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云家母女
    余淑君是云铁山的第二任夫人,也是云舞儿的生母。

    随着她的讥笑和嘲讽传来,杨笑和苏怜都转过头去,看到了一名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美妇,长发卷成发髻,插着华贵紫金钗,面带粉扑,容光焕发,整一个贵妇人的模样。

    先前那身穿白色劲装的清纯少女云舞儿,此时便一脸怒色的跟在贵妇人身后,她半边脸蛋儿还有点泛红,显然是刚刚被杨笑给打的。

    “我怎么就不能来?”

    贵妇人余淑君望向云铁山,眸子里出现一抹冷色:“我要是再不来,我女儿岂不是要被人打死?你倒好!别人打了自家女儿,还对别人如此恭敬,还请别人到咱们家里来,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余淑君本身修为不差,倒也有中级武王的境界。

    不过这对杨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同样是中级武王的伊雅晴,在万剑山脉都对他敬若神明,甚至请求要追随他,他都没有同意。

    “闭嘴!你懂些什么?”

    云铁山见她竟然如此说话,顿时气得发抖:“你看看你,整日就知道惯着这丫头,把她给宠成什么样了?和向帅宇他们在城外主动挑衅,不仅想强抢人家姑娘,更想动手杀人?这跟恶霸土匪有什么区别!”

    刚刚他就已经把事情搞清楚了。

    至于向帅宇所说的那个版本,云铁山当然不会信,人家杨笑堂堂三皇子,闲的没事在城门口拦路,不让人进城?

    只是杨笑三皇子的身份,他却不能透露,哪怕是自己的夫人女儿也不行。

    “云铁山,你还有理了?”

    那贵妇余淑君顿时撒泼起来:“向公子乃是苍澜城向家的公子,年仅二十二岁便已是武灵境界,何等天赋?咱家舞儿跟向公子他们一起玩儿,你很不满意吗?总比你堂堂云家家主,竟对一个小乞丐如此恭敬,传出去真让人笑掉大牙!”

    她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杨笑和苏怜。

    对于杨笑,她是越看越瞧不起,眼神中轻蔑也越来越重,这乞丐小子一看就不可能有什么身份背景,云铁山是吃饱了撑的对他如此恭敬?

    “住嘴。”

    云铁山彻底沉下脸来:“杨公子身份尊贵,你们莫要胡闹。从今开始,杨公子每日都会指点舞儿修炼,不踏入武灵的境界,不允许出城乱跑!”

    “武灵?”

    云舞儿顿时瞪大了眼睛:“爹,我才十八岁啊!想要踏足武灵,怎么也得二十二三岁吧?你让我这四五年时间都不许出城?”

    “十八岁怎么了?你姐姐十八岁的时候都中级武灵了,你看看你呢?”

    云铁山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别老拿那贱人的女儿跟我女儿相比!”

    余淑君听到这话,顿时更不开心了。

    “闭嘴!”

    云铁山满脸愤怒,“贱人”二字似乎触痛了他的神经。

    见他如此愤怒,那余淑君和云舞儿都有些噤若寒蝉,一时间不敢说话。

    云铁山松了口气,想到杨笑还在一旁,便一脸严肃的安排了下去:“从今天开始,舞儿你每天必须有一个时辰跟着杨公子修炼,不得违抗。来人,给杨公子和苏怜姑娘安排最上等的客房!”

    “多谢云将军。”

    杨笑拜谢。

    他看了一眼余淑君和云舞儿,并未说什么,转身带着苏怜,就跟上了前来领路的一名侍女,离开了此地。

    这些家事,就交给云铁山自己处理吧!

    当他俩离开之后,余淑君更加不忿了,恨恨说道:“云铁山,凭什么给那小乞丐安排最上等的客房?他还打了咱们女儿,你竟然无动于衷?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值得你这样对他!”

    “他的身份,你们不需要知道。”

    云铁山正色道:“你们只需要知道,他曾经的身份,我们都惹不起!现在只是一时落难,前来投奔咱们,终有一日,他化龙而飞,是能让我们抬头仰望的存在!”

    他说的在他看来乃是实话,没有丝毫虚假的成分。

    而这话,也就让余淑君和云舞儿两女对杨笑的身份产生了误解,觉得他就是跟云铁山说的那样,落难前来投奔云家的。

    “一时落难?看他这落魄的样子,还一点武者气息都没有,还期待他日崛起,简直是在做梦。”

    余淑君毫不客气的说道:“就算他曾经身份再怎么尊贵,现在都只是个小乞丐。你让一个小乞丐来指点咱们舞儿的武道修炼,这合适吗?”

    “就是,万一他又打我怎么办?我可不要跟他修炼!”

    云舞儿咬牙切齿。

    “他能打得动你,说明他武道修为比你强。他看起来才多大年纪?”

    云铁山气得简直不想说话:“都快回去吧,这种时候就别来烦我了。”

    他还是在为凌霄宗的事情担心。

    “我早说了。”

    余淑君见他这模样,顿时不悦道:“当时让你出一万金币不肯,现在知道麻烦了吧?只能在晚上欢迎宴的时候,好好补偿一下那位牧擎苍长老了,否则咱们云家在这苍澜城,怕是待不下去了。”

    “杨公子说,这一万金币不需要去交,我亦有此意。”

    云铁山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我们云家岂会倒在一个凌霄宗长老手里?”

    “杨公子杨公子,你就知道这杨公子。我倒要看看,你养着他对云家能有什么好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养这杨公子还不如养头猪来得划算!”

    余淑君见状,气得转身就走了。

    对云铁山这顽固的性格,她也没有办法,但杨笑打了她女儿,她肯定是要等机会找回场子的!

    “哼!”

    云舞儿也被气走了。

    她倒是不清楚凌霄宗这事儿,但只要云铁山提起那“杨公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她从小到大还没被掌过嘴巴,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小乞丐打了,自己父亲还以贵宾之礼待之!

    不仅如此,还让自己跟随这小乞丐修炼?

    她简直难以想象,甚至觉得自己父亲已经疯了。

    ……

    杨笑对这些事情一概不理。

    云府面积不小,那位侍女名叫“诗诗”,带着杨笑和苏怜左拐右转的,好一会儿才进了客房别院,来到一间最上等的客房跟前。

    “杨公子,这便是云府最上等的客房,云天阁了。”

    侍女诗诗长相很精致,特别是一双眼睛很亮,令人一眼就能记住的那类型。

    她自然也修炼武道,看起来二十来岁的样子,竟也有中级武师的境界,跟云舞儿比起来也只差了一点。

    “多谢。”

    杨笑随意回答,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云天阁来。

    “对了杨公子。”

    诗诗稍微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要提醒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您好像得罪了余夫人,千万要小心她暗中报复啊,没事的话,最好不要离开这云天阁才好。”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在这苍澜城,还没什么人能奈何得了我。”

    杨笑轻轻摇头,就带着苏怜朝着云天阁走去。

    看着他如此自信的样子,诗诗忍不住略有些生气,她好心好意提醒这杨公子,没想到这杨公子竟然还不领情?

    “希望你不会被余夫人整得太惨吧……”

    诗诗摇了摇头,转身就离开了。

    而刚刚进入云天阁的苏怜,一下子就有些愣了。

    因为她发现这“云天阁”虽然装饰豪华,浴房、食厅之类的应有尽有,但关键在于——整个云天阁只有一间卧室……

    少女浮想联翩,瞬间俏红了脸,像牡丹花儿绽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