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给我跪下!
    “万旋对吧?你真是找死!”

    从杨笑的口中,传出了这句冷冷的话语!

    这句话,不仅仅阻止了伊雅晴的自杀,更是让周围所有武王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神剑峰顶,黑衣少年,迎风而立。

    任谁都可以看出他脸上的怒。

    只是下一刻,周围密林中所有武王都笑了。

    这身上毫无武者气息的小子,之前就觉得他是来搞笑的,现在看来,还真是来搞笑的,竟然敢对武皇万旋这般说话?

    就连虞老和虞小雪,都被气笑了。

    这黑衣小子如此不识好歹,方才害得他们招惹上了熊立平就不说了,现在竟然敢对武皇万旋都如此嚣张,简直是傻子中的战斗鸡!

    不过事实上,大多数武王就算在嘲笑杨笑,他们的心情也绝对不好。

    因为钱叶舟败了。

    而在这一战中,战败就意味着死亡,凌霄宗宗主没了钱叶舟之后,在陵南行省恐怕会一落千丈,影响实在太大了,整个陵南行省的格局,恐怕都会发生变动。

    在场大多数武王的利益,也都会受到牵扯。

    “哟,这小子倒是语出惊人,厉害厉害。”

    树林中,虎背熊腰的壮汉熊立平缓缓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凶狠的笑:“不过你妈妈没告诉过你,出门见到大人需要下跪,不然就会掉脑袋吗?”

    “少见,少见。”

    黑袍佝偻老者,那武皇万旋在半空浮着,望着杨笑,脸上满是残忍之色:“少年。这钱叶舟是你什么人?老夫将他打个半死,你有意见?”

    此刻,万旋大仇已报,所以心情轻松。

    他“桀桀”笑着,倒是想跟杨笑好好玩一玩。

    若这少年是钱叶舟的亲人之类的,他还能当着钱叶舟的面,将这少年活活剐了,岂不美哉?

    “少年,你……快走!”

    躺在坑里的武皇钱叶舟,现在却无比狼狈,吐着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竟还想让杨笑离开。

    “你少废话。”

    杨笑正生气呢,这弱鸡竟然还让他走,这不是开玩笑吗?

    不把罪魁祸首大卸八块,杨笑怎么可能离开!

    听了杨笑这四个字,钱叶舟顿时瞪大了眼睛,简直难以相信,这黑衣少年是脑子有病吧?

    “听好了。”

    杨笑盯着万旋,冷声说道:“此地,乃是我虚空剑宗之山门!你毁我山门,便要付出代价!”

    “啥?”

    万旋有点懵,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活了百年,还没见过有这样的傻子,以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虚空剑宗?

    山门?

    付出代价?

    “哈,哈哈哈哈!”

    万旋再也忍不住,仰天狂笑了起来:“小子,你做梦做多了吧!既然你不是这钱叶舟的亲人,那就是真的傻子了,本武皇没必要与你浪费时间……老熊,这小子交给你了。”

    “是,万老大!”

    熊立平早就等不及了,现在正是他出场耀武扬威的时刻,忙不迭朝着神剑峰顶赶来。

    他乃是武王巅峰之境,这点距离,对他来说只是几个跨步罢了。

    熊立平的眼中,就只有杨笑身后的苏怜。

    看着这美丽温柔的娇俏少女,熊立平就忍不住有种发泄的冲动,三两步便踏上了神剑峰顶!

    “住手!”

    正当此时,另一边传来一声厉喝,竟然是凌霄宗的三名长老,在廖无为的带领下登上了神剑峰顶。

    现在钱叶舟身受重伤,哪怕是熊立平都能将他置于死地。

    他们这三名随行长老,自然不可能让熊立平靠近钱叶舟!

    四名武王,瞬间登上了神剑峰顶!

    “爷爷,咱们要不快溜?”

    虞小雪见此情况,连忙拉着虞老悄声说道,心情很是紧张。

    “嗯,快走!”

    虞老重重点头,趁现在那黑衣少年吸引了万旋和熊立平的注意力,乃是他们唯一可能溜走的机会,这机会稍纵即逝。

    然而还没等他们转过身去,神剑峰顶上的情况陡然转变,让爷孙俩停下了步子。

    却见那神剑峰上,熊立平和廖无为等武王踏了上去。

    “给老子让开,老子只对付这个傻子!”

    熊立平对廖无为等人厉喝一声,伸手就朝着杨笑抓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廖无为等人刚想拦截,就听到一声狂傲冷笑:“还想动手?给我跪下!”

    给我跪下!

    当这四个字传出来的时候,神剑峰顶的四名武王几乎同一时间感受到有一阵恐怖力量来袭,重重压在了他们的身上。

    他们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被压得跪在了地上,正面向了中央那黑衣少年。

    凉风习习。

    山上山下,一片寂静。

    神剑峰顶!武王下跪!唯黑衣少年傲然而立!

    山下,所有武王一阵头晕目眩。

    天空中,武皇万旋愣在当场。

    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看到了幻觉,这一切都是假的,纵然是武皇万旋,都是如此。

    一名毫无武者气息的黑衣少年,竟然让四位武王强者,几乎同时给他跪下了?

    这绝不可能!

    这个景象,简直颠覆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知。

    “怎么可能?”

    虞老和虞小雪爷孙俩呆若木鸡,连逃跑都已经忘记了,满脑子都是“不可能”“不可能”这三个字在回响。

    这不是一个连武者气息都没有的傻子吗?

    怎么会连武王强者都在他面前下跪!

    难道这小子隐藏了气息?

    但他看起来如此年轻,整个大夏都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武王啊!

    更何况,熊立平和廖无为还是武王巅峰,能让他们轻易下跪,至少得有武皇的实力,这黑衣少年怎么可能……

    林中!

    本来想继续自杀的伊雅晴,已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她的双腿都有些颤抖,一双美眸死死盯着神剑峰顶,她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一个看起来像傻子的黑衣少年,竟然能让熊立平这等巅峰武王都屈尊下跪?

    想当初她与熊立平激战的时候,用尽所有手段,都伤不到他一丝一毫。

    那黑衣少年只是一声厉喝,便让熊立平跪倒在面前,这是何等境界?

    震惊,亦难以形容她此刻心情的万分之一。

    而最感到不可思议的,乃是神剑峰顶上,那四名跪着的武王!

    伴随着眼前少年的一声“跪下”,那股强横可怖的力量,究竟是从何处而来?

    这力量,竟然让他们四名武王都纷纷下跪,甚至跪下之后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勉强看得见黑衣少年的那双破旧布鞋!

    熊立平、廖无为,以及另外两名凌霄宗长老,身体都忍不住开始颤抖。

    哪怕是钱叶舟宗主,或者是熊立平的万老大,都没有给过他们如此可怕的感觉。

    冷汗,从他们脸颊不停流下。

    “我再说一次。”

    杨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比方才更加冷漠:“此地,乃我虚空剑宗之山门!毁我山门,便要付出代价!”

    这次说话的时候,杨笑抬起头来,望向天空中的武皇万旋!

    这黑袍佝偻老者,都被四位武王的突然下跪吓了一跳。

    不过再次听到杨笑这声音,他还是反应了过来。

    “哈哈哈!”

    武皇万旋,简直想笑。

    他本来还觉得今日报仇太简单了,有些无趣,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样一名少年。

    “虚空剑宗?老夫从未听说过这个宗派。”

    佝偻老者万旋不屑的摇了摇头:“欺负武王算什么本事,少年,你真以为你有在武皇面前嚣张的资格?”

    如果不是杨笑穿着太破旧的话,他可能会觉得他身世显赫,或许来自一些顶级世家也未可知。

    可现在,万旋根本不会觉得杨笑会有特殊身份。

    让武王下跪,万旋他自己也能做到。

    要知道,哪怕是最弱的初级武皇,也至少比武王巅峰强大十倍,让熊立平他们下跪,随便来个武皇都是挥一挥手的事。

    何况,现在万旋刚刚服用了九幽焚气丹,体内力量正是需要发泄的时候。

    如果只对付一个钱叶舟,未免有些浪费,他可是需要花费五年时间休养,才能将这次损耗的气血给补充回来。

    “万旋竟然如此自信!也对,他毕竟服下了九幽焚气丹,全身力量翻了一倍!”

    不少武王看着万旋不慌不忙的样子,就感觉情况要糟。

    让武王下跪的少年,虽然令人震惊,但此处毕竟还有一个武皇在镇场面。

    伊雅晴、虞老和虞小雪三个,原本还对杨笑抱有一丝期待。

    但当万旋如此自信的说话,他们一颗心又沉了下去。

    然而。

    “有没有资格,岂是你说了算?”

    杨笑负手而立,迎风踏前:“恰逢今日,虚空剑宗成立,我为宗主。万剑山脉,便为山门!”

    “万旋是吧?以一位武皇来祭剑,我虚空剑宗之成立仪式也算盛大了!”

    话音落下,杨笑昂首,一把古朴的宽厚长剑出现在他手中。

    一旁的少女苏怜早就一脸崇拜,见到这长剑的时候眼前一亮。

    她还记得,杨笑在秋云驿施展出剑诀“万木生灭”之时,手中就是持着这把剑。

    “剑名守墓!守墓剑,诛武皇,镇山门!”

    伴随着杨笑这几个字出口,天穹之上,瞬间便有闪电耀目,雷声轰鸣,云层轰隆翻滚。

    整个万剑山脉……变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