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英勇表现获得一次机会
    第二章英勇表现获得一次机会

    “就算是这样,我等炽热之心也不会冷却,维护正义,是我们勇士的职责。”

    宗剑以就算死也决不动摇的气质,回答着女土匪。

    “明明是无能力者,竟然还这么嚣张,没想到连我们这些大盗都被你这种人小看了吗?不要忘了,现在的你是我们的俘虏!”

    女土匪看宗剑的眼神,就像是看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头号病人一样,这种傻大叼的话,都说得出来,信仰这种东西能当饭吃吗?为了这种东西死,值得吗?由此可见,这家伙病的不轻啊!与其继续留他在这世上污染空气,宣扬对盗贼来讲的‘不怕死的恶毒’的思想主义,倒不如现在就手起刀落,把他那个地方给嘎嘣掉算了。

    就在女土匪发出哦嚯嚯的阴险的笑声,准备手起刀落对宗剑实施惩戒,将他那个地方给嘎嘣掉的时候,冷汗直冒的宗剑赶紧喊道。

    “且慢!我不服啊!有种你们和我比试一下,如果我真的输了,我任凭你们处置,要是那个时候,我再叫一声,我就绝对不是男子汉!你们这样对我,我不服啊!”

    宗剑在椅子上扭动的就像是一只被套着的毛毛虫,努力挣扎的样子,就连女土匪都不禁为之动容。

    女土匪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宗剑,不敢相信的表情溢于言表。

    这家伙,难道说是天然呆吗?还是说他真的不怕死?

    普通人碰到这种情况,不是会大声求饶吗?

    而这个家伙,却执意要比试,而且说出要是真的输了的话,就任凭处置的话,普通人会这样做吗?

    嘛,不一定,

    如果说这个人有什么阴谋的话,那也很有可能会这样做,先打消疑虑,然后借机逃跑,说不定这个家伙,就是为了逃跑,而故意这样说的。

    女土匪想完之后,便用狐疑的眼光看着宗剑。不光如此,嘴角所展露出来的邪魅的笑容,也充分说明女土匪不相信宗剑。但是,宗剑接下来哈哈笑着说的话,让女土匪傻眼了。这话是一般人说的吗?

    “喂喂,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会逃跑吧?你要是担心我跑了,就把我和我比试的人围成一个圈啊!到那时候,我就算插上翅膀,都逃不了了吧?你们一个二个都会魔法,难道还担心我这个不会魔法的人跑了吗?所以说,你还真是傻啊!以你这样的智商,当土匪真的会有前途吗?”

    看着宗剑那因智商得胜,而自鸣得意,并且其中还带有一点关怀对方智商不足,带点同情的样子,让女土匪气不打一处来。

    唔~,跟我谈智商?

    到底谁傻啊?明明魔法都不会的一个渣,还学人家大英雄见义勇为,最后还落得个被人活捉的下场。

    听到这话的女土匪握紧拳头,把脸一埋,不知是生气还是震惊,亦或还夹杂了一些兴奋的表情扭曲在了一起。

    有意思啊!这个家伙。帮着敌人出主意对付自己。

    生怕对方漏掉满清十大酷刑的样子,还真是不一般的二啊。

    看到过虐自己的人,没看到过这么虐自己的人,他是和自己多过意不去啊?才要帮着别人对付自己啊?

    天啊!这种人咋就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这种人才,百年难得一遇啊!

    行,那就跟他玩玩吧。反正他赢了还是输了都会被我嘎嘣掉的。到那时候,他就知道,到底谁的智商让人捉急了吧?连自己具体情况都不清楚的家伙,落在我们的手里,死了也算是我们为广大人民做出贡献‘为民除害’了。

    “呵,一大摞(好啊),那么立刻展开比试吧!”

    女土匪嘿嘿笑了之后,便挥了挥手,一个壮汉立即过来,将宗剑给提了起来。

    比赛的场地是在一个废弃的工厂。

    女土匪将抢劫的人质也拖到这个废弃的工厂之后,接下来的主菜自然是看这个自己作死的人的比武了。

    十个拥有魔法学徒身份的盗贼将宗剑给围成了个半径为五米的圈,接着,由女土匪指定了一个力大无穷,可左手提个老母猪,右手提个老公猪的壮汉出来与宗剑比试。

    宗剑拔出铁剑,严阵以待。

    “放心吧,虽然我辈剑士声张正义,但绝对不会滥杀无辜,到时候我一定给你留个全尸,你就心怀感谢吧。”

    宗剑将铁剑竖在身前,深吸一口气,已经做好了比试的准备。

    但那个壮汉一听,额头黑线。

    为什么老是觉得他那边更像坏人呢?虽然当土匪确实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职业,但那种动不动就恐吓别人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壮汉在四处看了看,然后找到了个铁铲,他于是拿着铁铲做武器。

    战斗已经剑拔弩张,只差没人击鼓呐喊了。

    “大姐头,你觉得我们这边胜算多大?”

    有小的问女土匪道。

    “那肯定是我们这边呀!他是我们这里力气最大的人,没理由赢不了吧?那个作死的小子,死定了。”

    女土匪嘿嘿的笑声还没有笑完,战斗那边竟然·····。

    宗剑反手握剑,脚踏流星般的,嗦的一声便来到握着铁铲,还紧紧盯着他的对手的身边,宗剑一下子剑指面堂,壮汉仰面跌倒,怎么回事?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剑气吗?

    就在众人大惊失色的时候,才发现宗剑慢慢的将伸出去拌壮汉的脚,给慢慢的伸了回来。

    香蕉个吧啦啊!口口声声说着正义,竟然使诈的!

    “这个小子竟然故弄玄虚,趁着对方被那个假攻击给吓退了的时候,就用出了夺人心魄的阴沟脚,不得不说手段之狠辣,招式之奇特,构思之巧妙,令人防不胜防啊,这脑袋瓜子像猴子般的让人讨厌啊。”

    女土匪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段解说。

    “大姐头,您这段解说实在是精彩万分啊!”

    身边的小土匪们,纷纷对女土匪竖起大拇指。

    “不怕流氓耍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大姐头您完美诠释了这段话。”

    其他土匪纷纷对女土匪竖起了大拇指。

    “切。都说了不要夸我,不要夸我,你们就不听,这下人家又要补一下妆了。”

    女土匪拿出镜子,对自己着实打扮了一番,在她看来,这番赞美之词,对她是相当胜用。心情大好之时,赶紧补个妆。

    那个倒地的壮汉,被宗剑这么一招给撂倒,心情肯定不美丽。

    于是,他站了起来对宗剑说道。

    “再来!同一个招式,对我可不能用两次!”

    “有噶落(行啊),我就破例让你看一下,龙剑流吧。”

    宗剑说完之后,再次将剑竖在身前,运起周身之气,身体内大有风云变幻之势。

    壮汉双手握住铁铲,就等宗剑出招。

    宗剑后脚一蹬,身体犹如离弦的箭,直奔着壮汉而去。

    看这架势,壮汉知他一定会横落一剑,朝他面门狠狠劈下,遂架着铁铲慌忙抵挡。

    可熟知,拿着铁剑,急于而下的宗剑的身影,竟不知为何在壮汉的眼前,竟幻化成了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龙头。

    壮汉直道是自己眼花,但那种破空的架势绝对不能小看。

    就在铁剑要与横起抵挡的铁铲相撞的时候,宗剑在半空中像静止了一般,铁剑竟久久不能落下。

    “上当了吧!”

    宗剑大喊一声,再次使出阴沟脚,壮汉又再次跌倒在地。

    这一次,壮汉没有再想起来。

    “嘿嘿,这就是声东击西的招式,你们学不来吧?哼哼,怎样,还不快给英雄鼓掌?如何?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匪徒们还不快把人质们给放了?你们难道也想尝一尝我们龙剑流的威力吗?”

    宗剑此时得胜,胜利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在这个时候理当得到欢呼,得到呐喊,得到鼓掌。

    但是,将宗剑围在圈里观看的十个人,个个埋下了脸,阴沉着。

    “打了我们的人,还要在我们的面前耀武扬威,你的勇气还真是不一般啊。”

    然后默默的对宗剑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手指上渐渐凝聚着火之元素,最后,十个半大的火球纷纷出现在他们的手指上。

    紧接着,这十个不同方位的火球,从他们的手指上齐射而出。

    霎时间哗哗的破空声,还伴随着空气燃烧的炸裂声,十个火球齐齐的奔向宗剑。

    “靠,有种别用魔法,咱们单挑啊!”

    宗剑慌忙架剑挡住自己英俊的脸庞。

    乖乖,要是脸毁了,以后可就见不得人了。

    一下子,爆炸声伴随着宗剑杀猪般的疼痛声此起彼伏。

    “傻x啊!知道你擅长剑术,我们还跟你比剑,你当我们跟你一样傻啊!”

    “唔~。”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从浓黑的烟雾中出现的宗剑,已经摇摇欲坠,他赶紧将铁剑插入地下,以此来维持自己身体的平衡。

    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宗剑的嘴中发出。

    “有道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你们这些仗着自己会点魔法的人,就这么横行霸道,不故世间正义,就算小爷我今天惨死在你们手上,那也是留取丹心照汗青!来吧,给小爷一个痛快吧!小爷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拜托,请你弄清楚形式,欧亚大陆上不会魔法的人,恐怕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现在这情况,谁还不会魔法啊!”

    女土匪这句话给了宗剑会心一击,这句话,可比什么魔法打在身上都还疼多了。这说明了形式,也说明了宗剑的惨状。

    这句话毫不留情面!

    这说明了宗剑只是这大陆上的弱势群体的一员。

    “天妒英才啊!想我宗剑侠肝义胆,为了正义不顾生死,但怎奈却是一个天生学不会魔法的人,难道上天真的要给我辈之人绝路吗?这还有什么天理啊!!!”

    宗剑满心不甘,仰天呐喊。

    “好了好了,比试也比了,你也该毫无怨言的上路了吧,小的们给他来个痛快的。”

    女土匪话一说完,围着宗剑的十个人,手指尖上又再次聚集了火球。

    要是这十个火球再打到宗剑的身上,就算宗剑的身体素质再怎么结实,恐怕在旧伤未好,又加新伤的情况下,宗剑也会难逃一死了。

    可就在这时,天空上吹起了号角。

    这是共和国天空骑士进军的声音。看来,骑着飞行的独角兽的众位光明骑士,已经注意到了这些打家劫舍的匪徒了。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在已经得手了的情况下,那就没有任何理由留在这里了。

    “小的们我们撤。”

    在听到女土匪这一句话后,众土匪在对空中的那些光明骑士甩出几个火球,又再扔出了好几个烟雾弹,从而影响了空中骑士的追击后,便仓皇逃跑了。

    “不甘心啊!”

    宗剑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有种单挑啊!这样就跑了,算什么英雄好汉啊!”

    这时,一个穿着白银镶金的铠甲的天空骑士,骑着独角兽来到了宗剑的身旁。

    高贵的气质一下子让宗剑目瞪口呆。

    无论是样貌上,还是那贵族般闪闪发光的金发,眼前的年轻女骑士,都让宗剑秉住了呼吸。

    “辛苦你了,你是我们共和国英勇的勇士。你和她们的比试,我们都看在了眼里,如果不是你脱拦住她们的话,想必会有更多的人遭殃,借此,我们骑士队,想要邀你进来,和我们一起守卫国家的和平,不知你愿不愿意?”

    听到这一番话,宗剑傻眼了。

    这可是国家的一级骑士队啊!

    全是国家的精英组成的队伍,现····现····现在却邀我进队,这·····,我不是在做梦吧?

    成为英雄,打击犯罪,那可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啊!

    没错,成为万众瞩目的光明骑士,那可是对自己这一颗守护正义的心,最好的回报啊!

    想一想万众瞩目,能为人民做出贡献,年年被评为最佳打击犯罪第一人的荣耀,这足以让人心潮澎湃啊!

    啊,上天,原来你的眼没瞎啊!

    就在宗剑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说出自己愿意加入的时候,这位年轻的女骑士却叫手下拿来一块测评魔力的评测石。

    本来是满怀期待的测评,年轻的女骑士的脸却一再变暗。

    “这····。”

    望着毫无反应的魔力评测石,年轻的女骑士顿时觉得尴尬无比。

    看到年轻的女骑士的脸彻底的失去笑意了之后,宗剑只感到欲哭无泪。

    “对不起,请忘掉我刚才说的话吧,光明骑士是一个充满危险的职业,随时随地都可能会面临危险,不适合没有一点魔力的普通人来担当,很抱歉。对你英勇的打击犯罪的行为,我们会为你做出嘉奖。要是像你这么勇敢的市民能越来越多的话,这些犯罪的人也不会这么猖狂。好了,我们要走了。”

    年轻的女骑士骑着白色的独角兽,一跃而起,她的手下送来了一块最佳见义勇为的奖章之后,便也跟着离去了。

    依依不舍的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宗剑的心被活生生的抓着疼。

    这是什么?

    这是机会啊!

    可是这个机会就这么一飞而逝。

    宗剑在得到人生第五十个见义勇为的奖章之后,才碰到了这么一次机会。

    可恶,心好疼!

    自己只是想要贯彻正义,守护世间和平而已,可为什么,就因为自己不会魔法,而让这些机会,一个个的从自己的身边溜走。

    不,我不承认,我一定要当上光明骑士,保护好大家,让大家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会因为我而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