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不好意思,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妖道!
    “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一早,船舱中的云天舒坐在床边,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光幕,就在刚才,他收入了生平最多的一笔源力,足足891点源力。

    这笔在目前堪称巨额的源力差不多是他全部资产的三分之一了,但是他冥思苦想,却想不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才有了这样的收入,难道宋师道才是真主角?送把军刀给他也能得到如此多的源力?那要不要试试把剩下几把军刀和狗腿刀都送给他?

    当然,以上只是吐槽,云天舒还没傻到这种程度,他清楚肯定是有什么变故发生了,只是自己情报有限,所以推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已。

    就在他冥思苦想到时候,在并不算太远的扬州城中心,一座阴暗的地牢中,趴在地上血肉模糊的人体蠕动了一下,发出痛苦难耐的**声。

    牢房有些潮湿,有处天花板漏水了,一滴滴浑浊的脏水就落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强忍着痛苦挪动身体,探头过去用嘴接住滴落的脏水,干涸的嘴唇终于得到了滋润。

    从巴掌大的窗口处投射下来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虽然布满了血污和污迹,但是却还是能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如果云天舒此时在这里看到这张面孔,立刻就会明白为什么会有巨额源力收入了。

    因为这个人正是与云天舒分开不过一天的寇仲。

    寇仲是在凌晨的时候被宇文阀抓住的,在原剧情中,宇文化及带人对他们紧追不舍,若不是傅君婥几次带他们冲出去,更不惜与宇文化及数次硬拼救了他们的话,他们早就被抓住了。

    但是这一次傅君婥被云天舒早早打发走了,没有了这个护身符,双龙面对追踪而来的宇文阀的人自然就彻底悲剧了,到底他们这个时候也不过是两个混混而已。

    不过双龙在市井中长大,对危险有十分灵敏的直觉,在被抓之前,他们敏感的嗅到了不安的气息,于是将长生诀埋了起来之后才继续逃走,被抓后宇文阀没有从他们身上搜到长生诀,就把他们带回扬州城刑讯。

    寇仲和徐陵虽然只是混混,但是却一点不傻,知道这时候了才会没命,死撑着才有一线生机,因此无论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两人却都一口咬定长生诀根本不在自己手里。

    至于长生诀到哪去了?他们自然是全推到了云天舒身上了,这倒不是他们有意害人,而是那种情况下也根本想不出更合情合理的人选了,总不能给贞嫂了吧?那也得人家信啊。

    如今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寇仲眼中的恨意如火般熊熊燃烧,还伴随着无法掩饰的关切,他在担心被带去用刑的徐陵,两人从一起长大,一起在市井中厮混,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一切兄弟都更亲。

    就在这时,沉重的脚步声和人体拖拽的声音传入耳中,寇仲吃力的扭过头望向牢房门口,很快,伴随着开锁的沉吟,沉重的铁门开启,一个散发着新鲜血腥味道的温热身体摔在身旁,正是他的好兄弟徐陵。

    寇仲喊了几声,却没有听到回应,他心中顿时一沉,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吃力的爬过去,却看到徐陵圆睁着双眼瞪着天花板,看到自己兄弟没死,寇仲心中一松,但是随后他便看到了徐陵脸上的神色。

    那种神色寇仲再熟悉不过,以前寒冬腊月的时候,那些走投无路的流民就是这样的表情,那是心灰若死,已经放弃了所有希望,只想着早死早解脱的麻木神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