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这条命,我杨某先收了!
    场中局势似乎有点僵持。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唐希希,感觉这白衣少女简直是在找死。

    她竟然敢当着聂刑天的面,挟持聂子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对于聂子云的求救,聂刑天只当没听到。

    因为,他根本就不认为唐希希真敢杀他儿子。

    这位武皇家主冷笑一声:“现在,立刻,马上把我儿子放了。否则,你死得比我儿子更快!”

    只可惜,他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唐希希既然出手,哪里有退缩的道理?

    何况她来讨债,可是杨笑授意。

    有杨笑在背后,她谁都不怕。

    “看来,聂家主是要执迷不悟了。”

    唐希希扬起手中剑光:“聂子云,记住了。是你爹不救你,可别怪我!”

    随着她话音落下,殒杀剑气终于斩出!

    这一幕,让周围所有人都吓得瞪大了眼睛。

    她,竟然真敢出手?

    “哼!”

    聂刑天怒哼一声,他怎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被杀?

    顷刻间凶悍出手!

    武皇之势,伴随着聂刑天的身躯传遍周围。

    为了救他儿子,他以最快的速度出手。

    一道恢宏的灵气掌印,已然从天而降,只在瞬间,便要轰在唐希希的身上!

    在所有人眼里,唐希希仿佛已经是个死人。

    这一瞬间,很多人脑子里几乎都难以思考。

    但他们下意识的认为,聂刑天出手,这唐希希必死无疑。

    竟然挟持聂子云,还说是来讨债,简直是活在梦里,神经病一个。

    但就在此时,所有人都没想到,从观战席的一个方向,一道金火融合的剑光瞬间划过天穹。

    那一道剑光,金光绽放,还燃着赤色之火,瞬间穿过了聂刑天那道灵气掌印。

    “什么人?”

    聂刑天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那金火剑光,竟然在瞬间卷起了灵气掌印的所有力量,全部都落在了聂刑天的胸膛之上!

    下一刻。

    聂刑天本想出手救下自己儿子,却被这道剑光刺穿了胸膛,整个人重重跌落在场地上。

    金光烈火,瞬间侵蚀到了他的体内,将他体内的武皇武脉封禁!

    鲜血横流,武皇重创。

    与此同时,唐希希的动作丝毫没有遭到阻碍。

    殒杀剑气斩落,直接穿透了聂子云的胸膛,一剑毙命!

    这一连串的变化,连观战席最高处的韩敏金都没能反应过来。

    等他们回过神来,聂子云已然殒命!

    而聂刑天,也身受重伤,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过,聂家欠我的不是钱,而是命。”

    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场中响了起来:“这条命,我杨某就先收了,就当我当初没有救他吧!”

    全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听着这虚无飘渺的声音,无不骇然。

    他们看着场中,聂子云已然惨死,睁大了眼睛倒在地上。

    而面对自己儿子被杀,武皇聂刑天不但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自己都被重伤……

    在这陵南行省,竟有人拥有此等实力?

    只有极少数人听了出来,这声音,正是那虚空剑宗的杨宗主。

    可惜,所有人都感觉不到,这声音究竟是从哪里传来!

    在观战席最高处,连那韩敏金都听不出,那声音究竟从哪里传来。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大笑出声:“哈哈哈!你便是那虚空剑葬的杨宗主?很好,很嚣张!可惜在我韩敏金面前嚣张,你怕是活腻了。敢不敢给老子出来!”

    他是大夏禁军侍卫,身具武皇第八重之修为!

    配合手中的极品皇级神兵,他不信这偏远的陵南行省,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急什么?”

    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甚至带上了淡淡笑意:“你拿走了我一百万金币,待会儿自会跟你算账。至于现在,小辈比试,你们这些老东西都给我好好待着,一个都别捣乱!”

    此言张狂,让韩敏金都快气了个半死。

    偏偏,他还真没办法依靠声音,辨别杨笑现在的位置!

    “很好,缩头杨乌龟,我就等你来找我拿这一百万!”

    韩敏金端坐下去,冷笑出声:“你想看小辈比试?很好,待会儿就让你看看,你的弟子唐希希被我女人斩杀的场面!”

    他女人,指的自然是云舞儿。

    可惜接下来,杨笑对此并未回应。

    要知道,他对韩敏金本就不屑一顾。

    这家伙,连他身在何处都分辨不出来,除了说说大话之外,还能如何?

    对杨笑来说,这次来讨债是次要,关键还是想看看唐希希的修炼情况。

    他气定神闲的对着唐希希传音,指点着刚刚她出剑之时的不足。

    她修炼庚金剑诀之后,手段凌厉锋锐,迅捷无比。

    不过在杨笑看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就必须多多训练了,不是闷头修炼就能解决的。

    听完了杨笑指点,场中的白衣少女唐希希连连点头。

    看着有人上来收走聂子云的尸体,她连忙后退几步,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拍了拍浑圆饱满的胸口:“聂子云啊聂子云,你千万别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老爹不给你出钱啊……对了,再要怪就怪那大叔,这一切都是他指使的,与我无关啊!”

    至于旁边重伤的聂刑天,也先被人抬走治伤去了。

    这场风波,终于暂时过去。

    聂子云之死,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

    学院大比,还是得继续下去。

    不少人都憋着一口气,只等着学院大比结束,那所谓杨宗主肯定会露出尾巴吧?

    到时候,禁军侍卫韩敏金大人定然会制裁他们这些凶徒!

    实际上,学院大比的时候死人,虽然不常见,但几乎每年都会出现,也算不得什么太大的事情。

    要知道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比斗出现意外实在太正常了。

    但关键在于,这次死的是聂子云,南皇城聂家嫡子!

    这个在杨笑看来小小的插曲过后,全场所有人却都有些胆寒了。

    虚空剑宗,杨宗主,这名号,真真正正开始被他们重视起来。

    不说别的,就是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斩杀聂子云,把聂刑天重伤,这就足够狂了。

    甚至,这杨宗主事后还想跟禁军侍卫大人算账?

    这已经不能用胆大和狂妄来形容了!

    “我倒要看看,等会儿他会怎么死!”

    “还有那唐希希,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定要好好制裁她才行!”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我听说,那聂子云本就是那杨宗主所救活,当初聂刑天答应要给二十万,结果最后赖账了……”

    “你快闭嘴!你这话要是被韩禁军听到,当心小命不保!这时候,还是别站在那杨宗主一边了,听懂了吗?”

    场中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在他们看来,依旧是韩敏金这位禁军侍卫会更强,毕竟他背后可是代表着大夏。

    就算那杨宗主与他势均力敌,又怎敢伤了韩禁军?

    而这时候,一直在杨笑面前叽叽喳喳的那两名少女,终于惨白着脸,噤若寒蝉。

    和所有人一样,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聂子云竟然会当场被人斩杀!

    她们所迷恋的男神偶像,竟然,就这样死了?

    特别是,她们认得唐希希,就是从他们身后走出去的。

    也就是说,那重伤了聂刑天的杨宗主,很可能就是他们身后那不起眼的少年!

    这让她们哪里还敢废话半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