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铁面无情冷青璇!
    看着少女神情中的希冀,杨笑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区区监察使,还奈何不了我。”

    他摇了摇头说:“只要是将军的要求,我自然会做到,绝不要求回报,包括治好将军的伤势!”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着,云雁归黛眉微蹙。

    这杨公子,难道真不怕那大夏监察使?

    要知道,废了一个禁军侍卫,可是大事,足以让大夏皇城震动!

    这种事情,可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解决的。

    反倒是云铁山,经过这么多次之后,他总算有点相信杨笑的话了。

    “既然如此……”

    云铁山沉声说道:“与治好我这重病相比,我更希望杨公子能为我前妻报仇!”

    他这话说出来,让一旁的少女脸色都微微一变。

    “哦?将军请讲。”

    杨笑对此倒是有点兴趣。

    云铁山口中的“前妻”,当然不是指余淑君,而应该是云雁归的生母。

    原来,云雁归之母已经死了,云铁山才会重新娶了余淑君的。

    “十年之前,霍渊将军还未来陵南行省坐镇,日穹皇朝曾发动对陵南行省的侵略!”

    云铁山说到这里,眼里就露出寒光,紧握着拳头:“我前妻,也就是雁归的母亲,便是在当时被日穹皇朝之人所杀!时至今日,我依旧记得那一夜的刀光血影……”

    正是发生了这件事后,大夏才把霍渊将军派来陵南行省坐镇,威慑日穹皇朝!

    “日穹皇朝,竟然侵略了我们大夏!”

    杨笑听了,不由有些感慨。

    看来在自己被推入虚空洪流之后,大夏确实发生了许多大事。

    “你连日穹皇朝十年前的侵略都不知道?”

    云雁归看了杨笑的表情,有些疑惑。

    要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和杨玄登基为皇一样,传遍了整个大夏的事,但这杨宗主,竟然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杨笑摇了摇头,然后淡淡道:“既然如此,我答应将军。有朝一日,定要将这日穹皇朝连根拔起,让他们从这世上彻底消失!”

    他这话说出来,让云铁山和云雁归一下子目瞪口呆。

    让日穹皇朝消失?

    这,这好像玩的有点大啊!

    云铁山连忙解释道:“杨公子,你误会了。是这样的,杀我前妻的乃是日穹皇朝的一名将军,名叫‘渡边野’!他如今已有武宗之境,镇守着日穹皇朝的‘北海紫金矿场’。”

    “北海紫金矿场是日穹皇朝的战略要地,盛产‘紫金’,防卫森严,凭我是报不了仇了。以杨公子的天赋,早晚有一天能踏足武宗,到时候,能为我杀了渡边野便可。”

    经过他的解释,杨笑才明白了情况,不由眯了眯眼睛。

    原来不是要灭日穹皇朝,只是杀一个将军,这就一点难度都没有了。

    而且对于日穹皇朝的北海紫金矿场,他还挺感兴趣。

    大陆通行货币“金币”,都是用普通黄金锻造出来的。

    而“紫金”,则是比黄金高了两个级别的金元素原材料,同等重量的紫金,其中蕴含的金元素灵气,至少是黄金的一百倍!

    “如果带上唐希希,去把那北海紫金矿场吞了,她必定能进境神速吧?”

    杨笑心里想着。

    至于那武宗渡边野,对杨笑来说,根本没什么威胁。

    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这家伙……

    “将军,我可以答应这个要求,而且不需要等太久。”

    杨笑说道:“只要等我三天,把大夏监察使的事解决,立刻就可以出发动身了。”

    “这么快?”

    云铁山被吓了一跳。

    “那是自然,区区武宗,本来就不算什么。”

    杨笑摇了摇头,有些可惜:“只是将军,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让我帮你把伤势治好吗?一旦你恢复当年武皇之境,甚至很有可能更上一层楼,踏足武宗,到时候,你自己都能报仇了。”

    “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

    云铁山略一思索,便摇了摇头。

    他总觉得自己这伤势,肯定是治不好了,就算治好,未来也很难有什么前途,能恢复当年一半,他就谢天谢地了。

    相比起来,他更希望见到杀死自己爱妻的仇人的人头!

    这些年他的希望都在女儿身上,有云雁归在,他还真不在乎自己伤势能否恢复。

    “好吧。”

    杨笑点了点头。

    云铁山如此选择,他也劝不动,只能点了点头,便打算去取了一百万金币离开。

    不过他刚转身,少女就清脆的喊了一声:“杨宗主,等等!”

    然后她就跑到了杨笑身边。

    “怎么了?”

    杨笑感受到一阵少女清香,扑鼻而来,让他有点心痒痒的。

    “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你一下。”

    云雁归把声音压到了最低,明显不想让云铁山听去:“你真的有把握治好我爹?如果是真的,还请您出手帮忙……您相信我,霍渊将军对我很好,只要我出面,他一定能帮你搞定监察使的。”

    “我真不需要他帮忙。”

    杨笑又重复了一遍,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微笑道:“倒是有一件事,你可以做到。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剑侍?”

    少女顿时瞪大了眼睛。

    剑侍?

    想不到,这杨宗主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对于剑侍,杨笑也简单解释了一下。

    良久,少女娇小玲珑的身躯便挺得笔直:“只要您真能治好我爹,雁归愿意成为您的剑侍!”

    她几乎没怎么考虑。

    为了她父亲云铁山,她觉得成为剑侍,修炼养剑诀没什么坏处。

    “哈哈,好!”

    杨笑终于大笑。

    ……

    于是乎,接下去三天,杨笑便在云府,给云铁山疗伤。

    这种伤势,即便杨笑都不可能随意治好,必须要动用剑魂才行了。

    天源活水剑魂,乃是一把顶级剑魂,对杨笑而言都十分珍贵。

    运用这把剑魂的灵气,经过三天时间,便能将云铁山早已寸断碎裂的武皇武脉完全恢复如初,应该会消耗掉三分之一的剑魂灵气。

    不过,云铁山受伤太久了,无法长时间接受治疗,于是只能白天治疗,晚上休息。

    到了第三天晚上,杨笑正在云天阁内休息。

    就在这时,少女清脆却有些焦急的声音,传到了杨笑耳朵里:“杨宗主,杨宗主,不好了!监察使大人来了,刚刚向全省打听到了您虚空剑宗的所在地,往虚空剑宗去了!”

    云府的侍女诗诗来通知他这个消息。

    可惜,杨笑听了只是轻笑着问:“来的是谁?”

    侍女诗诗在门外焦急的说:“是素来被称‘铁面无情’的女监察使,冷青璇前辈!”

    “冷青璇?”

    杨笑一听这名字,顿时嘴角微翘:“不必惊慌,等明天把将军治好,再回去不迟。”

    “你……”

    门外少女为之气结。

    这杨公子,就算不为他自己着想,也应该为他的门人弟子着想吧?

    那铁面无情冷青璇,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一旦到了虚空剑宗,必定会以铁血手段,对付虚空剑宗之人!

    杨笑这做宗主的竟然还如此悠哉悠哉的?

    侍女诗诗还真为虚空剑宗其他人感到心寒!

    可惜,她又哪里知道,虚空剑宗有七曜剑阵守护,便是武宗降临,又能如何?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