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八章 画纹
    ..灭世霸尊

    楚林不是高调,相反,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喜欢低调的人。

    他之所以要把半个时辰改成一炷香,而现在又展现出天火,这一切,都是为了造势,他内心本就对此有所计划。

    自从上次宴会的时候,见了太子独孤牧,楚林内心对这个身份高贵的青年便有了一丝忌惮,不仅仅是独孤牧背后有着偌大一个东翎皇朝,更因为独孤牧本身所展露出的气质便极其特殊。

    与独孤牧面对面的感觉,真的会让人心生畏惧,仰望,那种感觉与华凌虚、墨龙泉、上官长歌这些人相处时,完全不一样。

    若非楚林见识过远古时代三祖四圣的辉煌,见识过大世面,见识过万浩然,恐怕连楚林内心,都会忍不住产生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所以,见了独孤牧一面之后,楚林就知道,他与苏芊之间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按照苏尘所说,若是能够拿到四海会天榜榜首,就能够被这些大势力看得起,与苏芊在一起的几率就越大。

    所以,楚林才会一反往常的低调,凭借林楚之名,在决赛台上,他要展露出最疯狂的天赋,让整座皇城的势力都为他侧目,给所有人一种强烈的心理冲击,只有这样,他来自偏远小城的出生,才不会被人拿出来诟病。

    决赛台上,楚林无视了上官长歌质疑与嫉妒的眼神,青紫色火焰快速升腾,将手中的材料一一进行炼制。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都是凝眸望着决赛台,甚至连一句嘲讽的声音都听不见。

    不多时,一炷香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只见楚林手中,一柄修长的软剑已经成型,青紫色火焰缓缓收起,软剑流转着淡淡的光芒。

    “林楚,这就是你的作品?”楚林刚刚停下动作,上官长歌含带嘲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上官长歌一直都在等着,他等着挑楚林的刺,一旦楚林有任何差池,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嘲讽贬低,或许是因为白倾城,也可能是因为天火,总之,上官长歌已经彻底把楚林记恨上了,嘲讽楚林,把楚林贬的一文不值,似乎能让他的心情变得极好。

    “有问题么?”楚林面色淡然,望向上官长歌。

    “呵呵,还在装傻,承认吧废物。你的确是在一炷香时间内炼制出来了,但却只是个次品,论品阶,最多也就是个二品上等,连三品都没达到的垃圾,你有什么脸拿出来见人?”

    上官长歌冷笑连连,声音丝毫也不压低,在安静的广场之上传响,不出意外地,广场上便是立即掀起一道道附和的笑声。

    “二品灵器就能进决赛,真是老天瞎眼了。”

    “难怪能让上官长歌都说脏话了,那叫林楚的小子,的确太看不顺眼了。”

    “赶紧滚下台去吧,二品灵器,拿出来都嫌丢脸!”

    特别是一些在前两轮被筛选下来的术士,在上官长歌的话落下之后,内心立即变得很不平衡起来,他们之中,也不乏一些能够炼制三品级别的存在,但却在残酷的第二轮被淘汰了。

    本来决赛对大多数人来说,无异于神仙斗法,但居然有人只炼制出了二品灵器,这的确让很多人面露不满之色。

    贵宾席上的众人也是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一炷香时间,他们内心并不认为楚林能够炼出什么花来,却又隐约被楚林那一脸淡定自信的样子给挑起了一丝希翼。

    “一炷香时间,能够炼制出二品灵器,这个年龄,又身怀天火,若心性沉稳一些,未来前途无量。”

    “只可惜,再高的天赋,若心性不足,成就终究有限。”

    “哎…可惜那天火了。”

    上官庸的边上,一些老头大摇其头,纷纷开口长叹,而听着这些叹息,上官庸老脸上的笑容也是变得越来越浓郁。

    夏盖天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有些搞不懂楚林到底在搞什么,当初内部测验时炼制的烧火棍似乎也比现在的软剑等阶更高吧?

    “下去吧,这里不是你的舞台。”上官长歌背负着双手,望着楚林淡淡地说道,那微微扬起的脸庞,英俊的有些过分。

    台下,不知多少少女望着上官长歌眼冒红心。

    嗡!

    然而,回答上官长歌的,却是楚林手掌中猛然亮起的一道神秘纹路,特殊的力量波动瞬间让得周围安静下来。

    只见决赛台上,那道被所有人嘲讽的身影,一席黑袍却是骤然飘扬起来,平凡的面孔,映着淡淡的光辉,竟是有些圣洁。

    “这是…阵纹!”

    贵宾席上,李福眼皮狠狠一跳,已经从大椅上跳了起来,他身为地阶雕阵师,对阵纹是极其敏感的。

    夏盖天眼眸缩了缩,阵纹出现的瞬间,他的内心便是一阵深深的震撼,他没想到这个身怀天火的少年,在内部测验力压上官长歌的少年,居然还是一个雕阵师!

    阵纹浮现的瞬间,所有人的脸色都是明显滞了滞,而在他们都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决赛台上,楚林扬起的那只手掌便是开始快速舞动起来。

    一条条玄奥的纹路,凭空显现,决赛台之上,竟是掀起一道道旋风,阵纹本就是借天地之势,只有达到一定程度的阵纹,才能引起大自然的反应,反应越大,则证明着阵纹的档次越高。

    阵纹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光辉,飞快涌现,又飞快消散,让人目不暇接,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睁大了眼,似乎在看一幅绝世巨作一般。

    凭空画纹,乃是高阶雕阵师的象征,然而,这一刻却没有人去关心这一点,所有注意力都是聚精会神地放在了那一道道玄奥的纹路之上。

    特别是在场的雕阵师,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这些阵纹的品阶有多高。

    不多时,楚林手中的阵纹已经飞快凝型,那是一只飞扑而出老虎,凶猛,霸气,凝型的瞬间,一股亘古狂傲的气氛便从决赛台朝着四面八方席卷,刹那间便笼罩了整个广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