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宗剑内心忧郁
    宗剑的身体自从显现出这个诅咒之后,无不是提心吊胆。

    再说现在的这个世界,还不是一个等着看笑话的世界?

    要是宗剑的这个诅咒是和他老爸一样,有一个麒麟臂的话,那还好说,虽然不好看,但是可以唬人呀!

    别人一看到那么粗的一个兽人手臂,心里肯定都是小怕小怕的,而不敢来招惹宗剑,就算对宗剑没啥好感,可也肯定不会来找他茬呀!

    可他的这个诅咒却偏偏是变男变女。

    天呀!变男变女诶,好神奇诶!

    恐怕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十分稀奇的事情,但是对宗剑来说,可不是这样。

    对他来说,他心里时常因为这个诅咒而感到忧郁不已。他挺害怕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他觉得别人一定会把他当成一个怪物。

    这会让他感到接受不了。

    这就好像一句话,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你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对宗剑来说,或许也是这样,毕竟又不是他愿意得这个诅咒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他那个打败魔王,功不可没的爷爷,从而害得他们世世代代都得了诅咒。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实在是太厉害了,宗剑的那个爷爷理当得到赞美,而在宗剑看来,一切赞美都因该是反话。

    在宗剑看来,“那些有事没事就夸自己祖先的人,理当受到惩罚,该脱光衣服,站在冬天的冰冷的河面上,让冷风吹醒他的脑袋,要不然,你得个诅咒试试?”

    于此,宗剑的老爸打了个喷嚏。

    毕竟在现在魔法取代冷兵器的时代,那些传说中的英雄早就已经被人遗忘,恐怕除了宗剑的父亲会时常挂念一下自己的祖先以外,早就没有多少人会去想着这些老掉牙的事了。

    就连宗剑也不愿意。

    他现在所想的事,如何靠自己的力量成为光明骑士,然后,靠自己养活自己,靠自己去维护正义,让担心自己的老爸老妈松一口气。

    然而,不会魔法的他,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然而他却想去珍惜,结果却珍惜不了,如果上天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对那个“甩了”他的女骑士说,会魔法了不起啊?不会魔法就当不上光明骑士啊!你歧视我这个不会魔法的人啊!等着瞧,我一定要当上光明骑士!不会魔法也一定当得上。

    不过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心态一定要好,生气是拿别人的缺点来折磨自己,这是何必呢?不过这一定要活出个人样,证明自己的“忍道”,所谓忍者,那是会忍耐的人,在这世间就算再努力,恐怕也会人看不起自己,但那又如何,今日你对我爱搭不理,明日我叫你高攀不起,人要对自己负责啊!就算你腾达之后不与他计较,那是你的气度,但你必须得努力啊,就好像王尼玛说的,不要一直求尼玛老公抱啊,我不可能一直都在啊,你们必须要自己去反抗啊,要去争取啊!

    所以,宗剑也必须得靠自己,去将自己的生命发挥到极致。

    去找圣剑,那也是一种可能。

    一种改变自己的可能。

    所以宗剑一听丽萨那这么一说,自然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获得力量的这种可能。

    本来宗剑是想一个人去迎难而上的,可没想到丽萨那会跟着来,这来就来了吧,但没想到这想名字好麻烦同学也跟着来了,虽然人家是想来帮忙,心是好的,但是人家宗剑不需要呀!

    这宗剑的诅咒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才是麻烦呢!

    但是,人家来都来了,怎么能捻对方走呢?

    这样做也太不厚道了。

    于是宗剑对人家想名字好麻烦同学说道。

    “那个,这一路上一定会遇到很多事情,所以,不管你遇到什么,都不准说出去,知道吗?”

    想名字好麻烦同学一听宗剑这么一说,心里便想着,宗剑一定是担心此路太危险,而且一定是在为他们着想,所以才会这样说,于是想名字好麻烦同学回答宗剑道。

    “宗剑你放心,这一路我一定会努力不成为你累赘的。”

    哈,宗剑一听这家伙竟然这么一说,心里面便想到,这家伙该不会又误会了什么吧?

    嘛,算了,算了,只要他不说出去就好了。

    多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诅咒,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