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跪着守灵三日
    封行朗将头掩盖在严邦的衬衣里。

    被扒下衬衣的严邦,秀着他满身的腱肉。那斯瓦辛格般的体魄,满是爆棚的力量感。

    “怎么,还嫌弃上自己了?”

    看到封行朗的模样,严邦到是乐了。便将他的头托起枕在他的腿上,“都是你自己的味道。”

    封行朗不想开口话,感觉整个身躯乏力得厉害。

    疼痛、饥饿,混沌污浊的气味儿,着实让他身心俱疲。

    “怎么了?哪儿又疼了?”

    严邦将自己温热的手掌探进封行朗的衬衣,试探的按压他的五脏六腑。

    “邦,你期待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封行朗的俊脸被遮盖在衬衣下,读不出神情。但这样的问话,似乎太过一本正经了。

    “期待中的生活……”

    被封行朗这么一问,严邦却是怔了下。看起来他对未来的生活并没有怀抱太多的憧憬。

    “要我实话?”严邦反问一句。

    “……那还是别了!”

    封行朗将这个刚刚问出,却还没被作答的话题生掐在了萌芽中。

    “逗我呢?”

    严邦不满的嗤哼一声,“问了又不让?”

    “邦,要是我非塞个女人让你娶,你是顺从呢?还是反抗呢?”

    封行朗换了一个相对直观一些的话题,“就你接受还是不接受吧!”

    “接受!当然接受!”

    严邦的应好到是让封行朗有些意外;可当他刚想追问下去时,严邦接下来的话却把他气得够呛。

    “不过这个女人,只能是你家林雪落!这样我就能睡你封行朗的女人,并打着你封行朗的娃了!哈哈哈……”

    严邦那豪迈的笑声,着实的让封行朗听着手痒。想揍人,却又力不从心。

    “贱人!”

    封行朗从唇齿间低嘶出两个字来。

    “我就是这么贱……你咬我啊?”严邦又是一声爽朗的欢笑。

    冷不丁的,封行朗突然感觉到,有两片柔软且温热的东西隔着衬衣落在了他的唇上……

    二十多个时,只靠几口水支撑生命,的确熬人。

    这一刻的封行朗,可以是饥疼交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