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冷兵器没落
    第一章冷兵器没落

    “明明是一个战斗力为五的渣,竟然还学人家做英雄,作为惩罚,我要····。”

    眼前茶发黑衣的女人,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然后将手中的短刀,慢慢的伸向宗剑的裤裆。

    短刀反射着从窗外射来的光芒,而发出一阵寒冷的白光。

    而宗剑上身和下身,被麻花般粗的绳子绑在一张椅子上,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勇士,有种你放开我,我们单挑啊!”

    在这么一个漆黑,只有一扇窗户半开的房间里,对周围的能见度极低,再加上身前有这么一个皮笑肉不笑的主,宗剑冷汗淋淋,汗毛直竖。

    他当然知道,要是眼前的这个女土匪一刀下去,他会有怎样的后果了。

    先不说疼痛难忍,恐怕以后尿尿会成问题,再说,要是血溅当场,污染了这么一个普通人家的房子,那可不好了,这肯定是一大罪过。

    “哦?单挑?你确定?你一开始不就是和我们单挑输了,然后被我们绑在这儿的吗?”

    女土匪哦嚯嚯的笑了几声,然后用不屑的眼神看了看宗剑,那感觉像是在说,你丫的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还是记忆太差,前后时间不过在十几分钟所发生的事,你是不是就忘了?

    “我是说,不用魔法,我们用武器单挑!”

    宗剑理直气壮的对眼前的女土匪说道,从他气势如虎的眼神中能看得出来,宗剑在谴责她们这群动不动就用魔法来欺压人民群众的人。

    其实,宗剑也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剑士,在碰到这群匪徒打家劫舍,而决定拔剑相助,给予这些匪徒天罚的时候,运气实在太差,就在他喊出,放开那群人,有种单挑的时候,这群匪徒中最弱的一个小卒,便对他随手放了一个火球术,宗剑竟然对此措手不及,被火球术给撂倒。

    这群匪徒当场石化在原地。

    大眼瞪着小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那个穿着皮革,背上背着铁剑,看起来有两下子的杰出青年,竟然就这么倒在眼前了?

    喂,喂?

    这是英雄出场的开头吗?

    碰到这种情况,一般出现的不都是些狠角色吗?

    为此,为首的女土匪都在准备着比火球术还要高级一点的迅猛魔法了,可就在这时,这个英雄被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卒,用一招最低级的火球术给撂倒了····。

    这····。

    一下子冷风扑面,匪徒们傻眼了。

    不但匪徒们傻眼了,连那些被绑架的人,也傻眼了。

    他们还以为自己能得救了,有英雄出现了,可结果,来的竟然是一个逗比,让他们先有了希望,而后失望。

    造成了这样的情况,这个罪过可是很大的!至少,现在有些人已经开始在骂宗剑了,没有那本事,就别强出头嘛!

    “哦?用武器?”

    女土匪听到宗剑这句话了之后,在漆黑的环境当中,她那暗棕色的瞳孔里冒出了一闪一闪的光亮,这仿佛是黑暗中毒蛇紧盯猎物的目光一般,看得宗剑心里直发毛。

    “没错!有胆就用武器和我较量!”

    宗剑再次以吓人的气魄,对眼前的女土匪说道。

    若是用武器的话,宗剑敢打包票,他绝对不会输。

    至于一开始,连剑都还没有拔出来,就被一个小小的火球术给撂倒的事,宗剑对此的解释是意外。

    没错,若不是脚下的那个该死的石头,拌了自己一下,他会这么轻易的被一个小小的火球术给撂倒吗?

    毕竟,以他平常和别人比试的惯例来看,再怎么也要两下吧?

    所以,宗剑对这次敌人就用一招小小的火球术,就将自己给撂倒的情况,他是打心底里不认可的。

    “这么要求武器比试,难道说···你是无能力者吗?”

    女土匪用看穿了一切的眼神看着宗剑,不但如此,眼神里还有着滑稽的色彩。

    无能力者也就是用不出任何魔法的人。

    据说,无能力者那是一万人当中,都难碰得上一个的,要是碰上的话,都可以去买张奖金百万的彩票了。

    不过,这在宗剑看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无能力者简称无能。

    他x的,能轻易承认这种事吗?

    虽然,用不了魔法,这并不是一件太丢人的事,因为这与一个人的体质有关。要想用出魔法,就需要身体和魔能同调,只有在同一个频率上了,人们才能使出魔法,为此,为了达到同一个频率,人们会吟诵咒语,除了吟诵咒语以外,人们还会运用其他方式来达到同频,不过,一些人因为身体原因,而达不到这种情况,所以也就用不出魔法,宗剑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

    总的说来,这在欧亚大陆是一种病例。

    在欧亚大陆的医生们对患有这种病的人,都称为‘无魔法量子综合症病人’,简称‘无能力者’。

    也就是说,用不出魔法的人,在这个大陆上是被人们普遍认为有病的人,一个“有病”的人,很多人都不会与他们计较,在路上,“正常人”要是遇到这些有病的人,恐怕都会绕着走·····。

    这或许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宗剑却受够了这种气。

    因为每当在一个场合,要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朋友们,乃至同学都会在他自我介绍完毕之后,补上一句,他是无能力者。一开始,倒也没什么。因为宗剑用不出魔法,这也是事实。宗剑也倒大肚的接受了。

    可后来越演越烈。

    最后的补说,从无能力者,简化成了无能。或许,同学们都对这样的补说,显得没有耐心了,所以才简化了说辞。可这也要想一想人家宗剑的感受啊!想想,每当宗剑自我介绍完毕,同学们就会补上一句,他无能。

    我叫宗剑,他无能。

    我想和大家成为朋友,他无能。

    我擅长剑术,他无能。

    ····

    后来,情况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谣言四起。

    原来如此,他是无能的人啊!

    原来如此,他在那方面无能啊!

    岂可修!

    这种谣言是怎么在女生当中四起的啊!

    宗剑恨得牙齿咬咬,所以,他决定要是有人再这么说他,他一定拔出亮闪闪的铁剑,与别人决一死战。

    男人的尊严不允许受到侮辱!

    但可惜,每次都会被别人的魔法给撂倒。

    输是输了,但是咱锻炼出了过人的身体素质啊!

    宗剑倒也乐观。

    在灰暗的房间里,女土匪接着说道。

    “哼,竟然是无能力者,那出个屁的头啊!”

    女土匪对宗剑表现的这么一种英雄行为嗤之以鼻。

    “见义勇为,是我辈剑士所追求的真理,尔等贼徒,又岂能理解?”

    这回是宗剑对女土匪嗤之以鼻了。他以自己信仰的杰出,而完胜对方,而自鸣得意。

    “我呸!冷兵器时代早就过了!现在是魔法的时代!”

    而女土匪的这一句话,倒也把宗剑给拉回了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