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禁军侍卫,韩敏金
    云府,云铁山本来正在处理事务。

    在魔殒山,向家和韩家核心被全灭。

    苍澜城内各种产业,都被云家接管,忙得他焦头烂额。

    就在这时,大胡子武王就跑进前厅,大声喊道:“羽林城樊家,家主樊韵婕求见!”

    樊韵婕?

    云铁山想到了那位风韵犹存的美妇,她来做什么?

    他起身迎了出去。

    就见到一名身穿黑裙的美妇,神情焦急。

    她怀里抱着一个浑身缠着黑气的少年,闯入了云家前厅。

    “云家主,云家主,求求您,救救樊莫吧!”

    美妇正是樊韵婕,她一脸焦急,见到云铁山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样。

    “这……”

    云铁山这才想起来,当时在魔殒山上,樊韵婕并未出十万金币,让杨笑救治她的儿子。

    他本以为,龙吟宗乾老医仙,肯定有办法才对。

    现在看来,连乾老医仙都没能救得了樊莫?

    云铁山摇了摇头:“我怎么帮你?”

    他可不会治病。

    “您与虚空剑宗杨宗主关系那么好,应该可以让他老人家,再出手一次吧?”

    樊韵婕咬着嘴唇:“实在不行,您告诉我,虚空剑宗山门在何处,我带着樊莫赶过去也行!”

    “这……我还真不知道!”

    云铁山愣在当场。

    这话说出来,樊韵婕仿佛遭受当头重击,几乎快晕过去。

    “娘……我好痛苦……”

    樊莫在她怀里,瑟瑟发抖的痛苦着,整个人已经被魔气侵蚀得面目全非:“娘,快杀了我吧……”

    “云将军,您帮帮忙啊!”

    樊韵婕忍不住再求情。

    “我真不知道他在何处。”

    云铁山实话实说。

    他倒是想帮忙,至少帮忙牵线搭桥,没什么问题。

    但关键在于,他真不知道虚空剑宗山门在何处啊!

    这让他怎么帮忙?

    看着少年樊莫那样子,恐怕是活不了一个时辰了。

    樊韵婕带着他从羽林城赶过来,应该都花了不少时间。

    就算知道杨笑在哪儿,等找到他,恐怕这少年樊莫已然殒命。

    樊韵婕一下子失魂落魄,怨恨的看了云铁山一眼,怀抱着儿子,离开了前厅。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云铁山也不好受,不过他对此也毫无办法。

    杨笑,还真没告诉他虚空剑宗山门在哪儿!

    而云铁山不知道的是,樊韵婕离开了云府,很快就被云舞儿找上了,并且与她窃窃私语了一番。

    最后,樊韵婕点着头,一脸怨愤的离开了苍澜城!

    ……

    很快,又有三天过去了。

    就在今天,神木城雪家、剑意城虞家等等,总共十个家族,终于分别把十万金币送来了云府。

    就剩下南皇城的聂刑天,那二十万金币还没影。

    不过金币数量翻了一倍,想要凑齐确实会花一些时间。

    云铁山就在命令人清点金币。

    这可是一百万金币啊,就是把整个云家卖了,都值不到这么多钱。

    这让云铁山感慨,他原以为杨笑是颠倒落魄,没想到竟拥有如此实力。

    “如此一来,三皇子殿下便是想颠覆大夏,向杨玄复仇,都不是没有可能……”

    至少现在,陵南十四州内,已经有十三座城市对杨笑绝对服从了。

    魔殒山事后,谁还敢对杨笑无礼?

    就在这时候,一个无比惊人的气势,突如其来的降临了云府。

    云府上下所有人,瞬间感受到了这惊人气势,全都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是谁来了?”

    云府上下无不骇然。

    云铁山最先惊觉,率先朝着院子走去,抬头就见到一名身穿黄金铠甲的中年男子。

    金黄男子长相俊美,身材匀称。

    他飘在空中,神情睥睨,背上背着一把皇级神兵,竟然是一把极品的皇级神兵!

    这等神兵,明显预示着他是从皇城来的。

    唯有皇城,才会出现如此高品级的神兵!

    见到云铁山的时候,中年男子眸子里浮现出一抹玩味,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韩敏金?”

    云铁山一见到此人,脸色顿时大变。

    他一眼就认出了此人的身份!

    大夏皇族禁军侍卫,韩敏金。

    在大夏,有十八名最强的禁军侍卫,至少都是高级武皇的境界,甚至接近武皇巅峰,实力极其恐怖!

    这韩敏金,便是其中一员。

    他本为隔壁小国“韩王国”的一个孤儿,后被大夏皇族收养,展现出了惊人的武道天赋。

    如今比云铁山还小几岁,已经是武皇第八重,接近巅峰,这辈子,很可能踏足武宗之境!

    韩敏金的职责,乃是在大夏最强禁地“虚空洪流”之外守护,不让任何人入内。

    与此同时,这韩敏金还是余淑君的旧情人!

    之前余淑君想以灵鸽信笺喊人,要喊来的就是这个韩敏金。

    他怎么来了?

    云铁山脸色难看,有些意想不到。

    “云老将军,没想到你都受伤成这样,跌落武王境界了,还留着你那臭脾气呢?”

    韩敏金看了云铁山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降临,别说在苍澜城,就算整个陵南行省,又有谁是他的对手?

    不只是实力,还有身份上的优越感,让韩敏金完全没把这整个陵南行省放在眼里!

    “你来做什么?”

    云铁山沉声问。

    这个时候,他见到在云府门口,有一名身穿黑裙的美妇,正有些怨恨的看着他,不是那樊韵婕是谁?

    “难道,是她把韩敏金喊来的?”

    云铁山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是这样,就是云舞儿和她通上气了……

    本来云铁山是想,把余淑君先关着禁闭,等这段时间忙完,再好好处理。

    对于云舞儿,就没太理会,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事!

    自从余淑君以灵鸽送信,云铁山就把云家灵鸽都严加看管着。

    云舞儿想通知韩敏金来,也只能通过别人了,樊韵婕,便是她的人选。

    “我来做什么?云老将军,你这话问的有点奇怪。”

    韩敏金先森然笑着,然后语气变得狠戾:“不是你逼我来的吗?我若不来,淑君恐怕要被你虐待致死了,我能不来吗!”

    “这一次,无论是淑君,还是舞儿,我都要带走!”

    他话音落下,云铁山还有周围所有云府之人,心头震动!

    说实话,云铁山怎么也不会去虐待余淑君。

    但韩敏金要来带走她们母女,云铁山还真阻止不了。

    或许,三皇子殿下能对付韩敏金?

    想到这里,云铁山当即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让杨笑牵扯进来。

    因为韩敏金十年前便是禁地守卫,看守那“虚空洪流”。

    让他见到杨笑的话,万一认出了杨笑的身份,那麻烦就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