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唐小涵的过去
    ,!

    黄阶雕阵师的考核,正好这时候完全结束。

    此刻,雕阵师分会大厅之外,大约有着二十来个人的样子,看模样几乎都是刚刚参加完黄阶考试的。

    这些人中,通过考试的心情激动,豪气干云,而考试失败的,则面色颓然。

    不管这些人有没有通过考试,雕阵师分会的规则都在那里,每个人都需要做好登记,于是,唐协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协,我终于通过了黄阶下等的考试,从今天起,我便是一名名副其实的雕阵师了。”

    一位约有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穿着一袭青衫,相貌平平,正在唐协身边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边上那些考试失利的人,都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

    “常欢真是人生赢家啊,三十岁不到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雕阵师,还得到了术士协会的身份。”

    “是啊,常欢家一直都只是经商,却没想到一下子鱼跃龙门了。”

    “听说常欢和唐协从小便是邻里关系,还有着婚约,只是不知为何,前几年两人的婚约却又忽然宣告解除了……倒是有些可惜。”

    “切,有什么可惜的,常欢如今已是黄阶雕阵师,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解除婚约只能说是唐协没有那个福气。而且,传闻最近常欢又开始”

    众人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扫了扫正满脸温和笑意的常欢,有些崇拜的议论着。

    似乎也听到了众人的艳羡之声,常欢脸上笑意更浓几分,望着面前这位甜美可人的女孩,忍不住轻甩了甩额前的发丝。

    “那恭喜你了。”

    然而,常欢那一脸自以为帅气俊朗的笑容在唐协眼里却显得有些虚伪,甚至是恶心,这时候她努力忍着不悦的心情,只冷冰冰地回应了一句。

    “协,方才雕阵师分会的游执事说,以我的天赋,有望在百年之内,晋入玄阶的门槛。未来,我必将在苍波城拼下一份基业。”

    看着唐协并没有想与自己搭话的心情,常欢反而一点也不气馁,依旧自顾自说着。

    “嗯。”唐协只是随意地应了一句,随后美眸瞟了眼常欢,问道:“还有事么?”

    “呃……”常欢微微一愣。

    “你的手续早已经办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就请回吧。我还很忙。”唐协神色冷淡,她根本不想过多搭理眼前这个曾经朝三暮四的恶心家伙。

    “呵呵,协,你还是老样子,总那么专注。其实,我是想跟你再谈谈我们的婚事……”

    常欢脸上笑意滞了滞后,继续说道。

    听到这话,唐协柳眉却猛地竖了起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盯着常欢,神色冷淡地说道:“常欢,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

    是啊,还有可能吗?

    当初,两人本是有婚约的,然而常欢却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做了云家少爷的走狗,不知祸害了多少年轻姑娘。

    甚至到后来,为了讨还那位云家少爷,常欢居然把自己骗到酒楼包厢,下了药,奉献给云家少爷……

    若不是后来古雍大师正巧也在那酒楼,而后出手相救的话,如今自己或许早已沦为了云家少爷那些人的玩物,你玩腻了给我玩,我玩腻了给他玩,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每每想起当初那件往事,唐协内心对常欢的恨意便会滋生一些。

    而常欢因为那次讨好云家少爷失败,随后云家少爷与他的关系也快速淡了下去,如今,他又贴脸上来,谈及婚事,怎能不让唐协柳眉倒竖呢?

    当初,若不是常欢家里花了许多钱上下打点,把那件事给压了下来,他早就身败名裂了。

    唐协平时虽然一副呆萌的样子,但对常欢却是看透了,也恨透了,她知道,现在常欢对自己花言巧语,疯狂追求,只不过是想要借自己,然后与古雍大师搭上关系而已。

    “协,你别这样,我们之间其实存在很大的误会,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常欢依旧不依不饶,好声好气地说着,只是脸上那温和的眼神深处,却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阴鸷。

    “常欢,你放弃吧,我们之间,绝不可能。”唐协冷冷地望着常欢,若不是对方已经通过黄阶下等考试,她甚至都想找护卫把他直接轰出去。

    “咦,这么热闹?”

    就在这时,唐协的身后却是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穿着黑衣的欣长身影便已到了唐协的身边。

    看到这身影的出现,唐协那本冷冰冰的美眸顿时浮现一抹喜色,是他……他成功了吗?

    常欢一直关注着唐协,自然一眼便捕捉到了后者美眸中那抹喜意,当即眼神中那抹阴鸷便更加浓了一丝。

    随后,他便有些敌意地望向唐协边上的少年。

    “小美女,我看你似乎遇到了点麻烦呢。”

    此刻,站在唐协边上的少年,不是楚林又是何人?以楚林敏锐的感知,自然能轻易察觉到对面那青年对自己露出的敌意,以及唐协对青年毫不保留的厌恶,甚至是憎恨。

    “大人,没什么……”听着楚林那略有些老气横秋的话语,还有那“小美女”的称呼,唐协俏脸微微红了红,眼角余光轻轻瞟了眼身旁大人帅气俊朗的脸庞,心跳也加快了几分。

    只是,这少女怀春般的羞态,又怎能逃得过常欢的眼神,这让他内心不由有些嫉妒的发毛。

    要知道,唐协曾经可是他的未婚妻,不管他后来怎么对唐协,时至今日,在他心中,依旧还是将唐协当作了自己的女人。

    “喂,哪来的小子,没长眼么?没看到本少正和她讲话么?”怒气上涌,常欢顿时朝着楚林呵斥了起来,语气和声调都提高了几分。

    厅内,看到这边似乎有好戏了,诸多目光都唰地一下投了过来。

    楚林剑眉微微挑了挑,倒是有些佩服这青年的脾气,自己也就是跟唐协讲了几句话而已,居然就这么盛气临人地对自己呵斥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