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强势轰杀!
    强行搜索记忆,会导致人的记忆错乱。

    现在,唐轩、唐青、唐廪三人,已然虚弱无比,连记忆都产生了错乱。

    而且,安晓晓和安晚恐怕也难逃那夜凝云的魔爪,应该是比唐轩他们更早被搜索记忆!

    杨笑现在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去见古兽沧鲲之后,安晚和安晓晓被唐轩带进了沧离剑宫。

    本以为会很安全,没想到,他和三尺水被吞掉之后,竟然让沧离剑宫直接发生大变故。

    一名劫变长老夜凝云,竟然对他们施展搜索记忆的禁罚,其目的,自然是为了知道杨笑的秘密,也为了把“宫主之死”嫁祸给杨笑这个“死人”。

    结果,没想到杨笑竟然回来了,还带着代表着宫主地位的玉镯!

    夜凝云自然不会就这样尊杨笑为宫主,所以,便干脆凭借记忆搜索这个说法,来证明杨笑是陷害三尺水的元凶,说他就是为了掌控沧离剑宫……

    不得不说,夜凝云的计划很完美。

    甚至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除非拥有三尺水那样的荒尊体武力镇压,否则根本不可能斗得过夜凝云。

    当她那番话说出来的时候,哪怕是长髯怪这位比较理智的劫变长老,都不会再站在杨笑这边,顶多保持中立。

    可惜……

    没有人知道,杨笑拥有什么样的力量。

    他的体内,还存在着无比狂暴的沧鲲之力,那可是连荒尊体的梦有雪都无法承受的力量!..

    “把安晚和安晓晓带出来。”

    杨笑抬起头,面对那夜凝云冷冷的说道。

    “她们被关押在剑狱。”

    黑衣美妇夜凝云根本没把杨笑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便挥了挥手:“你要见她们的话,便主动把宫主的玉镯交出来,还能饶你一命,一起被关进剑狱……否则,当场格杀!”

    她这话说出来,周围的劫变长老都盯上了杨笑。

    还有那极道皇,则是一脸阴森的笑意,他看着杨笑,真的不知道这小子有什么好狂的。

    在他看来,杨笑只是有些古怪的手段罢了,真正实力并不强。

    当时面对古兽沧鲲的时候,杨笑差一点就直接死在他们面前。

    所以,就算杨笑再次出现,他也没把他放在眼里,顶多可能会有点麻烦。

    “听到夜凝云长老的话没有?”

    极道皇朝着杨笑冷哼出声:“把宫主玉镯交出来,否则就地格杀!”

    “剑狱?”

    就在此刻,在所有人虎视眈眈、蓄势待发之时,杨笑却是淡淡看了黑衣美妇一眼:“就凭你,也妄图得到她的玉镯?当真令人恶心。”

    话音落下,还没等其他人都反应过来,杨笑便朝着她抬起了右手。

    “沧鲲之力……杀!”

    在他丹田内储存的狂暴沧鲲之力,猛然化作一道道蓝色剑气流光,从他的右手中疾射而出,顷刻间形成了一片狂暴无匹的剑雨,轰向了那黑衣美妇夜凝云!

    这是能够破坏荒尊体的摧残性力量,甚至可以用这力量创造出沧流壁的通道,只是杨笑不知道方法罢了。

    沧鲲之力凝成的蓝色剑雨,仿佛瀑布一样笼罩了黑衣美妇夜凝云!

    这位,是沧离剑宫的九大劫变长老之一,活了少说也有上千年。

    她本来丝毫没把杨笑看在眼里,但现在,她的脸色顿时大变!

    这力量……来自古兽沧鲲!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有所动作,恐怖力量已经倾泻到了她的周围,将她彻底笼罩在内。

    纵然她拥有劫变体的修为,但狂暴的沧鲲之力,依然在瞬间将她轰成了粉碎!

    甚至到死,她都没有想通杨笑怎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蓝色剑光消散,伴随着黑衣美妇“夜凝云”,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

    而杨笑体内的沧鲲之力,一下子就消耗了一半,让他有些心疼。

    但是,他必须杀死这夜凝云。

    因为沧离剑宫是梦有雪的心血,何况她还交代过,不要让沧离剑宫变乱……

    这夜凝云竟然残害唐轩和安晚,杨笑本就不可能饶恕她,何况她还想掌控沧离剑宫,更不可能!

    全场,寂静。

    刚刚还在大放厥词的帝炼体强者“极道皇”,眼里已经充满了震惊与恐惧,死死盯着夜凝云被轰成了齑粉的地方,根本不敢相信。

    他一直都与夜凝云为伍,对她的实力很清楚,结果,竟然被那古怪的小子一招轰杀!

    这是什么实力?

    怪不得能从沧鲲的嘴巴里逃出来!

    拥有这样的实力,想掌控沧离剑宫的话,还需要动用阴谋诡计吗?

    根本就不需要!

    “再说一遍,我对掌控沧离剑宫没兴趣。”

    杨笑负手而立,环顾四周,脸色难看:“长髯怪,你去你们的剑狱,把我的人放出来。”

    “是。”

    长髯怪此刻早已虚汗淋漓,对杨笑的实力,哪里还敢不遵从?

    “等等,我,我去吧。”

    极道皇闻言脸色一变,连忙说道。

    “你闭嘴!”

    杨笑却冷冷看了他一眼:“似乎,你是和刚刚死的那位一伙的?也就是说,对我的人施展记忆搜索,也有你的一份?”

    “不,不,不关我事啊。”

    极道皇当即脸色仓惶起来,竟然向杨笑求饶起来:“前辈饶命,这事真跟我无关……”

    “杀了他。”

    杨笑对周围的劫变长老们下令。

    “这……”

    除了长髯怪前往剑狱之外,场中还剩下四名劫变长老,各自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

    杨笑实力很强,但,他们并不会因为他实力强就服从他。

    让他们杀自己人,他们太难做到了。

    “那我自己动手。”

    杨笑冷笑出声,丹田内的沧鲲之力再一次从他手中爆掠而出,又消耗了剩余一半中的一半,化作蓝色剑光,毁灭性的力量瞬间将那极道皇彻底轰杀!

    他不想浪费沧鲲之力,毕竟来之不易。

    但,他必杀此子,而且一刻都不想等!

    “你!”

    这让那四名劫变长老目眦欲裂:“就算你实力再强,也休想让我们妥协!”

    “我说多少遍了?我对你们,没有兴趣。”

    杨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就在这时,那长髯怪终于从一旁飞了回来,身后还带着三个娇躯身影。

    其中两个,赫然是安晚和安晓晓,至于另一人,则是之前杨笑见过的鹅黄色帝炼体女子,帝号花水鸢的那位。

    “诸位。”

    这时,长髯怪脸色微沉:“现在,事实真相大白!原本老朽还以为,花水鸢小丫头死在了外面,没想到,竟然被极道皇秘密关押在了剑狱!”

    “原来古兽沧鲲是极道皇带人惊扰的,这位杨公子,当时还拼了命去救三尺水大人……”

    “老朽长髯怪,愿奉杨公子为沧离剑宫之宫主!”

    他的话语,几乎传遍了整座沧离剑宫,浩浩荡荡,经久不散。

    他见到了花水鸢,自然就了解了夜凝云和极道皇的阴谋诡计。

    原本因为杨笑杀了极道皇而义愤填膺的劫变长老和帝炼体强者们,纷纷在这一刻目瞪口呆……

    而杨笑,则是皱了皱眉头。

    他对宫主之位根本没有兴趣,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安晚和安晓晓上……此时此刻,安晚竟然处于昏迷状态,被安晓晓搂在怀里。

    “她被强行搜索了记忆,难道出了什么严重问题?”

    杨笑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安晚出了事,哪怕已经把夜凝云和极道皇杀了,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

    ……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