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他作弊
    ..灭世霸尊

    寂静,整个广场处于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被这猛虎飞扑的阵纹给震撼到了,实力弱的一些人,甚至内心产生出一些惶惶然的感觉,那是一种面对上位者才会有的感觉。

    而对于那些实力强,见过世面的人来说,他们内心的震撼,绝对高于其他人。

    “这阵纹的气息,至少是玄阶上等…”

    术士协会的贵宾席上,李福唇角挪动了几下,忍不住说出一句惊疑的话来,这个年龄,达到玄阶上等…这是何等天赋?

    不知为何,李福隐约感觉到决赛台上那道身影,似乎与苍波城那位少年,有着一些相似的灵魂气息。

    然而,他的话声才刚刚落下,决赛台上的那道身影却并未停止!

    嗡!

    只见楚林那扬起的手掌,猛然一握,猛虎飞扑的阵纹刹那间融合在了一起,五彩斑斓的色彩飞速旋转着…

    岁月气息,由亘古而来,席卷整个广场!

    这一刹,所有贵宾席上,所有老一辈人物终于豁然变色,他们感觉到了一股生命的本质,岁月的力量…

    岁月,这是一种谁都无法反抗的强大力量,年龄越长,境界越高,对岁月的感悟便越是深刻!

    贵宾席上一众老头面色凝重,甚至摒住了呼吸,望着楚林手中那快速旋转的阵纹。

    终于,飞速旋转的阵纹停了下来,五彩斑斓的老虎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白阴阳鱼。

    “轰隆隆…”

    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已经是乌云遍布,厚重的云层之中,隐隐传来一些雷声鼓动,煌煌天威。

    “这是地阶阵纹!只有地阶阵纹,才有可能引发如此天象!”

    评委席上,那位地阶上等雕阵师陈老赫然站起,一双老眼几乎睁得跟铜铃一般大小,震惊之色爬满脸庞。

    而他的话声落下,夏盖天以及另外几位评委脸皮也是重重一颤。

    “好小子…居然藏得这么深…”夏盖天的眼眸深处,飞快闪过一丝喜悦。

    附近几座贵宾席,清楚地听见陈老方才震惊的言语,当即,望向楚林的目光就变得好似在看怪物一般了。

    这么年轻的年龄,就达到了地阶,这简直就是妖孽。

    这一刹那之间,青洪山脑海里面就已经闪过了无数念头,最终,他望向青浅,再次投去一个大有深意的目光,显然,在这个位高权重的老人心里,楚林已经足够他拉拢了,甚至,不惜让青浅使用美人计。

    青浅当然看到了青洪山的眼神,只是到了这一刻,美眸之中却是闪过一丝凄然,或许,生长在她这样的身份和家庭,自己的命运终究要向家族妥协…

    君家那边,君六伯思绪不点变化,在这一刻有些复杂,他当然也听到了陈老的感叹,他虽然也怀疑,这么年轻的年龄,怎么可能有地阶雕阵师的造诣,但毕竟是陈老亲自开口,潜意识中已经信了大半。

    顿了顿,君六伯最终还是看了眼君藏剑,道:“剑儿,大会结束,皇室会再安排一个宴会,到时候,你向他道个歉。”

    “六伯…”君藏剑妖异的脸庞滞了一下。

    “这么年轻的地阶雕阵师,未来成就,甚至不止东翎皇朝,一旦他走向大陆…”没等君藏剑说完,君六伯便开口打断,君家能够屹立在东翎皇朝这么多年,手上握着整个东翎皇朝的权柄,君家之人,脑子也都精得很。

    君六伯深知,以楚林今日的表现,至少是二品的锻器师,身怀天火,又是地阶雕阵师,加上才二十岁左右的年龄…种种一切,别说能让皇城各大势力抢破头颅,就算是那里的人,也得动容吧?

    这么想着,君六伯便是隐晦地朝着被帘幕遮掩的独立的贵宾席。

    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上官庸了,他脸上得意的笑容已经彻底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青红交替的神色,今日,本该是上官长歌的舞台,其他人都只是陪衬的而已,在那里的人面前,必须突出上官长歌的强大,上官长歌才有机会被那里的人选中。

    “那里”,可是一个比皇室还要尊贵的存在!

    若是被选中,上官家的地位将会一举跃入东翎皇朝最顶尖的存在。

    然而,这一切,却都被半路杀出的无名小子给搅黄了…

    地阶雕阵师的光辉,足以掩盖先前发生的一切!

    在无数震撼的眼神注视下,决赛台上,那黑白阴阳鱼最终化作巴掌的大小,天空之中,乌云缓缓散去,来自亘古的沧桑气息也是终于消散。

    楚林面色依旧淡然,手中巴掌大的阴阳鱼猛然朝着软剑剑身上抹去。

    嗡…

    剑身轻颤,发出蚊鸣之声,片刻之后,阵纹便是彻底融入了软剑之中,再度看去,整柄软剑的光泽系数内敛,虽是轻盈,却有一种稳重厚实的力量隐含其中。

    剑,本就是君子。

    这一刻,楚林黑衣飞扬,长发狂舞,修长的身影宛若一柄利剑,内敛沉重,却不失锋芒,而他手中的软剑,却是锋芒毕露,一人一剑,仿佛无缝地融合在了一起。

    评委席上,有一个硕大的沙漏,最后一丝沙子终于落定。

    “时间到。”

    评委席上,一位负责监控时间的长老开口说道。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就连夏盖天这种久居高位,见多了世面的存在,都怔怔地望着决赛台上那道笔直的身影。

    一炷香…他真的做到了。

    平凡的脸庞,依旧挂着淡定自如的神情,似乎这一切都理所应当。

    这一刻,那些曾经开口嘲讽楚林的人,脸上都是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那是一种相形见绌。

    望着楚林笔直的身影,白倾城美眸中流露的尽是柔情,虽然她知道楚林的天赋无比吓人,堪称妖孽,但这才短短半年时间,这个小男人却是突破到了地阶雕阵师…

    这是什么概念?就连李福这样活了几十年的,都才只是地阶下等雕阵师,而且已经傲立在整个东翎皇朝顶尖了…

    这一刻,白倾城感觉自己的内心已经彻底被楚林征服。

    “这不可能!他作弊,他一定作弊了!”

    然而,寂静的广场之上,却是猛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