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剑斩田伯光
    田伯光的刀很快,看过的雷暴自然十分清楚这一点,但是他敢站在田伯光面前这样的话,自然是早有准备的,否则装逼装成了傻逼可就悲催了。

    因此就在田伯光脸上凶光一闪的同时,他轻抚在道袍上的手指微微一动,超凡点化迅速发动,同时赋予了这件道袍一个专长--------坚韧。

    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的超凡力量是任何人都没有防备的,因此当田伯光的这一刀斩到他胸口的刹那,点化后的道袍如同活物一般鼓了起来,这一刀斩在上面,顿时发出噗的一声闷响,然后高高弹起,连衣服都没能斩破,更别提伤到雷暴了。

    “好深厚的内力!”看到这一幕,令狐冲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露出惊骇神色。

    他不懂超凡点化,因此在他看来,这分明是一个实力超强的武林高手将内力运转到极限的表现,内力充盈到能将衣衫撑起,这是何等深厚的内力?

    这已经是近似于护体罡气一般的手段了,哪怕是他的师父,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精修了几十年的紫霞神功,也没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这道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难道对方脸上看得嫩,实际上是返老还童的老妖怪?令狐冲神色呆滞,脑海中闪过一个个荒诞的猜测。

    令狐冲事不关己,所以还有闲心胡思乱想,但是作为当事人的田伯光就是另一个感受了。

    当看到自己那一刀竟然被对方的衣服弹回,连这件道袍都砍不破之后,田伯光的脑海中便嗡的一声,仿佛被一道雷劈中了一般,整个人都简直日了狗了。

    夭寿啊,你你这样一个内力深厚的绝顶高手没事扮普通人玩什么?你这不是麻不叫麻,叫坑人吗?你有这样实力早点拿出来,老早就装孙跑路了,哪里会落到如今这地步?

    抱着这样的怨念,他一脚踢在面前的长凳上,粗重的长凳带着呼啸风声向雷暴撞去,而他则毫不犹豫的抽身急退,不过这时他忽然看到旁边吓呆了的仪琳,心中顿时**,随即一把抓在仪琳的肩膀上:“美人,随田某一起走吧!”

    仪琳惊呼了一声,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随田伯光一同飞起,向窗户撞去。

    “给我把人放下!”令狐冲大怒拔剑,长剑抖出数道剑花,笼罩了田伯光上半身,但是田伯光哪怕带着一个人也速度快的惊人,还没等这些剑光落下,他已经如同一道青烟一般脱离了剑光笼罩的范围。

    “你想走,可曾问过贫道的意见?”

    就在这时,雷暴的声音传了过来,一旁的令狐冲只觉得眼前一亮,一道剑光绽放出耀眼光芒,充斥了整个视野,眼前除了那明亮的剑光之外,几乎再看不到别的了。

    迎面砸来的长凳如同豆腐一般,无声无息的被斩做两半,剑光在空中一转,从田伯光身上一扫而过,血光迸射之间,田伯光闷哼出声,撞向窗户的身体如同石头一般坠落下来,被他抓在手中的仪琳惊呼一声,从他身边滚到了一旁。

    这道剑光在空中盘旋一圈,如同活物一般飞了回来,落入雷暴手中,这时令狐冲才看到,那是一把巴掌长,没有剑柄的剑,剑身透亮滴血不沾。

    “飞……飞剑?”他顿时愣住了,几乎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怎么可能有飞剑这种东西?

    “飞剑?”

    “是仙人下凡啊!”

    原本寂静的二楼在这一刻爆发了,二楼的食客们大多都是武林人士,之前看到田伯光斩杀泰山派的人,他们或是畏惧田伯光,或是不想卷入麻烦,都选择了静观其变,但是如今看到落入雷暴掌中的飞剑,所有人都沸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