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最失败的男人
    ,!

    和唐协欣喜的眼神相比,常欢的脸色简直就像吃了活蟑螂一般难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今天,向来欺软怕硬的他终于踢到铁板了。

    厅内,一众刚刚参加完黄阶考试的人们态度也飞快地转变了,原本从羡慕崇拜的眼神,一下子变成了怜悯……

    甚至,还有人摇头低叹,说常欢平时就那么高调,现在活该踢到铁板,也好给他点教训。

    “大……大人,我……”常欢脸庞抖了抖,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那僵硬的笑容比哭着还要难看许多。

    “大人?”

    楚林闻言,却是冷笑了一声,望着常欢的眼神并没有缓和下来,反而多了丝戏谑。

    刚刚还在搬弄是非,现在发现古雍和关雄两位长老的态度,便立马从“畜牲”变成了“大人”,呵呵,这种人,向来都是楚林所看不起的。

    “大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的尊贵,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被那冷淡的眼神注视着,常欢内心有些发毛,当即大声道歉,哪还管得上厅内那一双双怜悯的眼神。

    “我这个人吧,心胸向来都比较宽广,不喜欢计较小事……”

    看着正点头哈腰道歉的常欢,楚林帅气的脸庞之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不仅让常欢松了口气,就连一旁的古雍和关雄也是心头一松。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常欢更是如释重负地不断鞠躬道谢。

    然而,还没等他们那如释重负地心情展现在脸上,楚林欣长的身影却已经动了!

    “砰!”

    硕大的拳头轰的一下砸在常欢的嘴巴上,几颗门牙顿时崩飞出来,鲜血飙射,常欢百多斤的身子顿时倒飞出去,直撞倒了不远处的墙壁之上。

    “咻!”

    没等关雄和古雍开口,只见楚林那漆黑的身影便如同鬼魅一般瞬间追了上去,然后一脚踩在了常欢的嘴巴上。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虽然大气,其他我可以原谅,但却最讨厌别人打断我的话。”

    楚林面色冷漠,冰冷目光落在了脚下那满脸血迹的常欢,继续说道:“还有,我最不能容忍的却是,有人当着我的面,出言冒犯美女。”

    淡漠的话语,缓缓响起,一字一句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

    厅内一众参加完考试的人们,愕然地长着嘴,怔怔地望着那道一袭黑衣的欣长身影。

    这……家伙,未免也太霸道强势了些吧?

    仅仅因为有人打断他说话?

    又或者因为有人当着他的面冒犯美女?

    然后……便把常欢打成了这副狗样……

    古雍和关雄也稍稍有些意外和错愕,两人彼此目光都是悄然在空中触碰了下,显然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别样的意味。

    看来,这个已经开始冲击地阶雕阵师的小家伙,还真不是个好招惹的主儿……

    唐协美眸怔怔地望着楚林,俏脸之上微微浮着几丝娇红的羞意,听着楚林刚才最后那句话,让她一下子陷入了胡思乱想之中。

    他说他最不能容忍,有人出言冒犯美女……

    他口中的美女,指的是我吗?

    我在这位年轻的大人眼中,是美女吗?

    好一会,唐协才把脑海中混乱的思绪给平复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相形见绌之感。

    这位大人,这么年轻便得到了两位长老的赞许和敬重,他的未来多么辽阔,自己又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呢?

    只是,这位大人又那么帅气,丝毫没有架子,更能为自己出头,好好教训了一顿常欢这个人渣。

    若是……若是能跟着这位大人,做一个服侍他的婢女,或许还有些许可能吧。

    一边想着,唐协原本兴奋的心情便不由有些失落了下来。

    “哦,对了,古长老。”楚林这时候忽然想起方才古雍把常欢称之为人渣,不由回过头来,问道:“刚才你说他是人渣,什么意思?”

    “这事说来话长……”古雍闻言,微微叹了口气,然后便将当初常欢将唐协下了药送到云家少爷床上的事给说了出来。

    楚林听着这段往事,俊逸的剑眉越皱越深,隐约间,他想起了当初林可儿在巨岩城的可怕遭遇。

    好在,唐协当初有古雍相救,并未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然而,尽管如此,常欢畜牲般恶劣卑鄙的行为,依旧让楚林心头缓缓升起一丝杀意,要知道,那件往事,虽然没有让常欢得逞,但这对于唐协心灵的伤害却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楚林难以想象,这个在雕阵师分会呆萌可爱的少女,居然有着这样一个让人心疼的过去。

    “真是人渣啊…”

    楚林深吸口气,低叹一声,同样,在场那些人听到这件往事,也纷纷摇头,甚至怒骂,也总算知道当初唐家和常家为何会突然解除了婚约。

    “楚长老,这个人渣,你打算怎么处置?”古雍望着楚林,话语间,在人渣二字上稍稍加重了几分语气,显然,他这是在强调自己对常欢的厌恶。

    言下之意,便是任凭楚林处置。

    “楚长老?”

    众人听到这个称呼,一双双眼睛都豁然睁到了最大,无比惊诧地望着一袭黑衣的楚林。

    他是雕阵师分会的长老?这么年轻的长老?

    这一刻 ,就连原本那些通过因为通过考试而得意不已的人,都已经不好意思再在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了。

    众人就这么目瞪口呆地望着楚林,然而,在这些呆滞的目光下,楚林缓缓蹲下身来,盯着正满眼惊恐望着自己的常欢。

    “常欢是吧,我想你现在内心一定非常后悔。”

    楚林淡淡的说着。

    常欢嘴巴刚被砸了一拳,现在又被狠狠地踩着,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声音,拼命地眨眼,似乎想要表示点头的意思。

    “只不过,我却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所后悔的,不是对小美女的愧疚,而是,后悔当初没找另外一家酒楼,那就不会碰上古长老了。”

    楚林摇头冷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不愧是一个最失败的男人。”

    说罢,楚林起身,手中骤然飙出一道灵力,刺向常欢的胯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