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因为诅咒
    第三章因为诅咒

    “喂,那个···被我安排和那个小子比试的家伙,还活着吗?”

    在行进的马车上喝着哇哈哈的女土匪突然想到这件事。

    “报告大姐头还活着。”

    “是吗?这一路上都没有开腔说话,还以为他英勇就义了呢!”

    女土匪随手将手中的哇哈哈矿泉水瓶子给扭成一坨麻花,然后丢到了这穿梭的林间路上。

    “大姐头····。”

    坐在马车后排的壮汉听到女土匪的话了之后,忍不住的呜咽了一句。

    “怎么了?被狗咬了?切,多大的事,我不是常教导你们嘛,被狗咬了,就咬回去吗?连狗都咬不过,那还当什么人啊!我们可是立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怎能被狗给小看?”

    女土匪不屑的说了这么一句。

    “是,大姐头教训的是,改天我找条小狗,然后引诱它咬我,然后我再咬回去。”

    壮汉赶紧回答道。不这样回答的话,是不能让女土匪满意的。

    “这还差不多。”

    女土匪虽然对自己的手下竟然只找条小狗报复这一点,有些不满意,因为再怎么说也因该把目光放在凶狠的双头犬上吧?不过,这个手下有几斤几两她还是知道的,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继而打了个哈欠。这次的抢劫可以让她们挥霍好几天了。也就是说,女土匪可以美美的睡个几天懒觉了。果然,在她心中,土匪这职业很有前途。

    “那个大姐头····。”

    “怎么了?”

    女土匪睡眼朦胧的不满的回望了这个壮汉一眼,对他有什么事就不能一句话说完而深有不满。

    “大姐头,我想说,今天那个小子不简单····。我至今身体都在颤抖,他拿着武器全神贯注,气势大开的样子,好像是古代武将一般,让人心里一颤,如果他不是将那一剑给停下来的话,我多半就被他给一刀两断了····。”

    壮汉说着这话的时候,全身仍然在瑟瑟发抖。

    “哦?”

    看着这个在她的盗贼团里算得上是一个猛将的人,竟然现在都还在瑟瑟发抖,女土匪稍稍的提起了些精神。

    “那又怎样,不会魔法的人,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女土匪继而不屑的转过身去,背靠着车厢的边缘,看着远方逐渐下落的夕阳,那飘动的红光,将天空染得一片霞红。

    欧亚大陆的夜晚是很恐怖的,特别是在人们生活的边缘的地方,也因为此,女土匪们要赶紧回到自己的驻扎地。

    “还好他不会魔法,若是他会魔法的话,大姐头你也不会是他的对手的。”

    在这个盗贼团里最厉害的自然是这个为首的女土匪,她的魔力最高,而且身手矫健,也因为此她才能成为一个首领,但是,谁知自己的一个手下竟然说出这样一句她不如人的话,女土匪听了,心里自然不高兴。身为首领的尊严,让她回了这样的一句话。

    “哼。那种不会魔法的人,在这个世界活不长的!”

    ★

    在欧亚共和国里,一个极其偏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引人注意,而且非常破旧的小房子。这个小房子破旧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

    然而此时,却在这个小房子里传来一个人极其不满的声音。

    “我去,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机会就这样溜走,心里好恨啊!”

    宗剑手里拿着菜刀,正怨恨满满的用胡萝卜出气。胡萝卜是一家人的晚饭。可现在却成了宗剑的出气筒。胡萝卜为此流出委屈的汁液,并且用发不出声音的声音喊道,还能不能温柔的对待老朽了啊!

    但宗剑心里却气愤难平,看样子,今晚上不煮出一锅黑暗料理出来,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了。

    不过,对于宗剑的家人来说,黑暗料理还真的是难以下咽,但宗剑却不以为意,管他们吃还是不吃呢!总之,我~心~情~不~好!!!

    为什么众人都会魔法,可自己就是学不会?

    宗剑咚的一声,用菜刀将菜板上的胡萝卜砍成两半。

    现在是晚上七点半,穿着长裙的宗剑在为家人准备晚饭,诶?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穿着长裙?一个大男生穿着女生的长裙?这真的呆久不?

    再仔细的一看,现在的宗剑竟然有一头银灰色靓丽及腰的长发?这是···什么鬼?白天明明是短发的,好伐?擦擦眼睛,再仔细一看。

    我的天啊!这么大大的眼睛,可爱的脸完全是女生才有的吧?

    这咋滴?难道说宗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还去做了个变性手术吗?这变化是不是太大了?

    这前后差异这么明显,难道真的去做了手术?

    尽管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真实的原因,其实并不是这样。

    这要说说宗剑的情况了。

    “老爸,老妈下来吃饭了。”

    宗剑将一锅胡萝卜炖在炉上后,便对楼上的父母双亲大声喊道。

    “辛苦了。”

    体型硕大,像是去空手道馆练过一身绝学的黑猩猩,般的父亲下了楼。咚咚的撞了一下门槛,然后坐在了饭桌旁的椅子上。

    随后便是在楼上插花的柔美的母亲下楼了。

    “宗剑,你父亲还在考虑,要是家里再周转不灵的话,要不要把你嫁出去,然后全家吃顿肉的事呢!”

    宗剑的老妈温柔的笑着,看到如此天真灿烂的笑容,宗剑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什么?混蛋老爸,为了一顿肉,你就要出卖你的宝贝儿子吗?你是真的这样打算的吗?”

    宗剑双眼赶紧转个一百八十度的弯,用能杀死苍蝇的眼神,怒瞪着自己那如黑猩猩般壮硕的父亲。

    “哈哈哈,怎么会?这是我和你母亲的玩笑话,你可是我们龙剑流的传人,我怎么可能会这么随随便便的对待你?想当年,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额,我也弄不清楚是到底是哪个爷爷了,总而言之,你那不知隔了多少代的爷爷,可是手持传说中的圣剑,龙神剑打败了曾经差点毁掉整个大陆**********啊!”

    宗剑的父亲哈哈的大笑道,然后说出了他们家族的光荣史。

    “所以,多亏了那个耀武扬威干翻魔王功不可没的爷爷,所以,他的后代才受到了魔王的诅咒。”

    宗剑趴在桌上,用手掌撑着自己可爱的脸,无可奈何的说道。

    但她的心里却在怒骂这个傻x的爷爷,就没给自己的后代留下过好东西吗?现在宗剑她们一家,穷得都快吃土了。

    “话不要这么说嘛。没有你的那个爷爷,就没有现在这欧亚大陆的共和国。人类,精灵,矮人族,神族,甚至是部分恶魔族,大家也不可能在这个国家和谐相处。”

    看着老爸一脸崇拜英雄人物的表情,崇拜自己那爷爷时,宗剑脑袋嗡嗡的一响。

    “看看你的样子吧?你之所以被人称为黑猩猩,不是没有原因的!”

    宗剑恨铁不成钢的伸出手,指了指自己老爸一只黑化的像是只猛兽的手说道。

    都已经被魔王的诅咒深受其害成这个样子了,还这么感谢自己的那个爷爷啊?我的天啊!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宗剑认为,纵是打死自己,恐怕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哦,你是说这个手臂啊!”

    宗剑的父亲甩了甩自己黑毛纵长,甚至比普通人要粗个好几倍的仿佛兽人的手臂,笑了笑,接着说道。

    “这个手臂是难看了点,但是力量也很大,即使不会魔法,也能用这个对付魔兽。”

    听到这句话,宗剑也回想起了一个事实,他老爸也不会魔法,在这个家里,只有她的母亲,可以施展小型的火焰魔法来进行烹饪。那···这说明了什么问题?看来只能说明,不会魔法难道是遗传的吗?

    哇啊啊啊啊!

    头大了!

    要用怎样的力量才能抗衡这巨大的遗传问题啊!

    宗剑的双手不停的扰乱自己那靓丽好看的银灰色头发。

    会魔法的家庭现在早已奔向小康了,可自己这一家不会魔法的还一直原地踏步,无论自己一家怎么看着三婶四婆今天吃红烧肉,明天吃糖醋鱼,怎么咽口水,却只能啃胡萝卜。

    我的天啊!以后看来胡萝卜也啃不起了,只能吃土了。

    想一想未来的悲惨的日子,真是天亡我等啊!

    不过,先把这个问题放一边。宗剑斜眼瞥了眼自己老爸那黑化的手臂,说实在的,这个手臂是难看了点,就算平日里出门,为了不吓着别人,老爸都要着实用白色的绷带包扎这个手臂,成一个二级伤残人士的模样,就算朋友们看到了自己的老爸,这么惨绝人寰的样子,纷纷对自己露出同情的目光,就算老爸什么时候出门,都能得到社会人士的体谅,哪怕假装一只受了伤被包扎的黑猩猩,只要在动物园门口一坐,都有好心人士捐款的可恶的模样,是多么的令人嫉妒的牙齿咬咬,但他那手臂的力量却是真的啊!纵是一拳干翻一头水牛也不成问题啊!

    再看自己呢!

    自己受到的诅咒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从早上七点开始是男性,晚上一到七点就会准时变成女性的诅咒,有毛用?能帮助自己学会魔法吗?能帮助自己维护世界和平吗?能打击坏人吗?

    额·····。

    这要文不文,要武不武的样子,实在是让自己痛心啊!

    “老爸,我们商量一件事好吗?”

    宗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便用商量的语气对自己的老爸说道。

    “什么事?”

    宗剑的老爸好奇的打量自己这个····女儿,然后问道。

    “我们互换诅咒好吗?我要是有你这只麒麟臂,恐怕早就能当上光明骑士了,这样不但能了了我维护世界和平的心愿,还能用工资补贴家用?你看,岂不是一举两得?”

    听到宗剑说的话了之后,宗剑的爸爸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傻····孩子,这种诅咒能换吗?从出生就已经决定了的事,岂是说换就能换的?”

    不知道该称傻儿子还是傻女儿的父亲,于是用了傻孩子这句特含包容力的词语,来回答宗剑。

    “好痛心啊!今天本来被光明骑士的队长给看中了的,却因为自己不会魔法,人家就没要我,我感到好无力啊!”

    听到宗剑这句抱怨的话了之后,宗剑的母亲说话了。

    “傻孩子。这没有什么的。生活总是会给人打击,这是常有的事。你要感到欣慰,因为你还有目标,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努力,这比已经丧失了梦想的人,要幸福一万倍,没有了梦想和目标的话,每天都只能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这其中的痛苦,可比现在的你所受到的还要痛。只要不断的努力,用你的长处掩盖你的短处,你一定能被骑士队给发现的。”

    “嗯嗯。”

    宗剑点点头,一直以来来有着母亲的支持,宗剑才能走到现在。

    “还有,因为我想要一个女儿,而你父亲想要一个儿子,所以,当初生下你,发觉你是个男孩子的时候,我还有点失落,但是因为你的这个诅咒,可以变成女孩子,得知这个事实的我很欣慰,这样既能让你父亲满意,也能让我满意,是吧,孩子他爹?”

    宗剑的母亲用天真无邪的笑容望了望宗剑的父亲。

    而宗剑的父亲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也不否定的点了点头。

    得知这个事实的宗剑傻在了一旁。

    随后,她的心里卷起了万丈波涛。

    我去啊!

    感情我这个诅咒是这样来的啊!!!

    你们问过我的感受吗?

    沦为父母玩具的宗剑,崩溃的用手对自己的头发糊搓海扯了一番。

    “淑女不可以表现的这样哦!”

    听到母亲这句话的宗剑,表现的更加崩溃了。宗剑这时心里想到,自己不会魔法,难道是因为这个诅咒的原因吗?这样的话,自己要想办法解除诅咒才行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宗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因为你是国家认可的勇士的子孙,所以得到了保送到圣埃里学校的一个保送生的名额,这样,就算你不会魔法,只要能顺利从这个学校毕业,那么就会被推荐到光明骑士队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