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挑战
    第八章挑战

    事情似乎已经办妥了。

    宗剑现在傻呵傻呵的笑。这走在路上,就好像集万丈光芒于一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阳光灿烂,这似乎比中了百万彩票,还要让人觉得心动。

    按宗剑的话来说,我是有梦想的人,这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走在梦想的康庄大道上。能一步一步的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多么的心潮澎湃?

    但宗剑可能并不知道,他此时的幸福,在别人的眼里那就是有毛病。那个笑容已经够吸引人注意了,简直跟熊出没里的熊二一样了,这笑起来,有够二的。要是现在再配点背景音乐,或者宗剑再发表一下梦想感言什么的,那效果……嗯,非但不会让情况好起来,反而还会起着引人厌恶的反效果,具体是什么效果,请看下面分析。

    如果宗剑真这样做了,那就真的是让人心惊肉跳了。试想,宗剑傻呵傻呵的走在大街上,然后面对人来人往的人群,接着对着天空大喊梦想感言。

    “我是有梦想的人,我的梦想是守护世界和平,维护宇宙正义!集其爱的力量,向着敌人,向着坏人,向着新世界,发出万丈光芒!”

    要是将这句话喊出来了,这普通人一听,肯定是睁着自己一双大大的眼睛,然后用不可思议的视线,上下打量一下宗剑,然后不慌不忙的拿出电话,“喂,妖妖灵吗?嗯,没错,这里有一个不太正常的人,嗯,哪里不正常?哪里好像都不正常。要说出重点?嗯,经过我们仔仔细细的勘察,我们怀疑他精神上有问题,嗯,对,神经上有点毛病,顺便想问你们一句,这附近的精神病院,是不是有病人跑出来了?如果是的话,我们就做个好事,把他给送回去,嗯,没错,就在我们的面前。”

    嗯,这是一种情况。

    要是碰到的是喜欢看美剧的人,一定会握着宗剑的双手,然后鼓励着对他说道。

    “小伙子,你很不错,我很看好你,听我说,复仇者联盟就缺你这种人才,你快点去吧,世界需要你,人民需要你,你现在去,说不定还能赶上海选。”

    不过,以上情况,还并没有发生过。

    宗剑还是明白,即使再怎么心怀正义,要是不用自己行动来证明的话,别人只会说他空说大话,说他是假把式,不切实际。

    也因为此,宗剑想要当上共和国的光明骑士,这和火影忍者里面的漩涡鸣人,想要当上火影是一样的。

    不过,若拿宗剑跟漩涡鸣人做比较,这…明显比不上吧?

    人家漩涡鸣人再怎么说,体内还封印着一只狐狸,这一到冬天,还有狐狸毛可以取暖…,这宗剑就…,诶…,好像有点不对头,多半我看的是盗版的火影忍者,据说正版的火影忍者里,这封印的狐狸,至少还成为了鸣人的力量。

    可宗剑的这个诅咒…,那完全没有可比性,又不能像九尾狐那样,在关键的时刻,提供力量给宗剑,说不定在关键的时刻,还会害得宗剑掉链子,额,不是裤链子,大家没想偏吧?这一会儿变男,一会儿变女,这是要哪样?**术吗?诶,这好像能行。

    不过,就算我们知道,可人家宗剑不知道啊,再说他生活的世界,跟火影里的世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人家火影里,再怎么说,也是有电灯了,可宗剑了?仍然是煤油灯。

    所以医院一动手术,就有十几个魔法师,在一旁站着,嘛米嘛米轰的,念着咒语,运起火球术,将手术室给照的通天大亮。

    这给男人做手术还好一点,魔法师们,没啥好看的,自顾自的耍着火球,倒还安守本份。

    但是,这一给女人做手术,这一个二个的魔法师,眼睛睁得贼亮,比手上的火球术还亮,这…,这医生只好拿个罩子把他们的眼睛给罩上,这不罩不知道,一罩,诶,比电灯泡还亮,这下省电了。

    后来啊。只要是给女士动手术,那绝对用的是女魔法师。

    这个大陆的情况就是这样。

    一些基础设施的运行,需要魔能。

    包括工厂的运行啊,等等。

    比如这照明装置,有钱的人就是魔能灯了,没钱的人就是煤油灯了,比如宗剑就是穷得用煤油了。

    再说宗剑,他傻呵傻呵的走在去办开学典礼的的广场上,以为以后的日子会变得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一切顺利,能够当上光明骑士,能够守护世界和平,但是殊不知,别人给了你好处,你也一定会承担些什么,所以,少年,醒醒吧,天上不会掉馅饼,但不管我怎么吼,宗剑却仍然傻呵傻呵的,极其乐观的,走在去开学典礼的广场上。

    “各位同学,欢迎大家来到圣埃里学院,大家一定怀揣着梦想而来,也因此,本学院所要做的是,就是负责将你们培养为这样实现梦想的人才。”

    白胡子老头在上面演讲。

    “另外,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的这位保送生,他是我们的那位,传说中的勇士的子孙,宗剑。”

    校长一说完后,还乐呵乐呵的招手让宗剑上台来,亮个相。

    “有噶罗(好吧),再怎么说我也是心怀正义的勇士,注定要以维护世界和平的行为受人瞩目,我这就上去演讲一番,这个论正义的必要性,想必一定会惹起热烈的掌声。”

    于是,宗剑在万人瞩目的情况下,上了台。

    就在宗剑准备接过魔能话筒,开始自己论正义的长篇大论的时候,这白胡子老头,又把话筒给拿回去了。

    宗剑看着这矮小的白胡子老头这龌蹉的行为,心里面别提有多不爽了。

    但是,白胡子老头接下来说的话,让宗剑觉得更不爽了。

    就好像被一大群吃草的马给压在身上一般。

    “我们学院,决定给宗剑,这位继承勇士职责的学生,安排一个单人间来住宿,所以大家不要有任何不满。”

    众学员一听这话,愣了。

    没有任何反应。

    一见这种情况,校长又再强调了一遍。

    “大家不要有任何不满?”

    可学生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额,校长有点尴尬,于是拿着话筒吼道。

    “大家不要有任何不满!”

    恐怕学生们一听,大眼瞪着小眼,心里面都在想,我们没有什么不满啊!

    不知过了好久,才有一个学生叫板。

    “凭什么他可以住单人间?”

    一听这话,校长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哎呀哎呀,这学生们的反射弧是不是有点长呀?可好在终于有人注意到这问题了。

    “因为他是国家公认的勇士的子孙。”

    校长这么说道。

    “哦,这么说他很厉害咯?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要向他提出挑战,如果他输了,他的单人间,要让给我!”

    白胡子老头一听,露出了孺子可教的表情,要不然的话,他特意给宗剑安排个单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要得就是这种竞争。

    但是宗剑一听,是哭也不得,叫也不得,心里面是有苦说不出。

    我的贵族大少爷呀!我住单间,是因为我有诅咒,这可是性命攸关,关乎个人荣辱的大事啊!你以为是向你们那样,为了玩啊?

    不过,既然有人提出了挑战,身为勇士,那是不能拒绝的。

    “有噶罗(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