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提里奥弗丁
    (女生文学 )云天舒搂着奥妮克希亚同骑在一匹高大的军马上,顺着一条河缓缓前行,河水乌黑浑浊,散发着刺鼻的腐臭气息,河里看不到一点活物,连最常见的浮萍水草都没有。

    这是东瘟疫之地,确切点是东瘟疫之地和西瘟疫之地交接的地方,在天灾亡灵爆发前,这里一直都是十分富饶的交通要道,但是在阿尔萨斯王掀起了天灾亡灵之后,这里也首当其冲的成为了亡灵肆虐的重灾区。

    腐化程度较轻的西瘟疫之地倒还罢了,好歹还能见到点绿色,而腐化最严重的东瘟疫之地根本就看不到一片绿色,天空永远是阴沉沉的没有一点阳光,地面是黑红色的土地,马蹄踏在上面如同踩在泥浆中一般,挤压出如同脓液一般的粘稠液体。

    空气中永远弥漫着腐臭的气息,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恶臭,就象是臭鱼烂虾在盛夏暴晒了几天,又扔进垃圾堆发酵了好几天的味道,让人猝不及防之下闻到后足以把胆汁都吐干净。

    云天舒和奥妮克希亚现在能如此悠闲轻松,完全是因为两人身上笼罩了好几层法术,隔绝掉了外界那股气味,不过即便如此,两人也都是坐在马上,宁死也不想踩在这片土地上。

    “宁先生,我们来这干什么?”跟在后面的科尔法克斯和另外几个圣骑士忍了一路,终于忍不住问道。

    “找一个帮手!”云天舒微微一笑,看到几人露出的疑惑表情,他道:“提里奥弗丁!”

    “是他!”几个圣骑士立刻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提里奥弗丁是最初接受洗礼的五位圣骑士之一,是第一代圣骑士,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元老,光明使者乌瑟尔的亲密战友,在圣骑士这个职业中,可以是地位最高的几个人之一了。

    不过这位一生追求公正的圣骑士,在第二次全面战争的时候结识了厌恶战争隐居的兽人伊崔格,后者还救过他一次,后来伊崔格被联盟抓获,他坚持为伊崔格辩护,甚至在战友殴打虐待伊崔格的时候,不惜攻击战友试图放走伊崔格。

    于是他被逮捕并以叛国罪进行审判,在法庭上,他的所有友人包括他的妻都在哀求他,希望他把责任都推到伊崔格的身上,但是他拒绝了,并诉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深受感动的陪审团否决了叛国的罪名,但是他攻击战友也是事实,于是他被剥夺了圣光力量,判处流放。

    也正因为如此,科尔法克斯等人听到他的名字才会露出这样复杂的神色,他们崇拜弗丁这样的前辈,但是对兽人的仇恨又让他们无法认同弗丁的做法。

    不过他们怎么想,云天舒根本不在乎,他要做什么,还不需要顾及这些圣骑士的看法,就算他们有什么不满又如何?大敌当前,团结一切力量才是正道,后来弗丁不是一样重出江湖了?也没见有哪个大佬表示不满。

    弗丁的隐居点倒不难找,沿着东西瘟疫之地的这条河一直向北走就可以了,只是现实世界地域之广远不是游戏能比的,所以云天舒花了不少时间,终于见到了一处简陋的屋。

    似乎是听到了外边的马蹄声,一个身材高大,发须有些花白的男人从屋内走了出来,看到他的刹那,云天舒便确认了他的身份,那张脸与游戏中的提里奥弗丁简直一模一样。

    这时,看着门外的几个不速之客,弗丁不动声色的拎起了旁边的战锤,作为经历过无数次战争的老兵,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有圣骑士同行就一定是朋友,圣骑士之间的冲突和龌龊一样不少。

    “提里奥弗丁?”看到他戒备的样,云天舒挑了挑眉头:“我是云天舒,来自东方的先知!”

    “先知?”即便是弗丁,听到这个称呼后还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只是微微垂下战锤:“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是值得一位先知找上门来的,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被失去了圣光眷顾的普通老人而已!”

    “我是先知,我的眼睛跨越时间,自然也能看到你的未来!”云天舒收起笑容,望向弗丁的目光中满是怜悯和同情,那种眼神看得弗丁都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忍不住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重新找回了圣光的力量!”云天舒道,弗丁眼中刚刚露出一丝惊喜,便听到了让他顿时如坠冰窟的下半句话:“但是,却是以你痛失爱作为代价!”

    “泰兰?”他失声惊呼出声:“不,这不可能,泰兰怎么可能出事?”

    看着方寸大乱的弗丁,云天舒眼中怜悯之色更重,在原剧情中,玩家做完“爱与家庭”系列任务之后,终于唤醒了作为血色十字军大统领的泰兰弗丁的记忆,他终于摆脱了血色十字军大检察官伊森利恩的控制,选择和玩家一同去见自己的父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