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做好准备
    (据说,这一章一上传,会有好多好多推荐票~)

    第七章做好准备

    “商量住校?”

    这个白胡子老头一听到宗剑上门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内心便是毫无疑问的明白了宗剑的意图,这是求人办事,但又看到宗剑两手空空,心里面难免有点咯咯碰碰,这找人办事,一不送礼,二不给点小钱意思意思,谁给你办啊?

    那为什么校长一听住校的事,就会认为宗剑多半是来找他办事的呢?因为,这所学校是共和国唯一的一所超大规模的贵族学校。

    这贵族嘛,娇生惯养,平日里喝最好的牛奶,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棒棒糖,难免就会有什么蛀牙之类的吧?哦,不好意思,说远了,这蛀牙跟这事没关系。

    这娇生惯养的贵族,大多都是在家里横行霸道惯了的,谁习惯被人强行要求啊?平常在家里,佣人们一看到这些大少爷,大小姐,走起路来,那拽的,跟大螃蟹过马路一样,横冲直撞,看到他们过来了,佣人们哪有不让开的道理?

    同理,这些贵族的大少爷,大小姐,平日里在自己家里,谁没有自己的个人房间?自己的私人领域?

    对他们来说,这个人房间一定要有。要不然,自己哪有那么多的空间摆放自己的**物品?

    对年龄小一点的贵族男孩来说,自己的房间里一定要有,粉红色的卧室,穿着漂亮的洋娃娃,还有各种各样的兔子玩偶····,诶,好像弄错对象了,这满满的少女心是咋回事?不过没关系,赶紧扳回来,这些贵族少年自己的房间里一定要有凹凸曼打小怪兽的玩具,各种变形金刚,还有psp这种掌上游戏机才行嘛,这要是一住校了,自己的这些东西,难道都要带着去吗?这一旦带着去了,被室友们一看到,那岂不是要遭殃?给他们玩也不是,不给他们玩也不是,给他们玩怕弄坏了,不给他们玩,又担心被他们集体白眼,以后被特殊对待,唉,惆怅!

    对年龄大一点的贵族男孩来说,在自己富丽堂皇的卧室里,肯定要有各种美少女的海报呀,不管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的,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墙壁铺满再说,诶,这天花板好像也可以铺呀,那还愣着干什么,快找佣人给我铺上,这地板····,哎哟,这地板这颜色太单调了,一定要再添点肉色再行,你们别给我愣着,快给我铺上这哆啦a梦的彩图,铺好后,嗯,果然,这肉色看起来不错了。床上的空间也不能给我浪费了,去,给我买各种美少女的抱枕回来,一天不抱个两三个,怎能显示我很博爱?床底下这么私密的空间,肯定要藏一些黑历史啊!特别是本少爷小时候,被强迫拍出来的各种羞答答的照片,这种黑历史,肯定要把他它藏起来。

    可突然被告知要住校。

    诶?住校,跟本少爷谈住校?

    哼!本少爷这么有钱的需要住校吗?这一住校,我家那十八米长的豪华车岂不是派不了用场?什么用场?当然是接本少爷上下学啊!不接本少爷上下学,本少爷怎么去炫耀我家那十八米长的豪华车?还有,我那么多个抱枕,难道要抱到学校去?要是一被室友看到了,那岂不是要“轮抱”,这是本少爷的财产,岂能被其他人给羞辱?哼,住校,没门!

    对于贵族的大小姐来说,肯定会有各种好看的洋服和洋娃娃,这要是因为住校,给全搬到宿舍里了,让人看见了,岂不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所以,有钱的人不需要去合住,某位傲娇的大小姐匿名说道。

    于是,这些贵族的大小姐,大少爷们,纷纷找管家去找校长,商量这住校的问题。

    校长嘿嘿笑。

    就说了两个字,就把人打发走了。

    “没门!”

    靠,你们一个二个的全部不想住校,那学校的宿舍修来干个屁用?你们不住校,我们怎么找借口收取你们高昂的住校费,和各种学杂费?切,一群小屁孩,真以为随随便便的给点小费用,就能把我给打发了吗?

    哼。

    白胡子老头边往口袋里塞金币,边正义鼎然的说道。

    那么,这次,这个宗剑找自己多半也是不想住校吧?

    于是,他对宗剑问道。

    “宗剑,你也不想住校吗?”

    听到校长的问话后,宗剑答道。

    “如果可以不住校的话,那自然最好,但学校总不可能为我一个人大开方便之门吧?所以,我想要一个人住。”

    这是宗剑苦苦想了一晚上,所想到的方法。

    这么大个学校,总不可能为了自己一个人,而破例让自己不住校吧?所以,宗剑想出了这个方法,想和校长商量一下。

    毕竟,因为自己的这个诅咒,所以一定要避免被其他人给发现。

    要不然,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哦,你想一个人住,理由呢?”

    白胡子老头将双手手指交叉放在桌上,饶有趣味的看着宗剑。

    “这个·····。”

    宗剑把脸别向一边,不好意思的看着其他地方。

    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要是,对这个校长说,因为自己有诅咒,搞不好会传染,那说不定能行。

    这传染病嘛,人人都怕,具体怎么个传染法,想必很少人会鼓起勇气问。

    但是,要是这个校长问,是怎样的诅咒,这·····。

    这具体情况,我······。

    反正我是没有勇气将自己的这个····诅咒给说出去。

    所以,宗剑现在有点支支吾吾。

    “呵,不说吗?你是国家公认的勇士的子孙,享有国家的的特殊照顾,如果你真想一个人住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给你破一次例,但是,你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了吗?”

    白胡子老头,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在夕阳下,背对着他们那英姿飒爽的身影,就连身为男性的他,都有些心生向往。而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勇士,也是曾带领他们打败了魔王的人。如今,过了一年又一年,这位勇士虽然早已变成了夜空中的一颗星,但他依然在照耀着这个大陆。

    如今,他的子孙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又怎能不给于帮助?

    他不想和别人同住,那一定是诅咒的原因吧?

    看来,他不想说是什么诅咒。不过,自己可以给他破一次例,但情况,想必会难以服众,所以,他要以勇士的身份,迎接学院里的各种挑战了。

    你能不能跨过这些难关,像你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那样发光发热呢?那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不好,这段话暴露我的年龄了。

    白胡子校长干咳一声,喝了一口水,虽然宗剑不知道白胡子老头在想些什么,但他现在双眼早已充满了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