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荒古剑魂!
    大夏皇朝气运,降临在赵经纶身上,让他仿佛裹上了一层金黄色的乌龟壳。

    全场泰兰国的武修都震撼不已,毕竟很多人都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皇朝气运的存在。

    “小妞儿,绝望么?你是要乖乖的自己脱衣服,还是本公子帮你?”

    赵经纶被皇朝气运加身,自认为已是无敌。

    他舔了舔嘴唇,一脸yin邪的扫视着唐浅予全身上下,仿佛已经将她看光了一样。

    他的实力不如唐浅予,但他无敌啊!

    这样打下去,迟早能把唐浅予给累趴下。

    可惜,无人注意到杨笑已经站起身来。

    他抬起头来,看着那大夏皇朝气运,心情有些复杂。

    曾经他身为大夏三皇子,自然也有皇朝气运加身。

    可惜,当初被推入虚空洪流的时候,皇朝气运完全被虚空隔断,根本产生不了任何作用!

    何况在毁灭性的虚空洪流当中,就算有皇朝气运,又能如何?

    顷刻间,便灰飞烟灭。

    而如今,面对赵经纶这皇朝气运加身,杨笑何曾放在眼里?

    场中,唐浅予黛眉紧蹙。

    正当她将要被逼得后退之时,一道剑光毫无征兆的从场中亮起。

    剑光若惊鸿,划破天际!

    就在庄园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那剑光竟然破碎虚空,拉出了一条白色匹练,将整座庄园大厅的天花板都一分为二!

    要知道,这座泰兰国皇家庄园,乃是武宗级别的筑匠师,花费许久时日才建造出来。

    其中,甚至蕴含着元素法阵,进行了好几十重的加固。

    便是寻常武宗来了,都不一定能如此轻易的将其破坏掉。

    但现在……

    杨笑一剑,将庄园天花板斩碎!

    而那剑光,威力还远远不只如此,下一刻,仿佛整片天地都被其撼动。

    那从赵经纶身上接连着天地的皇朝气运,在这一刻被彻底撕裂!

    所有人脑海中仿佛传出了一声闷响,这声闷响,乃是来自皇朝气运的断裂。

    这种沟通天地而来的玄妙力量,竟然都被那一道剑光斩成了粉碎。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剑气斩出的气浪,将所有人都震退了好几百步!

    他们惊骇莫名的看着场中景象。

    赵公子身上的皇朝气运……竟然被一剑斩断了?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拥有抵御武宗级别攻击的力量啊!

    不但如此,甚至连整座皇家庄园都被切成了两半,连天上的云层都被斩开了一条惊天裂缝。

    眼前这位不起眼的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便是两位武宗级别的太上皇,都被震退了十多步,各自震撼莫名,嘴角蠕动着,却说不出哪怕一句话来。

    “剑名,斩青云,为荒古剑魂!”

    杨笑伸出手,那一抹白练剑光便被他收了回来。

    他神色有些复杂。

    他在虚空剑葬的时候,五百年中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吸收八千剑魂上。

    其中有九把剑魂,乃是最强的“荒古”级别!

    眼下,他动用的“斩青云”,便是其中一把荒古剑魂。

    在虚空剑葬的记载中,荒古剑魂斩青云,全盛时期甚至能斩碎空间,撕裂天穹。

    可惜,现在杨笑吸收的剑魂斩青云,威力不足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而且,荒古剑魂有一个特点,每次杨笑动用之后,就会在他体内沉睡一段时间。

    在其苏醒之前,无法再次动用。

    除了会沉睡之外,荒古剑魂倒是不存在损耗灵气的问题。

    因为,这九把剑魂似乎是超越了武道极限的存在,无法以常理来测度。

    为了斩断大夏皇朝气运,杨笑就动用了荒古剑魂,完全只是为了试试威力。

    可惜,这效果有些差强人意。

    “唉!现在的斩青云,跟记载中的全盛时期相比,实在是相差甚远……”

    杨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想要恢复荒古剑魂的力量,凭他现在的手段,是不可能的了。

    要是周围人知道他对这一剑的威力还不满意,怕是都要被吓死。

    如此少年,看着才二十来岁,竟然已经拥有超越初级武宗的力量,甚至把大夏皇朝的气运都斩断。

    哪怕是龙圣宗,也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天才吧?

    全场寂静!

    倒是当皇朝气运被斩断之后,赵经纶身上的金黄色防御力量,顿时失去了力量源头,开始土崩瓦解。

    这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安全感,变得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二位武宗前辈,快快动手,将那小子抓住!”

    赵经纶想也不想,甚至连滚带爬的往后奔逃。

    逃到一半,却被落在地上的一块碎石扳倒,“砰”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听了他的话,泰兰国那两位武宗级别的太上皇,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凝重。

    无论如何,他们必须要保证赵经纶的性命。

    否则大夏找上门来,他们如何交代?

    纵然杨笑这一剑惊天地,无比惊艳,但他们也必须硬着头皮站出来。

    可惜,就在他们想说话的时候,那古浩诚亲王猛然变了脸色。

    他想起了刚刚听闻的一件事,那件事情,他根本没想过会与他有关,但是现在,说不定……

    “太上皇,还请稍安勿躁!”

    古浩诚亲王脸色难看,极为忌惮的看了一眼杨笑,压低声音说道:“敢问太上皇,可曾听说最近日穹皇朝的北海紫金矿场被毁一事?”

    “嗯?”

    两位太上皇眉头微皱,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听说,毁了北海紫金矿场,杀了北海军团大将军渡边野的,就是一位少年带着一位少女!”

    古浩诚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

    “什么?”

    两位武宗太上皇,听了这话不由一惊!

    一座紫金矿场被毁灭,可是一件大事,自然传得很快。

    要知道在整个泰兰国境内,都不存在哪怕一座紫金矿场……

    如果,毁了北海紫金矿场的少年少女,就是眼前两位的话,他们凭什么去阻止他们杀赵经纶?

    其中一位武宗太上皇,一双眸子里透出了慎重。

    他终于怀着恭敬的态度,朝着杨笑先抱拳,行了个礼,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敢问前辈,此前是否在日穹皇朝,毁了一座紫金矿场?”

    “是又如何?”

    杨笑淡淡回答。

    他语气平淡,但短短几个字,却让两位太上皇武宗各自心头剧震。

    竟然,竟然真的是他?

    “二位,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快动手,将他给我擒拿!”

    这时候,赵经纶眼看着他们不对杨笑动手,有些着急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提了提裤子。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