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就凭你那半吊子吸星大法?
    “任教主,这下可以好好话了吧?”

    这句话中流露出的那种居高临下、漫不经心的意味,让任我行的脸色变的铁青,他纵横江湖数十年,除了在东方不败手里吃了大亏被囚禁十几年之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轻视过?

    然而之前的两次交手,不管是第一次那无比可怕的指剑,还是第二次那如熔岩一般的内力,都清楚的明眼前这个道人的难缠,任我行终究不是没脑的蠢货,心中哪怕有再多愤怒,这时候也不得不强压下来。

    “你是什么人?这样的实力不可能是那狗贼的手下!”智商上线之后,任我行立刻便察觉到了不同。

    “不急,贫道先给你介绍个人!”云天舒摇头笑道,随后朝任盈盈招了招手,示意她摘下面纱:“怎样,有没有觉得眼熟?”

    “你是……盈盈?”任我行端详了片刻,忽然面色一变,神色激动的叫道。

    “父亲!”看到他认出自己,任盈盈痛哭出声,一头扎进任我行的怀里,后者也不禁眼眶泛红,嘴唇**的喃喃道:“想不到……想不到此生还能见到我的女儿!”

    跟在后面的江南四友面色大变,他们也没想到这个一直蒙着面纱不声不响的侍女竟然是魔教圣姑任盈盈,一想到人家的老爹就是被自己看守关押了十几年,四人便感觉口中异常苦涩——这该不会要被秋后算账吧?

    云天舒没有注意一脸纠结的江南四友,看着眼前这一幕感人场景,他丝毫没有被感动的样,因为他知道任我行可不是儿女情长的人物,他是一个真正的枭雄,如今失态只是因为被关押十几年后第一次见到亲人而已的,如果让他出去,很快任盈盈在他心里就没那么重要了。

    他最看重的还是权势地位,哪怕是自己的女儿,在他心里也比不上权势地位。

    所以等两人发泄了一阵情绪之后,云天舒拍了拍手,随后道:“好了,叙旧的事等以后做,现在还是办正事吧,任盈盈,你先到一边去吧!”

    “是!”任盈盈应了一声,擦干眼睛直起身来,看到瞳孔中隐藏着桀骜光芒的任我行,她忍不住劝道:“父亲,仙长可是降世剑仙,你可不要惹他生气!”

    降世剑仙?

    任我行心中嗤之以鼻,这天下哪里有什么剑仙,无非又是些江湖把戏,不过这次这个江湖骗有些不同,他的武功也不知道是怎么练的,看着年纪不大却比自己还要强上几分了,只是有这样的本事干什么不好,非要做个江湖骗。

    看到他脸上的不屑神色,云天舒毫不在意,只是淡淡道:“贫道来此,是因为答应任盈盈给她一个惊喜作为道别礼物,所以贫道决定放你出去,与她家人团聚,这大概就是对她最好的奖励了!”

    任我行脸上刚刚浮现出一丝狂喜,云天舒已经继续道:“不过任教主你不是好人,放你出去之后你若再造杀孽的话,那倒是贫道之过了,还要连累贫道修行,所以放你出去之前,贫道要废去你的武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