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并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寂静,整个大厅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刻,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眼瞳都是睁到最大,然后,怔怔地望着那根稀奇古怪的东西,就连夏盖天都是意外地挑了挑老眉,露出一副略有些错愕的神情。

    “这…是烧火棍吗?”

    厅内,响起一道猜测的声音,随即,整个大厅的气氛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众人望向楚林的目光,从不怀好意,变成了看一个傻子一般。

    “噗!”

    “哈哈哈…”

    终于,整个大厅陷入轰然狂笑,这样的场合,堂堂术士协会副会长夏盖天亲自监考,居然有人炼制了根烧火棍出来参加测验…

    这人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我道你会拿什么看家本事出来参加考核呢,结果就拿这破烂玩意?”站在楚林的身旁,上官长歌强忍着笑意,这一刻的心情别提有多好,满脸嘲讽地望着楚林:“真不知道你脑子怎么想的,就不嫌丢人吗?”

    “这种时候拿一根烧火棍出来,八成是这里有问题。”

    “可不是吗,一个傻子,还怕什么丢人…”

    “真是笑话,我看,今天这事得载入史册才行,绝对是千古难得一遇的笑话!”

    听着上官长歌的讥讽,厅内其他人越发来劲,纷纷捧腹大笑,接连嘲讽,或许众人都对先前楚林接触白倾城而感到嫉妒与不爽,厅内的嘲笑与嘘声接连不断。

    不远处,小公主俏脸之上也是布满诧异,美眸不断在楚林与那烧火棍之间来回扫视,似乎的确,事实与自己设想中的,好像差距有点大。可是,那家伙,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拿这样的作品出来…蠢货吗?

    白倾城美眸中也是充满诧异,甚至从沙发上站起,修长妙曼的曲线便更是动人。

    只不过,她虽诧异,诧异得却不是烧火棍,而是没想到楚林在参加这次考核,居然以锻器的方式进行,要知道,楚林真正的看家本领,可是雕阵术啊!

    “咳…”面对着哄堂大笑,夏盖天重重地咳了一声,才让众人声音微微停住。

    待得大厅安静下来之后,夏盖天才将目光正式地投到手中这根古怪玩意上,说实话,这整根东西,的确长得跟烧火棍似的,甚至有些丑陋,而且表面之上没有丝毫灵力波动与光芒,根本不像灵器。

    只不过…似乎…

    夏盖天老眉微微一皱,目光锁定在上面认认真真地打量起来,片刻之后猛然抬头望向楚林:“这材料是?”

    “呃…”楚林思索了下,点了点头:“好像是…火山岩精吧。”

    “果然!”夏盖天的老眼骤然一亮。

    同一时刻,听到“火山岩精”的人脸色都是当即一变,那可是品阶极高、极为稀少的珍贵锻器材料。

    “看样子这傻缺还真是病的不轻,这种话,能乱讲么?”有人小声嘀咕,虽然小声,在安静的大厅里却是清晰地传入所有人的耳中,对此绝大多数人都是点了点头。

    上官长歌也是冷笑地看着楚林,他可不信楚林能拿得出火山岩精,就算有,那烧的一塌糊涂的东西,也不像火山岩精啊,再说,火山岩精可是比精铁还要坚硬百倍的东西,寻常火焰根本烧不化,更别说炼制了。

    “真是个蠢货。”上官长歌低笑一声,然而,他的话才刚出口,脸上那冷笑的神情还来不及淡去,却是已经凝固在那张英俊的脸上。

    只见那看似百无一用的烧火棍,刹那间在夏盖天的手中绽放出了无尽光华,耀眼至极,让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微微闭眼,不敢直视。

    “好!好!好!哈哈。好家伙,返璞归真…”

    紧接着,夏盖天爽朗地笑声便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光芒慢慢淡下,众人才缓缓睁开眼睛,望向这边。

    “只是,炼制什么不好,非要炼制成这烧火棍的模样。”夏盖天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道。

    “呃…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这火山岩精太不经烧了,一不小心就糊了…”楚林撇了撇嘴,很是老实地交代,说起来他也的确不想炼制成这样的。

    “喔?”夏盖天闻言不由一愣,看了眼楚林那一脸老实巴拉的样子,才无奈地说道:“敢说火山岩精不经烧的年轻人,你是老夫见过的唯一一个,倒是很久没有见过你这么有趣的小家伙了。”

    “给这三品上等烧火棍评分,九十分!”

    最终,夏盖天爽朗地拍了拍手,一锤定音。

    而听着这评分出炉,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了,目瞪口呆地望着那根刚刚还受尽嘲笑的烧火棍,极具反转之下,大厅内的众人呆滞的表情反而有些滑稽。

    所有人的内心都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久久不能平静,眼前发生的实在太难以接受了。

    火山岩精不经烧?那可是连四品锻器大师若没有特殊火焰都极为头疼的东西!

    可在楚林这里,居然是一不小心烧糊了…试问,还有比这更打击人的么?

    再说这平平无奇的烧火棍,居然是由夏盖天亲口承认的三品上等灵器,这就意味着,这青年,至少是一位三品上等锻器师!

    九十分…更是一个与上官长歌并列的成绩!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的年龄,似乎也才二十多岁…

    种种一切,还让厅内众人如何自处?特别是刚刚还捧腹大笑,满嘴讥讽的几个,此刻都是涨红了脸,感觉像是被现实给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

    当然,若是让人知道楚林真实年龄只不过是十七岁的话,不知道他们心里又是怎样的想法。

    面对这样的结果,小公主美眸中的布满震撼,轻咬了咬红唇,似乎也为自己先前怀疑楚林是蠢货而略微感到一丝愧疚。

    上官长歌喉结微微滚动,英俊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这根本就不可能,跟他并列?一个无名小辈?而且…

    上官长歌的目光下意识地朝着白倾城那边望去,果然,此刻白倾城那向来高冷的俏脸之上竟是露出了小女人般幸福的笑意,这让他嫉妒得有些发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