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脑海一片空白的风清扬
    雷暴在洛阳搞事的时候,岳不群也来到了后山思过崖,他穿着一身青衫,双手背在身后,没有带任何兵器。

    回想起雷暴临走时吩咐的话,岳不群也是微微汗颜,他身为华山派掌门,要不是雷暴提醒,竟然都不知道华山后山还隐藏着一位师门前辈风清扬,这无疑是他失职了。

    因此,这几日他稳固了修为,将先天无形破体剑气磨练的圆润自如之后,便到后山来找风清扬了,如今他实力大增,正是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只不过门下弟都不成器,只靠他一人的话难免独木难支,但是若是有风师叔相助,两位绝顶高手足以压制其他门派了,华山崛起才是真正势不可挡。

    想到这里,他心中火热,随即开口朗声道:“风清扬风师叔可在?弟岳不群特来拜访!”

    他的声音在内力的作用下远远荡开,不多时,一道青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视野内,他在山石上纵跳飞跃,几个呼吸便扑到跟前停了下来,却是一个消瘦的老者,正是隐居后山的风清扬。

    岳不群细细辨认,依稀还能从对方脸上看出少许熟悉的影,他随即躬身施礼道:“弟岳不群,拜见风师叔!”

    “免了!”风清扬不冷不热的道:“你来做什么?”

    他是剑宗之人,又一向看不惯岳不群,原剧情中就当着令狐冲的面大骂岳不群迂腐无能,所以他隐居后山这么多年,从没有与岳不群来往过,若不是好奇岳不群怎么知道自己在后山,而且还来见自己,他根本就不会露面。

    岳不群养气功夫十足,丝毫不会因为风清扬的态度动怒,他神色恭敬的道:“弟这次来,是来请风师叔归位,重回华山派门墙的!”

    在那一瞬间,风清扬也露出了少许心动之色,但是还是冷笑道:“我是剑宗,你是气宗,我怕回了华山有朝一日就不明不白的被害了!”

    风清扬的话中流露出十足的怨气,不过他有怨气也不是没道理的。

    华山派在剑气之争前,剑气两宗虽然互不相让,但是局势还算稳定,因为剑宗的实力占据了优势,这点从当时华山派还叫做华山剑派就可以看出来了,所以想争正统的气宗不敢打,已经占据优势的剑宗怕损失太大不想打。

    风清扬当时就是华山的第一高手,剑宗能实力领先气宗那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的存在。

    然后气宗就干了一件很不厚道的事情,他们伪造了风清扬家里的书信,伪称让他回家成亲把他骗走了,少了这个第一高手,剑宗的实力与气宗就相差不多了,于是气宗发动了剑气之争,两边大打出手。

    等风清扬发现被骗赶回来的时候,剑气之争已经结束了,剑宗毫无防备大败特败,气宗成了华山派正统,但是也死的只剩下猫三两只了,岳不群当时只是个幸存下来的普通弟,结果很快就接任了掌门,就是因为实在没其他合适的人了。

    闹出这样的事,风清扬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他没有被骗走的话,剑宗和气宗也打不起来,就算真打起来,剑宗实力占优好歹还能控制住局面,怎可能演变成如今这样几乎是同归于尽的局面。

    但是不管怎么,一切都已经晚了,风清扬心灰意冷,虽然那时候气宗剩下的那点人根本挡不住他,但是他还是没有动手,而是选择了退隐江湖,再没和华山派接触过。

    气宗干出这样丢脸的事,风清扬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这时候岳不群来邀请他重回华山,他能对岳不群有什么好脸色才怪。

    如果是原剧情的岳不群听到这番话,恐怕立刻就要翻脸了。

    原剧情中,令狐冲初次听闻剑气之争,只是稍微提了一点疑问,便惹得岳不群大发雷霆,那时候岳不群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也是有原因的。

    气宗当初干的事不厚道,可以是用卑鄙手段夺得了华山掌门的位置,还导致了华山派的衰落,这是根本无法否认的黑历史。

    但是岳不群能做什么?干出这样龌龊事的都是他的长辈,他作为晚辈,还是直接受益者,哪怕知道长辈们干的不厚道,也不得不为他们粉饰,这无关公正与否,完全是立场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