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打到他屁股开花!
    牧擎苍下跪了。

    他不仅下跪了,还全身流出冷汗,在万剑山脉武皇万旋被斩杀的那一幕,仍然深深印在他脑海里,毕竟那事情才过去不久。

    结果,这位“杨宗主”怎么就跑到苍澜城来了?

    本来,他还想要顺口喊出“杨宗主”的,不过想到那天在万剑山脉,杨笑最后警告的那一句话,他立刻就改口为“杨公子”了。

    那时那番话,明显是对方并不想虚空剑宗的事情传出去。

    要是他牧擎苍现在喊出了“杨宗主”,岂不是很糟糕?

    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糟了,似乎他的儿子,竟然得罪了这位连武皇都能诛杀的“杨公子”,在他看来,想要留下性命恐怕都很困难……

    连凌霄宗宗主钱叶舟来了,都拦不住这位杨宗主。

    就凭他一个小小的凌霄宗长老,怎么可能?

    白发白衣的老者牧擎苍,就这样朝着杨笑跪下,全场瞬间变得一片寂静,一个个带着疑惑望向了杨笑。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难道,他真的大有来头,连凌霄宗长老都不可以不放在眼里?

    余淑君和云舞儿母女俩瞬间就傻眼了。

    她们本来还在祈求着牧长老原谅,不要因为这事儿来怪罪云家,结果转眼间,这位牧长老竟然朝着她们瞧不起的杨笑下跪了!

    这母女俩的脑子里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她们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毫无武者气息,只能“投奔”云家的臭小子,如何能让牧长老都吓得下跪求饶?

    云铁山和云家四名武王,这时候也是一脸震惊。

    特别是云铁山,原本他还想要庇护杨笑的,结果没想到,杨笑似乎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庇护,这牧长老一见到杨笑,就吓得跟什么似的,难道是认出了杨笑三皇子的身份?

    可是如今,杨玄登基,杨笑这曾经的三皇子根本算不了什么,甚至消息传到杨玄那头,杨玄肯定还会有重重有赏才对……

    云铁山完全想不通。

    “厉害了!”

    至于云家四名武王,包括那名大胡子武王,现在则是目瞪口呆。

    原本他们还觉得杨笑是有毛病,但现在看来,有毛病,有眼不识泰山的是他们才对。

    连凌霄宗牧擎苍长老都要对杨笑下跪,来祈求原谅,可见这位杨公子的身份何等尊贵?结果他们云家竟然还瞧不起人家,觉得这小子是来混吃混喝的,真是太丢人了。

    不过他们肯定不知道,这牧擎苍对杨笑如此惧怕,并非因为杨笑身份尊贵,而是在于他的实力!

    可牧擎苍不说,谁会知道?

    关于杨笑的事情,他可是连自己儿子都不敢告诉,生怕传出去之后,杨笑会来灭了他的口。

    场中表情最有趣的还是要属苍澜城另外三大家族的小辈和武王了,甚至包括了他们的家主。

    向帅宇、韩泽辉、纳兰欣欣,眼看着牧擎苍竟然朝着杨笑下跪求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着眼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小子,不就是个小乞丐吗?

    白天在城门口见到的时候,还衣衫破旧,一副乞丐模样,谁都不会想到连凌霄宗长老在他面前都要下跪啊!

    “这……牧长老。”

    还是向家家主最先反应过来,这是一名中年男子,拥有武王巅峰的修为,跟牧擎苍相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只是他需要仰仗牧擎苍,才能争取和凌霄宗的合作,让向家更发展壮大而已。

    他眼看着牧擎苍下跪,内心极其的不解!

    “牧长老,您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小子,身上毫无武者气息,您何须……”

    何须下跪?

    向家家主是想这么问的,但话还没说完整,牧擎苍便冷笑了一声:“向家主,别怪本长老没有提醒你。在杨公子面前,便是我们凌霄宗的宗主,都是要参拜行礼的。你们这般没有礼貌,出了事可与我无关!”

    这话说出来,才是一枚真正的重磅炸弹,让整个宴厅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便是凌霄宗的宗主,都要对这少年参拜行礼?

    这少年竟有如此身份!

    一时间,那向家家主脸色变得惨白,他都有些后悔自己如此唐突,竟然站出来瞎说。

    牧擎苍都下跪了,明显是说明了一些问题,他竟然怀疑牧擎苍的眼光?

    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杨公子,是我等唐突了,莫怪,莫怪啊。”

    向家家主连忙抱拳行礼,道歉。

    他寻思着向家应该没招惹这小子吧?应该不至于像牧擎苍那样下跪才是……

    结果杨笑只是瞥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根本就懒得理会这所谓的向家家主。

    在杨笑眼里,连这向家家主都是挥手可灭的蝼蚁。

    “牧擎苍,这是你儿子?”

    杨笑看了一眼地上的公子牧,嘴角微翘着说:“他竟然想打苏怜的主意,还扬言要把我往死里打,你自己说该怎么处置?”

    牧擎苍当然知道,苏怜就是杨笑身后的绿裙少女。

    在万剑山脉的时候,杨笑就带着这位苏怜,绝对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了。

    想不到,自己儿子竟然敢打苏怜的主意?

    “牧一凡,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牧擎苍简直气得老脸都要变形了:“你可知道,上一个想对苏怜姑娘下手的人现在如何了?那乃是一位高级武王,现在已经连尸体都找不到了!你平日不学无术也就罢了,还到处嚣张惹是生非,真以为凌霄宗就天下无敌了?来人,给我把这小子仗罚一百大板,打到他屁股开花!”

    他这看起来是在惩罚牧一凡,实际上是在保护自己儿子。

    他还真怕,自己要是不好好处理的话,那杨宗主一挥手就把他儿子给灭了,那才是真的悲催。

    这番话一出口,那公子牧直接吓得呆了,脸上全无血色……

    对牧擎苍的安排,杨笑不置可否。

    反正他只是随口一说,要怎么处置,对方说了算,反正让他满意了就行。

    接下来,便是原本要保护牧一凡的两个武王保镖,对视了一眼之后就把牧一凡拖到了宴厅之外,没一会儿就传来了牧一凡杀猪般的惨叫声。

    这当真是牧一凡从出生到现在最惨的一次。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被自己的保镖打得屁股开花……

    宴厅之内,所有人听着牧一凡的惨叫声,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牧擎苍也太狠了吧?竟然对自己儿子下如此狠手。

    可他们不知道,牧擎苍可是亲眼见证杨笑灭杀一位武皇的,那种从心底泛起的恐惧,场中没有任何人能够理解。

    直到此时,宴厅内所有人才都明白,怪不得杨笑之前一直如此平静,原来他并非脑子有问题,而是胸有成竹,艺高人胆大啊!

    别说是在苍澜城嚣张了,就算是去到陵南行省任何一座城池,又有谁动得了他?

    向帅宇、韩泽辉和纳兰欣欣几个年轻人,都纷纷低下了头去,根本不敢再看杨笑一眼。

    他们回想起方才对杨笑、对苏怜,还有对云家的放肆言语,内心都害怕起来,甚至身子都有些颤抖,生怕杨笑追究起来,让他们下场比公子牧更加凄惨。

    不过他们实在是高估了自己。

    在杨笑眼里,这几个家伙跟尘土比起来都差不了多少,根本连让杨笑看上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余淑君和云舞儿,现在脸上都带着震惊,重新望向杨笑的眼神里,所有轻蔑和嫌弃都转化为了讨好和恭敬。

    对她们来说,毕竟有个云铁山在中间说话,她们也不怕杨笑会对她们不利。

    反而,云家今天的危机应该是迎刃而解了吧?

    果不其然,在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那牧擎苍长老当即正色说道:“既然杨公子是云将军的朋友,那这次凌霄宗便和云家合作吧!相信就算是本宗宗主来了,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的。”

    这影响到整个苍澜城格局的大宗生意,就这样被云家独自吃下了,让其他三个家族的人们纷纷面如死灰。

    这样一来,云家就有独霸整个苍澜城的势头了啊!

    可惜他们就算有异议,也不敢当场说出来,生怕惹怒了杨笑,让他记恨上了。

    “那就这样吧,对了,有个事让你办一下。”

    杨笑随意说道:“凌霄宗内,有没有一些带元素属性的宝物?有的话,给我取一些过来。”

    现在他只有苏怜一名木属性的剑侍,但如果有其他元素属性的宝物,他一样需要,也算为以后其他剑侍做准备。

    “带元素属性的宝物?”

    牧擎苍眉头微皱:“元素宝物共有七个品阶,若是三品以下的宝物,我们凌霄宗倒是有一些存货,但想必杨公子也看不上。”

    “不错,我当然要最高品阶的,最好是七品的那种。”

    杨笑理所当然的说道。

    如果有七品的木属性宝物,至少可以让苏怜修炼乙木剑诀的速度提升一倍。

    但如果只是三品的宝物,让她修炼速度能提升三成就不错了,效果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

    他这话说出来,宴厅内所有人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品元素宝物?

    这可是整个苍澜城都没有的东西,价值上百万金币,而且有价无市!甚至连凌霄宗,都不可能拥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