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玉镯
    不得不说,杨笑很意外。

    这女人……难道遇到了什么问题?还是改变主意了?

    白色倩影化作一道流光,下一刻,梦有雪那绝美如仙女一样的脸蛋儿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的神色依旧清冷,却上来一把搂住了他:“走吧。”

    什么情况?

    杨笑还没反应过来,竟然就被她一双娇柔玉臂抱住了,然后带着他就朝着海域飞去!

    “你还是舍不得丢下我?”

    杨笑反手将她搂着,轻声问道。

    她冷冷瞪了他一眼,挣扎了一下,似乎不想让杨笑搂着,但杨笑动作坚决,她不动用荒尊体的力量还真甩不掉他,也就作罢。

    “你别误会。”

    她轻哼了一声:“只是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带你离开仙妖界。”

    “这仙妖界的沧流壁,是没有通道吗?”

    杨笑笑着问了一句。

    虽然她嘴硬,但从她眼神就可以看出来,她并非那么绝情的人。

    “没有通道。”

    梦有雪轻轻点头,淡淡说:“本宫主还不至于跟你一个小小武修发脾气,若是把你丢在这里,传出去影响不太好。”

    杨笑看着她清冷的脸色,听着她的话,却有些想笑。

    这女人……

    表面上对他冷漠无情,实际上却还把他放在心里,如若不然,怎么可能徘徊了一天还没走,还回来接他?

    至于传出去影响不太好之类的,就更站不住脚了,他们在仙妖界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她不说的话,谁会知道?

    不过,杨笑也没有拆穿她,只觉得这妹子还挺可爱的。

    下一刻,她带着他深入海域,朝着沧流壁靠近过去。

    杨笑发现,这仙妖界的沧流壁,距离海面只有一万多里,并不像山海界那样有五万里深的海域……

    看来,每一座里界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很快,他就又见到了如同云海一样的沧流壁,却见被古兽沧鲲尾巴甩出来的大洞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云海一样的沧流壁在深海底部翻腾。

    “就送到这里吧。”

    这时候,梦有雪清冷的面容上,略微露出一点复杂的神色。

    “什么?”

    杨笑一听就有些疑惑,她那话什么意思?

    “拿好这个。”

    她却没有解释,只是冷冷的说着,将一枚冰冷的玉镯塞到了他的手里:“哪天你把这个丢了,我杀了你。”

    “哦。”

    杨笑点了点头,看了眼那玉镯,本来是戴在她手腕上的,却被她摘了下来,要送给他。

    这是定情信物?

    可是刚刚她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杨笑收起了玉镯,微皱着眉头,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就在这时,从他身边爆发出一阵极其恐怖的力量,这力量完全是从她单手爆发出来,凝成一道白光,径直朝着那沧流壁轰击过去!

    荒尊体的力量。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荒尊体就是荒尊体,此刻的爆发,让杨笑都震撼不已。

    虽然说,如果他拥有足够多虚空之力的话,根本不惧这荒尊体的力量……但是,从破坏力的角度,她单手释放出来的这道白光,威力至少是山海界武帝巅峰的千倍万倍!

    一出手,便将万里深的海域直接轰出了一条通道,甚至冲击到了沧流壁上,将那沧流壁都轰出了一个小小漩涡!

    “这是……主动创造出的沧流壁通道!”

    杨笑看了一眼,就感觉有些震撼。

    如果是沧离剑宫的寻常帝炼体强者,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那道白光,若是轰在金曜天洲的中央,恐怕瞬间就能让整座金曜天洲四分五裂!

    直到这时,他才对梦有雪的力量有着深刻的理解,而且看得出来,这还根本不是她的全力。

    一想到自己竟然跟这样一名女子缠绵了一晚,杨笑就有种在梦里一样的感觉。

    “你走吧。”

    她清冷的声音响起,让杨笑愣了一愣。

    他侧过头去,近距离看着她绝美如仙的脸庞:“不是一起走吗?”

    “本宫主说过了,不想被你缠着。”

    她冷哼一声:“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了。”

    “要走一起走。”

    杨笑抓住了她的手腕,神情凝重。

    他没想到,她竟然是想让他离开,自己留在仙妖界……

    而且,刚刚那玉镯是什么意思?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婆婆妈妈?”

    她恨恨瞪了一眼,这一眼,又是万种风情,令杨笑更有些舍不得了。

    “我只是个小武修,你自己说的。”

    杨笑紧紧看着她。

    就在这时,她那绝美清纯的脸庞一下子凑了过来,让他睁大了眼睛。

    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的柔软红唇堵住了嘴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紧接着,她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轻拂过他后辈,轻轻的说了一句:“出去之后,记得去沧离剑宫看一眼,别让他们闹起来。”

    杨笑耳边被她轻轻吹着气,酥酥麻麻的。

    但紧接着,便有一股巨力从她双手传出,将他整个人强硬得推开,一下子推进了那沧流壁上的通道漩涡!

    “梦有雪!”

    杨笑抵抗不了,迅速被推向了沧流壁,眼中那清冷的白衣倩影越来越远,眼神中满是不舍。

    沧流壁的通道漩涡将他卷了进去,让他眼前女子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狂暴的沧流之力漩涡,让他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再一次头昏眼花,紧接着就被甩了出去……

    头顶是云海一样的沧流壁,如同天穹一样蔓延到无边无际,包裹着整个仙妖界。

    而他,再一次回到了沧流天。

    浅蓝色的沧流之力如同河流一样轻拂着他的皮肤,让他感觉有些痒痒的,比第一次来沧流天的时候习惯多了,也舒服多了。

    毕竟他现在已经炼成了沧流剑体,更加适应沧流天的环境。

    但是,他怔怔得盯着头顶云海一样的沧流壁,脑海中全是那白衣倩影,纵然昨夜场景已如梦幻,却再也挥之不去,深深印在他脑海当中。

    为什么,她一定要与自己分开?

    她与她姐姐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杨笑并未当面问她这些,因为他看出来她们关系不好,不想在她面前提起她姐姐,免得惹她心烦。

    “对了,先去沧离剑宫。那些帝炼体要是知道他们宫主在仙妖界,肯定会过去找她吧?”

    杨笑想了想,知道待在这没什么用,转身便神情凝重的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