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被我吸成人干不好吗?
    ,精彩小说免费!

    “知道一点。自刀皇樊离三步登天跨入道境,两位皇者接连绘道图,娟儿便开始着手寻找有关突破道境的古籍。”娟儿音润如珠,任凭郑景仁在她身上胡闹。

    “等等,樊离道境了?”郑景仁愣了愣,仰起头看向娟儿清秀的脸蛋。

    娟儿娇嫩双手顺势温柔的帮他揉捏太阳穴,“嗯。公子那时不在九州吗?樊离当日不带道图三步登天,打破古来所有记录。”

    “详细说说。”郑景仁心情大好,脸上露出明显笑意闭上眼,让娟儿细述当日情形。

    娟儿细语轻说,一番话后郑景仁脸上笑意渐收。

    强势登天后直接入天门···真是令人惆怅。算了,希望他没事就好。

    郑景仁心中思索,忽然想起乱佛界忽然刮起的灵气狂风,应是樊叔登天入道造成的。

    狂风后续久久不散,十有**是人皇和黄媚韵二人绘道图导致。

    灵气狂潮引起乱佛界夜间异乱,虽说夜里赶不了路,但有破空匕在手他可以自由往返,去古寺里相当于帮他堵死了佛僧的后路,有利有弊。

    娟儿安静温柔的帮他揉捏太阳穴,没有急着开口打扰他,待郑景仁面上露出了然之色后她才开口:

    “绘道图时间因人因道而异,唯一可以判定的点,同一条大道,心性和修为越强,绘道越快。比如人皇的皇道,史上最久的人用了半个月,最快用了三日。”

    顿了顿后她嫣然一笑:“也有人靠着各种机缘巧合达到虚道境巅峰,而后突破时对大道理解不透彻,绘出的道图有形无神,那种人也会比较快。”

    原来是这样,郑景仁微微颔首,暗自猜想樊叔的道图是什么?将来自己登天时,又会画出什么样的道图?

    他这般暗想,疯魔大道漆墨似水光在他周围流转,将身后的娟儿震退几步,脑海中模糊不定闪过数种光影。

    有癫狂霸道的风流魔君傲立云巅,有带着一众妹子回到外界生大堆娃的阖家幸福,有漆黑魔刀斩空断界···种种光影,不一而足。

    绘道图要是全家福,会不会有点···怪?

    郑景仁心里不无好笑的暗想,从迷糊状态中恢复,回身看向黛眉紧蹩,面上有狂躁怒意升腾的娟儿。

    抬手将她体内的疯魔道意吸出,把她身形摄到怀里帮她梳理刚刚突破的躁动真气。

    兰花宝典特有的真气在娟儿体内游走,她只觉温凉舒适,刚刚被侵入体内的癫狂燥意徐徐退散,浑身酥麻发软,纤细玉手不禁抓紧郑景仁的衣衫娇呼:“公子。”

    郑景仁嘿笑一声,将她横抱而起走向闺床软塌···

    夜里,郑景仁在娟儿身上过足了手瘾和嘴瘾,调戏她‘真的又变大了’之类的话语,顺便在她服侍下洗了个鸳鸯浴,通体舒泰的拿出破空匕。

    划开空间,听着耳边的系统提示音,选择**地狱的位面后一步跨入。

    **地狱最高的塔楼里,魅魔躺在两个半龙人壮男中间,手中端着一杯红酒,两个半龙人壮男不时剥开葡萄放到她口中,下边两个生得俊美的精灵男子帮她轻捏小腿。

    郑景仁一步跨入**地狱的地盘时,魅魔黛眉微皱,张口含入一颗葡萄慵懒轻笑,“这小家伙怎么又来了?”

    她慵懒的脸上带着玩味笑意,对这第一个从她地盘上离开的人深有印象,眼中深处还有些许忌惮。

    郑景仁闻着充满**和烧焦气味的空气,瞥了眼仍旧火爆的互摸擂台笑了笑,纵身飞向那只有他一人名字的塔楼。

    飞至塔楼顶层,郑景仁定睛看向粉色大床上的魅魔,她身上气息依旧看不穿,磅礴浩大似如深渊。

    果然是道境,也就是骑士大陆的次神。

    “小家伙一段时间不见已经传奇了啊,要不要上姐姐的床玩一玩?”魅魔慵懒的斜躺着,玲珑的身段媚态尽显,巍巍颤颤的白皙软肉随着她话语轻轻抖动。

    惊人媚意扑面而来,有粉色光雾浮现周围,郑景仁脑海浮现种种光影,皆是按着他看过的《房中秘术十八册》动作。

    而男女主角,则是他和这浑身只披粉色轻纱的魅魔,次神级的女恶魔。

    心莲禅的虚幻莲花和古河护符微微一震,他脑海肃然一清,淫秽光影消散,轻吸一口气勾动疯魔大道包裹在己身周围,“就怕我目前的修为上去会被你吸成人干。”

    “那又如何?被我吸成人干不好吗?你上次来时我还不屑吸你呢。”魅魔美目盼兮,白皙的身子站起,傲人的柔软凸起带着粉色媚意一步行到郑景仁身前,双臂张开抱向郑景仁。

    粉色光雾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粉色软床上的半龙人和精灵双眼粉光流转,扑跪在魅魔的脚下求爱,一副想触碰又不敢的模样。

    心莲禅的虚幻莲花连跳不止,古河护符上清光流转,古河的虚影直接幻化出现护住郑景仁身后,隔绝粉色光雾对他的影响。

    同时他后退一步,想要避过魅魔的怀抱,但魅魔脚下不动,身形却平行前移,和郑景仁的距离毫无变化,两条雪藕玉璧轻轻环抱在郑景仁身上。

    软热芬香入怀,柔若无骨沁人心扉,郑景仁心头一荡,差点没把持住反手搂住魅魔,幸好他身后的古河虚影清光大盛,让他及时止住了这个念头。

    脚下神行百变轻点如泥鳅般跳脱出去,纵身一跃从窗口上跳下,身在半空掏出破空匕直接选择九州离去。

    魅魔娇笑连连站在原处,出奇的没有阻止郑景仁破开空间,感应到他气息彻底消失在**地狱后,她脸上笑意渐消,低声自语“这时候就别来了,姐姐我可还没活够。”

    郑景仁满头冷汗回到九州,心中连道失策。

    上次魅魔没对他动手,他下意识认为这恶魔好说话,想着能不能商量让他摸一把得到她的动情能量。

    虽然最后她没有拦着自己离开有点奇怪,但若不是古河护符恰好变异升级过,这次怕是连逃的念头都升不起就要被吸干在那。

    眉头紧皱连吸两口气,从**地狱转到骑士大陆的路子行不通,要想想别的路子才行。

    不管是为了接回娜娜克罗,还是为了提前准备人皇突破成功后的逃跑路线···

    躺在床上的娟儿快速起身来到旁边,拿出手绢小心的给郑景仁擦拭额头冷汗,目光担忧看着他:“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