方亦言的家伙,貌似跟林雪落有过那么一段过去!

    过去什么的,巴颂压根没兴趣知道;但现在,巴颂必须善意的去提醒方亦言。因为就封行朗那极强的占有之欲,方亦言挨打,那简直就是送上门的!

    不过巴颂的话着实的不好听。落在方亦言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刺耳之极!

    “就因为我把他妻送回家,你家二少爷便要打我?”

    方亦言不动声色的哼声问道。

    “巴颂得对,我家行朗是真的……心眼儿!”

    雪落附和着巴颂的话,并将肩上的西服外套脫了下来,还回了方亦言的手中,“方亦言,你放心吧,有巴颂在,我会很安全的。”

    林雪落都这么了,方亦言自然也不再继续坚持着要送她回去。那样便有强迫的意味儿了。

    “看来,你丈夫很紧张你啊!”

    一句不温不火的话,却又能嗅出点儿酸涩意味儿来。

    “方大学长,那就告辞了!你路上开车心点儿!”

    言毕,不等方亦言作答什么,雪落便转身钻进了巴颂已经替她开好的车门。

    不是不礼貌,而是避免夜长话多。雪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有夫之妇,也一直惦记着自己的丈夫和儿诺诺。

    听家伙打来催促电话时:亲爹封行朗送喝醉了的大邦邦回御龙城去了,直到电话时,也没见着他回封家呢!

    雪落寻思着:都能把严邦喝醉趴下,那丈夫封行朗不知道要醉成什么样呢!

    大哥封立昕也是的。都事先跟他好了:要看着点儿封行朗,让封行朗少喝点儿酒;得拼上多少酒,才能把严邦给喝醉了啊?

    快到封家别墅区时,雪落朝开车的巴颂看了过来。

    “巴颂,关于方学长,封总要是不问……”

    “太太你放心,封总不问,我当然什么都不会;要是封总问起:我就我不知道那个义工叫什么姓什么。”

    巴颂的领悟能力,在去了一趟佩特堡后,好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雪落默了一会儿,本想解释点什么,却觉得无需越描越黑,自己跟方亦言,本就是清清白白的。

    不让巴颂跟封行朗提起,只是不想让方亦言遭受无妄之灾。更不想让丈夫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雪落似乎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也许丈夫封行朗早就忘了有方亦言这号人!

    而且即便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也只有几年前被尘封的往事罢了!丈夫封行朗会那么紧张自己吗?

    自己这是怎么了?

    跟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一样,竟然还想着让心爱的男人紧张自己?林雪落,你现在可是有丈夫和孩的家庭主妇了!

    ******

    方亦言一直目送着雪落离开。久久的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处。

    几年前,雪落失踪之后,方亦言也满申城的找过雪落。以及她有可能会去到的任何地方。只是人海茫茫,实在是无从寻找。何况他还有病重的母亲要照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