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归雁楼上的坐斗
    林家灭门剧情结束后,雷暴离开了福州府,三日后,他骑着一匹黄马出现在衡阳城外,马是他在福州府的马市买来的,虽然算不上神骏,只是普通的一匹马,但是却胜在温顺。

    钱财是林震南之前为他准备的,至于骑术问题,这也算是个事?5点源力就可以让他立刻成为骑术大师,立刻熟悉所有骑乘工具的使用技巧,除了马匹的骑术之外,甚至还包括摩托和汽车的驾驶技巧,反正他现在源力已经回本,的花费还是舍得的。

    三日的骑行,雷暴身上却没有沾染一点尘土,配合那一身华贵道袍,落在周围人眼中,自然有种无法形容的慑人气质流露出来,堵在门口准备进城的路人们不约而同的退开,让开了一条直通城门的大道。

    雷暴单手行了个稽首礼表示感谢,随后轻抖缰绳,黄马打了个响鼻,脚步轻快的步入城门。

    衡阳不大,雷暴找了个路人打探了一下,很快便找到了一座名叫回雁楼的酒楼,他来到酒楼翻身下马,自然有人将马带去马厩照顾。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尖叫,有人惊叫道:“杀人啦,杀人啦!”

    他微微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楼梯处传来沉重脚步,一个中年道人一身鲜血,手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冲了下来,他带着浓烈的血腥气息从雷暴身边跑过,跌跌撞撞的消失在视野外。

    “难道就这么巧?”雷暴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光芒,他没有再迟疑,大步走上了二楼。

    二楼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望向一张桌,雷暴目光落去,立刻看到两个男人对坐不动,其中一个男人一身血迹泥土,看起来十分狼狈,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女尼,这个光头女尼只有十六七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在是一个绝丽的美人。

    在这张桌旁边的地上躺着一具尸体,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眼睛瞪得大大的,手里还紧握着一把长剑,他的胸前有一道巨大刀口,流淌出来的鲜血在身下慢慢扩散开来,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息。

    “令狐冲坐斗田伯光!”雷暴深吸了一口气,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是正好赶上了,这就是剧情中令狐冲坐斗田伯光救仪琳的剧情,那个女尼就是仪琳,一身狼狈的年轻人应该就是令狐冲了。

    雷暴来回雁楼就是为了这个剧情,只是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刚来竟然就正好赶上了,这要是晚一点恐怕就错过这个剧情了。

    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雷暴叹了口气,剧情中这个死者叫迟百城,是泰山派弟,他想要杀田伯光这个淫贼却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反被田伯光顺手一刀秒杀,与他同行的天松道人跟着出手也不是对手,勉强接了田伯光二三十招后重创而逃。

    剧情中对迟百城这个人完全没有描述,只是一个龙套中的龙套,但是不管怎么,他是为了铲除田伯光这个淫贼而死,不管他想杀田伯光是为了扬名还是出自本心,就这样死了终归有些令人惋惜。

    不过人已经死了,再惋惜也没办法,雷暴摇了摇头,径直走了过去。

    雷暴过去的时候,田伯光正端起酒碗,对令狐冲笑道:“这牛鼻武功不错,我这一刀砍得不算慢,他居然能及时缩了三寸,这一刀竟砍他不死,泰山派的玩艺倒真还有两下,令狐兄,这牛鼻不死,今后你的麻烦可就多了,刚才我存心要杀了他,免你后患,可惜这一刀砍他不死!”

    听到雷暴靠近的脚步声,田伯光警惕的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一身华贵道袍的雷暴,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色,但是随后便发现雷暴脚步沉重目光浑浊,显然是没有修炼过内功的普通人,心中的警惕顿时散去,他问道:“你也是来找田某麻烦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