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一丝悔意
    看着远遁的余沧海,一旁的林震南神色呆滞……

    雷暴与青城派的交手结束的太突然了,整个过程时间之短,简直让他无法想象,他甚至感觉就好像自己眨了下眼睛,然后就发现青城派的人都死光了,就剩下一个余沧海重伤而逃。

    他对已方的胜利毫不意外,凡人怎么可能斗得过如仙神一般的练气士呢?这根本是两个层面的人物,就象食肉猛兽和食草生物一般,胜利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他却没想到胜利会来的如此轻松。

    那可是余沧海啊,青城派的掌门啊,放到江湖上也可以是一流高手了,在他林震南眼里,简直就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实力强到没边了,但是这样一个人物,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不仅手下全死光了,自己也重伤而逃了?

    这完全一边倒的碾压战绩,让他顿时感觉宛如梦中……

    回头看到神色呆滞的林震南,雷暴微微一笑:“贫道该做的已经做完了,余沧海恐怕是没空再图谋辟邪剑谱了,就算他还有那心思,也要先对付了贫道再,你们林家可以放心了!”

    “如今一切事了,贫道也该继续游历天下寻找突破机缘了,临行前最后再问你一次,那真正的辟邪剑谱你考虑的如何?”

    林震南脸色变换不定,实话这样的绝世秘籍他怎么可能不想要?但是一想到那个先决条件,他便忍不住遍体生寒,他是怕拿到真正的秘籍之后会忍不住修炼,到时候可就连男人都做不成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段回忆突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那是他第一次带着家人亲自去青城山拜会余沧海,却吃了一个闭门羹的记忆,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时自己不得不在家人面前,对着那个趾高气昂的青城派弟赔着笑脸,却还是被轰下山时的屈辱心情。

    如果自己当初有仙长这样的实力,余沧海还敢这么傲慢的将自己拒之门外吗?那个接待自己的青城弟还敢那么倨傲的将自己轰走吗?

    这样的疑问根本不需要答案,已经到了嘴边的拒绝在口中盘旋了片刻,吐出口时终于变成了截然相反的回答:“请仙长明示!”

    “向阳巷老宅,房梁上!”雷暴低声道,随后转身飘然离去……

    能帮的雷暴都已经帮了,林家日后能否安康长久,会不会再被其他势力所灭,他也管不到了,他又不是救世主,不可能照顾林家一辈,以后林家就要靠林震南自己了。

    出了院门,顺着大街一路前行了数百米,雷暴的脸色便垮了下来,来自和平社会的他连鸡都没杀过,但是刚才却一口气杀了快二十个人,当时精神紧绷还不觉得什么,如今放松下来才感觉手脚发软,胸腹间一阵翻腾,有很强烈的呕吐**。

    不过他早就知道自己走上这条路之后,这样的事难免会有,所以早就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如今嗅着门外清新的空气,他深呼吸了几次,竭力将脑海中的杂念排空,终于好受了一些。

    “这一次的收获不错!”永恒忽然在脑海中道,平板的声音中似乎也带上了一点喜悦,与此同时,只有他能看到的光幕也跳了出来,光幕上“源力”一项后的数字慢慢褪去,随后新的数字缓缓浮现出来:“410!”

    “竟然收获了350点源力?”雷暴惊讶的挑了挑眉毛,但是很快便释然了。

    林家覆灭这个剧情在笑傲江湖剧情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正是因为林家覆灭才引出了辟邪剑谱,才有了主角令狐冲被引入一系列冲突,甚至结识女主角任盈盈都是因为辟邪剑谱。

    也同样是因为辟邪剑谱出世,才有了林平之自宫练剑报仇,才有了华山掌门岳不群自宫练剑,最终两人都心性扭曲,前者报仇杀妻之后双目失明四肢皆残,被令狐冲囚禁在西湖地牢中,而后者在击败左冷禅之后虽然如愿夺得五岳派掌门的位置,但是却也没有得意多久就被仪琳误杀,可以都没什么好下场。

    除此之外,还有无数人的命运与之相连,比如嫁给林平之的岳灵珊,最终死在林平之手里,比如被自宫练剑心性扭曲的岳不群杀掉的恒山派两位师太,比如江湖中那些为了争夺辟邪剑谱而死的无数武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